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情感故事 > 爱情故事 > 正文

捡到一个坏书生

点击数:503 收藏本文

【楔子】

月黑风高秋风乍起半夜虫鸣声此起彼伏突然明月宫里的铜钟声在静夜中炸响冲破了宁静。

几乎是在钟声响起的同时明月宫百间房屋灯火亮起数百弟子提剑而出。

“又有贼人来偷寒霜剑了”

寒霜剑闻名江湖被誉为武林第一神兵利器自从十七年前到了明月宫手中每日来挑衅抢剑、偷剑的人不下五十个。

但明月宫哪里是那么好闯的地方他们每次都被明月宫的弟子拦下了。

可这一次……放在宝库里的剑不见了盗贼的踪迹也无处可寻。

众弟子傻眼急忙去禀报宫主。

皇甫小妹一听大怒“你们将整个明月宫都搜一遍我去外面追”

众人立刻领命离去皇甫小妹见他们散开明月映照的绝美面容上浮起一抹诡异的笑。

随后她转身回到屋里从床底下掏出一件东西赫然就是寒霜剑。

【一】

皇甫小妹最大的愿望是每天泡一壶茶抱着自家的猫从早上开始就坐在藤椅上看朝阳望夕阳喝茶嗑瓜子悠闲安定地过日子。

如此简单的愿望她却从来没有实现过。

堂堂明月宫宫主从来就没有睡过安稳觉更别说悠闲地过日子。

罪魁祸首就是那寒霜剑

为了保住这宝剑她无时无刻不在战斗中。吃着饭钟“铛——”一下她咬着包子就过去抓盗贼睡着觉钟“铛——”一下她就得裹着被子蹦过去砍小偷洗着澡钟“铛——”一下她就……

唉不提也罢。

别人都说江湖一霸的明月宫宫主如何如何威风但只有她知道她过的日子有多么多么苦。

要不是爹娘交代一定要保护好这把剑她早就把它扔了。

但现在忍了十几年昨天照镜子的时候总觉得青丝泛白左思右想她决定找个阴沟把那破剑给扔了。

现在她抱着自家的剑在山道上狂奔欣喜若狂心想马上就能过好日子了哟马上就能悠闲地看朝阳了哟

她不知跑了多久远远瞧见前面有斜坡到了那儿定睛一看底下漆黑还有水声想来下面是条大河。

她瞧着手中宝剑冷笑一声心想再见了扫把星

宝剑被猛地甩出去“咻——”地落向阴暗的山沟。

她侧耳听去没听见剑落水的声音倒是听见一名男子痛呼。她顿觉毛骨悚然难道剑灵出现了

她吓得两腿一软趴在地上“剑灵大人不要怪罪我我只是想让您洗个澡不是要把您给扔了。”

“哎呀姑娘大半夜的怎么往下面扔东西呢在下的脑袋都被砸出个包子来了。”

咦皇甫小妹抬头看去只见山坡下缓步走来一名男子。

男子身着青衫怀抱寒霜剑月色下的面容十分清俊一副文弱书生的模样。他边揉着脑门儿边向她走来笑容温和递出宝剑“喏姑娘的剑下次可不能乱扔了。”

扫把星再次被递到面前皇甫小妹心里顿时受到极大冲击她站起身连连后退也顾不上他为什么半夜趴在山坡下的事了连连摆手“我不要送你了。”

“啊这怎么好意思这剑看起来很名贵呀”

“那你找家当铺当了吧。”

“可是……”

皇甫小妹忍无可忍龇着牙“闭嘴。”

书生犹豫了一下这才收下“可是受之有愧要不我这块玉佩给你好了。”

“好了好了真是麻烦。”皇甫小妹抓过玉佩就塞进腰间可算是丢了这扫把星她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请问姑娘……”书生作揖“明月宫可是在你身后那个方向”

皇甫小妹狐疑地看着他“你要去明月宫去那做什么”

“找明月宫的宫主有点儿事。”

