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幽默故事 > 爆笑网文 > 正文

阿P做贼

点击数:3581 收藏本文

有人说,宁可坐在宝马上哭,也不要坐在自行车上笑。这不,阿P撞上了好运,坐在宝马上笑得可欢啦!别误会,他并没有一夜暴富,而是新找了一份工作,给美女老板阿芳开宝马!他拿着高薪、开着好车、载着美女,你说欢不欢?那些不知道阿P底细的,都以为他是大老板呢。

可阿P没笑多久,阿芳就开始给他出难题了。

前阵子,李安导演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风靡一时。阿芳便吵着要玩老虎。阿P想破了脑袋,托尽了关系,带着她去和杂技团的老虎来了个“亲密接触”。

接触好了,阿芳还娇声娇气地抱怨:“为什么是东北虎,不是理查德·帕克这样的孟加拉虎?”

阿P听了,擦了擦脑门上的汗,幸好这头东北虎气味有点大,品种也不合她的心意,不然她就得买回去,当宠物养了。

消停了没几天,有人告诉阿芳,“偷鸡摸狗”特别刺激。

阿芳一听,来劲儿了,让阿P陪自己去做贼。

阿P一听,差点跳起来,这怎么可以?我阿P一身光明磊落,怎么可以做违法乱纪的事情呢?但他也不敢说,因为如果不做,恐怕饭碗不保。听说之前那个司机,就是因为呆板无趣,才被炒鱿鱼的。

阿P只得先答应下来。但是他一想到要去偷,就食不知味、睡不安寝,终于他想到了一个两全之策。这天,他脚不点地地跑到阿芳面前,绘声绘色地表演着,一会儿顺地爬,一会儿溜墙走,逗得阿芳花枝乱颤。她将信将疑地说:“真的那么刺激?我们这次是去偷鸡还是偷狗?”

阿P听了,把头一扬,不屑地说:“鸡有什么好偷的,一点技术含量也没有!晚上11点,我来接你,行动!”

到了晚上11点,阿P开着宝马,载着阿芳,奔向了郊外。

这时,阿芳见箭在弦上,反倒不安起来,问阿P,有没有踩好点。

阿P学着电视里神偷的作派,打了个响指,还说了句:“嗯哼!”示意一切都安排好了。

车子很快就到了一个小山村。阿P将车开到一个小院前,停了下来。他示意阿芳绑好护膝,说是以防万一。

阿芳兴奋得手心冒汗,阿P在前她在后。

只见阿P不知用了什么妖法,很轻松地就把院门给弄开了。

紧接着,阿芳听到有只狗轻哼了一声。只见阿P扔了点东西过去,那狗居然乖乖地趴着不动了。阿芳扯着阿P的衣服,摸着墙根儿来到了一排笼子前面!

阿P用手电照了一下笼子,只见一条黑影直扑两人而来,把阿芳着实吓了一跳。她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猴子。那猴子一边发出“呲呲”的怪叫,一边不停地用爪子向外抓着。

阿P得意扬扬地冲阿芳说:“派有孟加拉虎,我们也有孙大圣呀!怎么样,不错吧?这可是正宗的猕猴呀,是国家保护动物!”

阿芳一听, 更加兴奋了。不过她问阿P:“你好像对这里很了解嘛!”

阿P的尾巴快要翘上天去了,他说:“那当然,你不知道我从小—”话说到这里,他猛然刹住了车。阿P吹了两声口哨,让人惊讶的是,那猴子居然冲着他直晃头,嘴也张得老大。阿P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掏出根香蕉,递了过去。

那猴子一把将香蕉抢了过去,大快朵颐起来。但是刚吃好没多久,猴子便乖乖地不动了。

阿芳忙问阿P怎么回事。

阿P说:“猴子是有灵性的,你对他好,他自然也对你好!而且—”

“而且什么?”

阿P用肯定的口吻说:“而且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猴子也喜欢你这样的美女呀!”这句话简直是说到了阿芳的心坎儿里。阿P见她心情大好,便鼓励说,“我开门,你把它抓起来!”

