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哲理故事 > 处世哲理 > 正文

狭隘空间

点击数:15 收藏本文
狭隘空间


当我走进朋友老司住所的时候,我体验了“狭隘”这个词的含义。他正在一张破旧的桌子上吃饭,白菜、白豆腐煮粉条儿,碗里的底色是白色,好像没有加任何作料,可是看起来他吃得很香。见我进来,赶忙站起身给我让座,却没有合适的坐位,他只好把我让到他的床上坐,然后他又趴在桌子上继续吃饭了。
  这是仅仅十多平方米的小屋,很凌乱。混浊的空气里弥漫了一种怪味,让人觉得憋得慌。他的墙壁已经不是墙壁了,因为墙壁的一面,挂着一张小床,另一面,挂着一辆自行车,剩下的空间里,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数字,我不知道这些数字代表着什么。于是,我好奇地问他,他嘿嘿一笑说,这可是秘密,但是还是给你说了吧,这是我存钱的记号,怕忘记了存钱的日期和密码啊。
  真让我觉得太好笑了,我知道他肯定不缺钱花,因为他是一个书法家,称他“家”倒是有些奖赏他的意思,他的书法并不入大雅之堂,不过是平常给哪个单位写写墙上的标语,给哪家商家写写匾牌。另外我知道他还会画画,画画如他的大字,也是墙上涂鸦般的那种,满足一下小康家庭的影壁墙等等罢了。据说在郊区整整一个村子里,每一家的影壁墙上都是他画的老虎,千篇一律的老虎。即便如此,他还是挣了许多钱的。
  他的窗户外面,是一栋漂亮的住宅高楼。我问了他两个问题:第一,为什么不买一套像样的房子住;第二,为什么不把老婆从农村接来,也好给他做饭洗衣服。而他怎么说呢,他说:“海!房子我是没有买,买了还要装修布置,整理卫生,麻烦啊!我想人活一生,最终还不是一片蒲席之地?至于我老伴儿,我接她来打发不了她,她喜欢串门儿,每天要把村子里的门都串个遍,我接她来可以,可是我能把全村子的乡亲都给她接来吗?”
  这样我多省心啊,他说。
  我想了想也有道理,省心是做事业的基础,也许他的简单和他的寂寞孤独,正好使他能够成为一个心里除了写字还是写字的人,写字是他的全部追求和事业了。想一想大凡有所成就的人,都是耐得住寂寞的人。他把自己锁在了这个狭隘的空间里,把他的生活全部压缩成为笔墨文字了。
  屋子外面是一个有着栅栏的小院子,院子里仅有的一颗树,也干枯而死了。我追究其原因,他的回答让我惊讶:这棵树原本活得好,可是我不愿意看它秋天的落叶,还要等候这些落叶,耽误我的时间,我用两壶开水把它烫死了,省心!
  这真是一个怪异的人,他到底是热爱生活还是不热爱生活呢?说他热爱吧,他却完全没有生活的情趣,说他不热爱吧,他又怕生活的琐碎打扰了他想做的事情。
  “你们单位墙上的大字旧了吧?”他问我。我知道他为什么这样问我,因为那大字是他写的,他是期望那些字变旧,然后要求再给我们单位写。当然,请他写字是要付报酬的。我在想,他挣这么多钱是为了什么?他是一个会挣钱而吝啬花钱的人,他是一个狭隘的人,他的书法也许永远不会入大雅之堂,因为他没有那个境界。
  我没有理睬他的话,而他却滔滔不绝地讲述他现在正在给哪个哪个单位写东西。“我还会作诗呢。”他说,“我一边站在脚手架上写大字,一边给欣赏我写字的人作诗。”
  我觉得他滑稽,于是逗他,问他作什么诗。他开始口述他的诗了:“老司无能,上到高空,一边干活儿,一边喝风,一不留神,差点丧命,悔恨当年,我不用功。”
  这是诗吗?也算是诗吧,是他自己的诗,老司的诗!我不能否定,他是自我欣赏,自己活得有滋有味的,不管别人怎么看。
  说着话,他突然激灵了一下说:“到时间了,我得听听新闻。”随即从被子下面取出一个收音机,一个破旧的收音机,我看了看牌子是“蝴蝶”牌的,天知道这是什么年代的收音机呀!现在还有多少人在听这种收音机?而他却在听着,因为他的屋子里没有电视机,甚至没有其他任何一样像样的电器;有的是一个拳头大的电炉子,很显然是靠它煮饭,或者取暖。
  他津津有味地听起了收音机,收音机里正在广播美国想攻打伊拉克的新闻。我说你应该买一台电视机。他说:“嗨!用不着啊,我老司破收音机一个,就知天下事。”
  他在听他的收音机,我们没了话,因为他听得格外认真。
  于是我告辞了。
  当我走在回家路上的时候,我仍然在想着这个老司,这个活在狭隘空间里性格也狭隘的老司。他的狭隘里是不是还有着一种迷人的东西,为什么我偏偏没有讨厌他的狭隘呢?
  也许,他的狭隘里装载了一种广阔---不排斥外面的世界。那么专注地听新闻算一个理由,其余呢?他至少没有羡慕更没有忌妒别人那种舒适而现代的生活。他觉得他活得挺好的。认为自己活得挺好,这就够了。
《狭隘空间》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