她眨眨眼打量他两眼发现自己并不认识他心想要是让他去了万一他揭穿自己怎么办到时候两护法、三长老、四堂主不把自己生吞活剥了才怪

她艰难地咽了咽口水笑容温婉起来挽起他的手柔声道“要不我们去把宝剑当了吃香喝辣地玩几天再去明月宫吧。”

“可是……”

“闭嘴。”

“哦。”

拖着书生走的时候她突然回过神来不对呀她是来扔剑的怎么剑没扔掉反倒又搭上了个书生

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喝茶、抱猫、嗑瓜子呀

【二】

下了山皇甫小妹想买辆马车代步也好掩人耳目可是她发现自己身上没钱别说买马车好像就连买包子的钱都没有。

她只是半夜出来扔东西哪里想过要连人带剑一起“扔”下山她摸来摸去果真连一枚铜钱都没找到。

狂奔一晚又渴又饿两人坐在山脚的榕树下歇息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偏头道“书生你有钱吗”

“有。”

“那我能跟你借十两吗”

书生大方道“可以不过你不当宝剑了”

她当然想当了但这寒霜剑不是普通的兵器要是被哪个行家看见又要掀起腥风血雨了到时候武林一乱她就罪过啦。她上下打量书生几眼又捏捏他的胳膊嗯文弱得很应该没跟武林沾边“不了剑就算卖给你的吧给我十两银子。”

“这样呀……”书生把玩着剑只觉剑柄平淡无奇一颗宝珠也没镶。他握住剑柄“唰——”地拔出剑身寒光顿时映入眼中煞气逼人。

皇甫小妹张了张嘴差点儿没从石头上跳起来“你竟然这么轻而易举地就把它拔出来了”

说完她又难以置信地去捏他的胳膊还捏小肚子探他真气。书生被她胡乱掐着青丝拂面发香可闻他抬眼看去红润艳绝的面颊贴得那么近。他身子僵了僵随即稍稍往后挪“这剑很难拔吗”

皇甫小妹转了转眼珠心想这书生连寒霜剑都不认识那肯定不是江湖人。

她正好憋了一肚子话没处说顿时像个邻家大婶般叽叽喳喳地唠叨起来。

“这把剑在江湖中还有点儿名气你不知道有多少人来我家抢它。我刚学会站我爹娘就说得保护它让它不被人偷走。这十几年来我为了保护它而心力交瘁喏你看我的头发都要白啦。”

书生听着嘴角噙笑“所以你就偷了自己家的剑准备丢到山沟里”

难得他一点就通不用她大费唇舌她顿时感动“对呀可是没想到我就砸到你了。对了你怎么会半夜趴山坡那儿”

“哦……听见有人往我这儿跑来我胆子小就躲那儿去了。”

皇甫小妹恍然。

“这把剑竟然让你受了这么多苦……”书生说着将剑收回剑鞘眉眼含笑“这样吧我会好好收着这把剑以后你不用操心了。”

她要的就是这句话

皇甫小妹立即站起来晃晃他的肩头激动得差点儿亲他一口“你真是大好人。那我回家了有缘再见。”

书生点点头她就像头小鹿般脚步轻松、神情愉快地蹦走了看得他摇头苦笑。等她走远了他低头看着手中宝剑丝毫不露贪婪之色只是叹道“在关外住得太久都不知道你这么折腾人。早知道……就该早点儿来把你毁了。”

他柔弱的书生模样已然不见眼含锋芒指夹剑身作势就要折断突然四周有所异动带起一阵寒风。

偌大的榕树已然被人包围。

皇甫小妹拿了银子便决定好好吃一顿再回去因为回到明月宫后两护法、三长老、四堂主肯定要扑到她身边哭诉宝剑不见了让她赶紧去找。

这种事也不是没有过她一度怀疑宝剑才是明月宫的老大她只是个摆设。

她边走边抛着银子心情舒畅惬意非常。

走着走着她突然想起一个问题江湖上不认得那宝剑的人有几个那破烂剑鞘的模样都被画成画像人手一份了。

书生的确不是江湖人但处处是江湖就算他想躲也未必能躲得过。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拿着把人人觊觎的宝剑跑来跑去他就算有九条命也不够呀