说完,阿P打开笼子,阿芳大着胆子,把手伸进了笼子。

谁知,猴子“吱”的一声尖叫起来。

屋内有人听到尖叫,喊道:“谁啊?”

阿P暗叫一声:“不妙!”他一手抓住猴子,一手拉上阿芳,急急忙忙上了车。

很快,院子里有人喊了起来:“有人偷猴啦!”

隔壁院里也响起了狗声和喊声,几秒钟,整个村子里的狗此起彼伏地叫了起来。

阿P见状,赶紧启动宝马,一脚油门就往前蹿去。后面有人追了出来,但也为时已晚。

阿P车技高,左拐右冲,很快就到了村口,眼看就要胜利大逃亡,却突然见一个大铁杠子横在车前,这是村里的治安防范措施。阿P只好急刹车,这可怎么办?

阿芳坐在后面已经急得手足无措了。阿P灵光一闪,大叫一声:“坐好了!”

只听宝马车“吱咛”一声,倒了一下,朝坡上开去。后面的人们已经叫喊着追了过来。

阿芳不住地叫着:“阿P,快呀!快呀!”

宝马像兔子一样蹿了出去。阿芳只觉得耳边生风,人们喊声渐远。可正在这时,就听前面“轰”的一声,糟糕,撞车了。

阿P带着哭腔说:“老板,我撞到学校的围墙上,走不掉了。”

不料,此时阿芳却开心地鼓掌大叫:“刺激,刺激!阿P,现在就看你如何脱身了!”

阿P一听,心说:好,老板高兴就是最大的收获!他涌起一股豪情,把胸脯拍得震天响:“老板,看我的!”

这时,追赶的人群已经围了上来,群情激奋道:“下车,不然,我们就要砸车了!”

阿P打开车门,走下车,他清了清嗓子:“乡亲们,我是阿P呀!”

有人拿手电筒一照,可不是阿P嘛!

原来这里是阿P的老家。人群里有个人是阿P的堂叔,他疑惑地问:“你这么晚来干啥?”

阿P赶紧挠了挠头说:“乡亲们,是这样,我们老板呢,听说咱们村的学校比较破旧,就打算捐钱,给孩子们改善改善。可是我们老板太忙了,只好半夜来看看。这很正常嘛,这时候,城里的夜生活才刚开始呢!”

阿芳一听,吃了一惊,敢情阿P是带自己监守自盗来了。但她听了阿P这一通冠冕堂皇的说辞,心里生出“慈善家”的优越感来,便大大方方开门下了车。

阿P忙向大家介绍,说这就是老板。

阿芳也就坡下驴,说要看看学校。

乡亲们一听,连声叫好。他们也不管现在是半夜,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阿芳,说要陪她夜游学校。

阿P的堂叔还捶了阿P一拳,说:“你小子真不会办事,这么好的事也不说声,要不是追偷猴贼,我们还不知道这事呢!”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时,宝马车里传来“吱吱吱”的猴叫声,阿P的汗立马淌了下来。

堂叔拿手电一照:“哎,我说阿P呀,这不是我家那只会玩猴戏的老猴呀,咋会跑到这宝马里了?”

阿P一拍脑袋,自责道:“瞧我这记性,老板吩咐我买只猴。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我看天色太晚,就没惊动您老人家,直接在您窗台上放了一千块钱,便把猴抓走了。”

堂叔一听,连连摆手:“你客气啥,捐款建校那是多大的功德,弄只猴耍耍还留啥钱哩。”阿芳没想着阿P还留了这么一手,不由对他更为赞叹,便客气地说:“你们也不容易呀,不能不收钱!”一个人要推,一个人要留,两人就在那里客气来客气去,传为一时美谈。

后来,阿P为小学拉来捐款的事情仿佛插上了翅膀,传遍了家乡。

不久,阿P就接到隔壁村村支书的电话。他让阿P也带着老板来看看老年活动室,半夜来也行。

阿P当然没有权利答应,不过他还是拿腔拿调地说:“我考虑考虑,研究研究,再给你回复!”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