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她猛地怔住被抛起的银子从她手边滑落掉落在地。

这是两个时辰里她第三次狂奔而且比从宫里出来时更拼命。她回到榕树下却不见书生踪影地上还有血。她蹲身细看颤抖着手摸去血还没有凝固明显是刚刚滴落的。

她紧紧咬唇收回手时双手还有些发抖。

作为江湖一霸的皇甫小妹觉得自己做错事了。

她害得一个萍水相逢、脾气很好还肯借钱给她的陌生人没了命。

“书生书生”

她站起身大声喊起来可没人回答。

“阿嚏。”书生刚把那些来抢剑的刺客丢到远处以免吓着路人却突然就打了个喷嚏不由得摸了摸鼻子。空荡荡的山脚下他怎么听见有人喊自己声音好像还很耳熟

他微蹙眉头往回走去。

他穿过树林远远看见那郁郁葱葱的榕树如伞般矗立。而那榕树下一名白衣姑娘正蹲在地上捂脸啜泣。

他步子渐缓哭声入耳使得他差点儿不能一如既往地用轻松的腔调说话“哎呀这不是十两姑娘吗你怎么哭得这么伤心”

皇甫小妹蓦地一愣难以置信地抬头看去前方正站着一名青衫书生。

【三】

她哭声骤停泪眼蒙眬瞧不清人一时不敢确定就是他。

书生走到她面前也蹲身抱膝看着她随即笑了笑提袖给她擦擦湿润的面颊问道“谁欺负你了”

“书生……”

一声哭腔之后白衣姑娘迅速向他扑去差点儿将他扑倒。

“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书生微怔伸手轻拍她的背柔声道“我好得很你不信的话要不要我抓只兔子给你玩”

皇甫小妹破涕为笑松了手顺势抓住他的袖子胡乱擦了一把。书生温柔地笑着问道“你不是去买吃的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我快走到小镇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你不会武功拿着这把剑太危险了所以我就跑了回来。”她要去拿剑他却高举着没给她急道“这剑不吉利被别人看见会有危险的。”

“可你拿着不是也有危险”

皇甫小妹愣了愣眼泪已干这会儿看他的脸特别清楚清俊的面庞在朝阳下更添三分神采目无戾气眸无贪婪唯有关心。她鼻子一酸又抓了他的衣袖哭起来。

书生无奈地笑笑“怎么了”

“书生你对我太好了我要以身相许”

“喀喀……”书生连咳了几声“你就这么把自己卖了”

皇甫小妹哈哈笑了起来开心极了“当然不是。”

她还挂着泪的脸又浮起了笑意书生看着竟然也觉得心情好极了。

皇甫小妹见他往自己脸上瞧忙站起身擦干净脸又问“刚才你去哪儿了地上有血我以为是你的……”

书生恍然所以她刚才才哭成那样为他……哭得这么伤心他心里顿生微妙之感答道“刚走了听见有人哭就折了回来。”

“那这些血……”

“估计是有人在这杀了鸡。”

这个说法一点儿都不可靠好吗不过不是他的血就好皇甫小妹的负罪感轻了不少“把剑还我吧。”

书生看着她问道“为什么”

皇甫小妹认认真真道“我反悔了。”

“哎呀可是我已经舍不得它了。”

“我把那十两给你剑必须得还我。”她想还他钱可找遍身上都没看见不禁瞪大了眼“钱掉了。”

书生嘴角立即上扬“哪看来暂时是还不上了。那剑的事等会儿再说吧。饿了没带你去镇上吃东西。”

皇甫小妹顿时精神抖擞剑什么的已成浮云笑道“好呀”

离开山脚的时候她去附近折了芭蕉叶把剑给裹住自己抱着想着这下便没人知道这里头的是寒霜剑了。

书生在背后跟着她心想剑的确是看不出来了不过……裹的叶子也太多了吧一个俊俏的姑娘抱着一团绿色的东西实在是很惹眼呀

可眼前人什么都不知道蹦蹦跳跳的自以为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自得其乐看得书生也觉得其实这样也挺好玩的。

到了小镇上她呼啦啦就往馄饨摊跑书生默默跟了上去。

吃完之后她又呼啦啦跑向面摊书生默默跟了上去。

吃完面条后她又呼啦啦……

书生忧伤地看了一眼自己的钱袋这么娇俏的人怎么这么能吃呀

这会儿皇甫小妹已经在等肉丸子汤一只手拿着筷子一只手摸了摸肚子书生试探地问道“饱了”

“是呀五分饱啦”

书生有点儿绝望她看起来不但还不上钱还有可能把他吃穷到时候不是她以身相许而是他以钱袋相许了。他问“你平时也吃这么多”

皇甫小妹摇头“才不是我平时最多吃一碗面还得分好几次吃。”

书生墨眉又蹙起不解道“好几次”

“对呀每天来偷剑的人都是成群结队的忙死了。”

书生了然她在明月宫连吃饭都不得空那肯定没怎么来过镇上难怪吃得这么欢。

等肉丸子汤上来他将丸子尽数舀到她碗里“慢慢吃。”

“书生你是好人。”

书生笑笑问她“你知不知道这把剑是怎么来的为什么要保护它不被人抢走”

皇甫小妹吹了一口热乎乎的肉丸子答道“不知道我出生的时候它就在了爹娘说不能让人抢了还说等我长大了就告诉我。可没想到没等我长大他们就……”她吸了吸鼻子只觉鼻子又发酸了赶紧不再往下说。

书生听明白了又问“那你打算以后怎么办带剑回去”

提到这个问题她就头疼扔吧好像不对不扔吧那她就没法好好抱猫、喝茶了。她答道“不想了等我好好玩两天再说。”

书生语调颇轻“好我陪你。”

皇甫小妹莞尔一笑心想真是个温柔的书生。刚咽下一颗肉丸子她就停住了勺子慢慢往四下环视一圈。书生问道“不吃了”

“吃。”皇甫小妹用力咬开了一颗丸子十面埋伏什么的……连好好吃个饭、逛个街都不行都怪那一群坏人“书生我肚子疼你在这儿等我。”

书生刚点点头她已如风般从旁边掠过他再一看剑不见了。

他微合双眼脸上笑意渐浓心想看来有人要成倒霉蛋了。

【四】

十余个倒霉蛋被皇甫小妹轻而易举地打倒在地哀号一片。她哼了一声“就这种身手也敢来抢剑活得不耐烦了。你们要是再敢来我就把你们揉成团做成包子一口吞下去嗷……”

她抱着剑神色轻松地跑回肉丸摊却发现书生不见了。她往周遭看了看并没有看见人。

“喂……喂姑娘。”小贩朝她扬了扬手里的信“刚才有人抓走了和你一块来的人还留了一封信让我交给你。”

皇甫小妹心头咯噔咯噔直跳一步冲上前几乎是用抢的方法把信拿到手打开一看里面几个字触目惊心——

拿剑换你情郎午时郊外见逾期性命不留。

她眼里几乎要冒出火来她果然还是连累书生了……

郊外有个小树林因到了秋季树枝上已经没有多少叶子。地上枯叶堆积每走一步都会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很快她就看到了那群绑匪还有坐在十米高树枝上的书生。

把不会轻功的人挂那儿简直太机智完全不怕他跑掉。皇甫小妹晃了晃脑袋呸她怎么夸起这群浑蛋来了

“果真是寒霜剑你是明月宫宫主皇甫小妹”

开口的人手持长剑中年模样盯着她怀中的剑目光贪婪无比。

皇甫小妹完全没看他仰头道“书生你不要怕我现在就来救你。”

书生笑道“好。”

他稳稳坐在那儿泰然自若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上面看风景。

两人完全不顾他人的模样已然惹怒绑匪之前说话的绑匪叫道“喂”

皇甫小妹这才看向他上上下下打量他几眼“哦——原来是水云派的云掌门呀”

云岳重哼一声“识相的话就把剑交出来。”

“你打不过我放弃吧。”

“没有明月宫宫人帮你布阵单凭你也想赢我们五十人”

皇甫小妹不屑道“试试。”

话音落下水云派站在最前面的弟子就觉一道白影如鬼魅般从身边飞过他愕然片刻转过身去就见那“鬼影”已经到了自家师父面前。

云岳诧异之下拔剑但剑还没拔出就被那纤纤细手拍回剑鞘。他大骇再次拔剑结果看都没看清楚又被她拍了回去。他急得大喝一声剑总算是拔出来了但还没动手便有两片叶子从书生修长的手指飞出直击剑身。

“啪、啪——”剑顿时断作三截。

皇甫小妹眨眨眼心想难怪他要来抢自己的剑原来他用的是把破剑还没比试就断了扫兴。

云岳喉咙发涩额上汗珠直落。他讪笑一声拳已到下巴他瞬间被眼前看似娇弱的姑娘打飞。

“啊——”

“砰——”笨重的身体重重地落在地上一众弟子都蒙了。

皇甫小妹拍拍手见他们愣怔地朝自己看来她张嘴龇牙露出雪白的牙齿。众人立刻惊叫起来抬着自家师父跑了。

她“扑哧”一笑脚尖一点轻轻落在书生身前伸手抱住树干睁着水灵的双眼看着他“吓着你了吧我带你下去。”

书生微微一笑“我不怕高倒是发现这儿风景挺不错的要不要过来坐坐”

还没等她答话他的手已向她探来。

隔着薄衫皇甫小妹还是能感觉到他有一双有力的手。他把她直接搂了过去十分安稳如在平地拥抱。他们在空中转了半个圈皇甫小妹被他稳稳地放到一旁脚悬高空倒也不觉惊慌。

中午的日光从树顶洒下越过所剩不多的叶子落在两人脸上明媚而温暖。

书生想伸手揽住她的腰身谁想她已经伸手过来一脸认真道“我怕你掉下去。”

他不禁笑了起来。皇甫小妹还是第一次见他笑得这么爽朗离得近脸看得更清楚她不禁红了脸赶紧挪开视线看向远方。

没有浓密树叶的阻挡她坐的地方又高恰见远处有一座山满山红枫一眼望去像悬浮于空中的红山。

微风掠过树枝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皇甫小妹觉得这就跟她泡了一壶好茶悠闲自在地听风赏景一样。

她突然意识到期盼了多年的愿望达成了。

“谢谢你书生。”她浅浅笑着抚着怀中的剑缓声道“虽然我知道有这把剑在我是睡不好的可是爹娘一定不希望我扔了它。而且我已经保护了它十几年也不在乎再多保护几十年。现在我好好看一次风景的心愿达成了也没遗憾了。”

书生没想到她的心愿竟然只是好好看一次风景又诧异又觉她这十几年来实在辛苦了。见她要下去他下意识地握住了她的手腕。

皇甫小妹低头看了看那白净的手黑亮的眼珠一转恍然道“我忘了你不会轻功来我带你下去。”说罢就反抓住他的手往前一扯带着他一同落下。

她怕书生害怕便紧紧抱住他的腰气息可闻。她不觉发现虽然他是个文弱书生可莫名让她觉得安心。或许因为他是第一个没有要求她保护剑而是想为她保护剑的人。

一落地她便缓缓松手抬眼看着他说道“我得回去了不然家里人会担心我的。”

书生拍掉她头上的枯叶说道“等走回镇子估计已经天黑了不如在镇上住一晚等明天再回去。我还想带你去到处吃吃吃。”

最后一句实在是太动人了皇甫小妹内心略微挣扎了一下便点头答应了。

【五】

两人回到镇上见店铺都早早关门了一问才知道今天可是中秋呀他们竟然忘了。

书生看了看悬挂在树上和屋檐下的各式灯笼笑道“那看来今晚有灯会了。”

“灯会”皇甫小妹睁大眼睛道“我还没看过灯会。”

书生忍不住摸摸她的脑袋“我陪你。”

皇甫小妹应了一声心想就算只能陪一晚也好因为和书生这一天所发生的事已经足够自己回忆一辈子了。

到了晚上果然满镇华灯连晦暗的天穹都被照亮了。

她拉着书生穿梭在各种花灯之间笑比明月脸胜花灯。书生看着她也在笑。他被她拽着去猜灯谜给她抱着各种猜谜得来的奖品抱了满怀。

“跑慢些。”

“嗯。”

“吃慢些。”

“嗯。”

直到将近午夜熙熙攘攘的行人渐散灯也渐渐撤了她才和书生回去。

她要分一半的东西过来抱书生温柔地说道“不重。”

她执拗地拿过来一些说道“今天是我出生以来最开心的一天感觉今天把一辈子要做的事都做完了。”

“以后也能这样。”

“不可能了。”完全落下的夜幕也渐渐将她的欢喜压至心底她释怀道“回去之后要好好守着这把剑呀”

书生目光微敛“别想太多。”

“嗯。”

两人回到客栈书生将东西堆在她的桌子上道了声“好梦”就回了自己房里。

皇甫小妹疯玩了一天这会儿书生离开她也感觉一阵困意袭来但刚准备去睡觉就察觉到屋顶上有人走来走去。她不耐烦地抬头直接踹门出去想看看又是谁来做倒霉蛋了。

她刚出去就见门口站了七个人个个黑着脸看向她。她吓得往后一退“二长老、三护法、四堂主”

众人齐齐重哼一声拽着她就跃过二楼栅栏。客栈门口已经停了一辆马车他们将她直接塞了进去。

“不行我还要跟书生道别。”

她挣扎着出来正要回去就见屋顶上跳下数十名黑衣人“将寒霜剑交出来”

正恼怒的她愤然道“说了一百遍剑是我家的不是你们的。就知道抢人东西也不害臊呸呸呸”

长老等七人哑然他们家宫主看起来很不开心呀

一名护法正色道“宫主不要生气我们这就去把他们拍飞。”

“哼去吧。”

长老示意一眼几名护法和堂主就跑去和黑衣人厮杀了。

黑衣人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人多势众也没有用很快便被打倒。

皇甫小妹看他们被一一打趴下心里可算是舒坦了起来。她准备偷偷去跟书生道别结果刚挪了一步就被两名长老左右拦住他们活像要吞了她似的板着脸道“宫主这是要去哪里”

“我……”华灯已撤的街道上忽然亮起大片火光她话语猛地顿住抬头看去却见客栈已经燃起熊熊烈火。

她愣了片刻嘶声道“书生”

客栈酒多火势迅速席卷整间客栈几乎瞬间就将客栈吞入火海之中。

长老见她要过去喝道“宫主不要命了吗”

“书生还在里面。”火势这么大又这么急要一个不会半点儿武功的人逃出来根本不可能就连她也心生畏惧可她得去救书生。

见长老死死抓住自己不让自己走她突然想起来“寒霜剑也在里面再不去就化成水了。”

堂主和护法都已回来那被重伤的刺客一听有胆大的也想趁机进去抢剑可客栈已成火海人进去非得被烧成灰不可。

皇甫小妹运足掌力拍开左右束缚自己的长老刚迈出一步又被堂主、护法拦住。等她再次挣脱出来客栈已经被烧得只剩下一副骨架子了。

熊熊火光映在她苍白的脸上她怔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书生……”

她瘫坐在地上掩面哭泣。

【六】

明月宫这五天都很安静。

自从寒霜剑被烧毁的消息传出去以后就基本没人来偷剑了。但哪怕有人亲眼看见明月宫宫主哭着喊着要去火海救剑而没救出来也偶尔有几个不信的人跑来结果发现明月宫的守卫都撤下了潜入腹地只见一名白衣姑娘坐在屋顶上旁边泡了一壶茶怀里抱了一只猫看朝阳赏夕阳。这本该是很悠闲的事但不知为何看起来特别悲伤孤独得让人不忍欺负。

五天过后明月宫就彻底没人来了。

明月宫彻底安静了下来。

皇甫小妹终于实现了多年以来的愿望抱猫、赏景、嗑瓜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点儿也不开心只觉茶是涩的瓜子是苦的满眼的寒冬之景。

“宫主。”门人飞檐走壁轻落青瓦屋顶“有人递了拜帖说来拜访您。”

皇甫小妹躺在被日头晒得暖和的瓦片上翻了个身“不见。”

“他已经等了很久了听说您在睡午觉还不让我们通报说等你醒了再报不迟。”

抚摸着猫的手指缓缓落下她问道“他叫什么”

“苏林陌。”

“苏林陌就是那个关外武功第一又富可敌国的苏林陌”

“是。”

“他跑这里来干吗……哼告诉他寒霜剑确实不见了让他滚吧。”

“遵命。”门人转身走了两步才想起来又转身道“他说他还有个小名让我务必告诉宫主。”

皇甫小妹已经懒得开口了。

“他说他的小名叫‘书生’。”

她猛地一顿坐起身来“叫什么”

“书生。”

皇甫小妹立即站起身往宫门狂奔而去速度之快让门人瞠目结舌他们家生无可恋的老大怎么突然生龙活虎啦

她跑到山门前远远就看见一个青衫人站在门口偌大的山门但她眼里只有他一人。

“书生”

山中空荡她喊得很大声回响了三四声像满山都在喊“书生、书生”。

苏林陌微微抬眼看着那飘来的白衣姑娘面有笑意。直到她走近才觉她瘦了许多他正要开口却被扑来的她紧紧抱住她呜咽道“你没死你还活着。”

声音颤抖直入心底扰得他心弦如湖面水波漾开难以平静。苏林陌也抱住她抚着她背上的青丝“是呀我没死活蹦乱跳的。要不……去抓只兔子给你玩”

听见这句话皇甫小妹突然想起来立刻离他一步远瞪大了眼道“既然你是苏林陌那为什么在客栈的时候不出现你知不知道我以为你死了”

“我想让你以后都能悠闲地过日子。”

“这跟你假死有什么关系”

苏林陌淡笑将手中的东西递出。皇甫小妹一看正是她的寒霜剑。她愣了愣剑没被烧毁

她恍然大悟不是他想假死而是他想让剑“假死”。剑烧毁的消息传遍江湖就没有人来偷剑、抢剑了那她自然也能舒舒服服地生活。为了让这出戏看起来逼真他连她也没告诉。

瞬间她就恨不起来了。

苏林陌又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在他眼里她不是什么江湖一霸只是个跟同龄人一样喜欢玩、喜欢吃的姑娘“让你担心了是我错了。”

她抱着失而复得的剑又看着失而复得的人轻声道“谢谢你书生。”

苏林陌笑笑弯身贴近“我给客栈掌柜赔了不少钱你看你又借了我十两银子要不你以身相许来抵债吧”

皇甫小妹脸上绯红“这种玩笑话不许再说我会当真的。”

“哎呀你竟然不当真。”苏林陌说道“你已经收了我的定情信物不能反悔的。”

皇甫小妹吓了一跳“我什么时候收了”

“那玉佩。”

她这才想起来当初自己丢给他剑时他给了自己一块玉佩。

“还有寒霜剑。”

“这不算。”

“算的在十七年前就算了。”

皇甫小妹怔了怔苏林陌微微笑道“我来告诉你寒霜剑是怎么来的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诧异“你竟然知道”

苏林陌点头“我当然知道因为寒霜剑本来就是我们苏家的。”见她更加诧异他笑得轻柔“十七年前我的爹娘来到中原游玩却遭人埋伏幸得你爹娘相救两家也因此结为至交。后来我爹娘要回关外约好结为亲家。而寒霜剑就是我们苏家留给你们皇甫家的信物。”

皇甫小妹抱着凉凉的剑怔了半晌她这才想起来第一次在半坡见面苏林陌就说了要去明月宫的结果碰见去扔剑的她。她的画像早就跟寒霜剑的画像一起被广为传阅许是苏林陌那时就认出了她所以武功卓绝的他才能被她“要挟”下山。

苏林陌见她站在那里不动心有不安柔声道“怎么了”

皇甫小妹越想越生气这十几年来她过得这么鸡飞狗跳是为了什么呀她不能喝茶、抱猫是为了什么呀她瞪着书生大声道“把你的破剑拿回去”

她气势汹汹的模样看起来又委屈又难过看得苏林陌一愣他忍不住把她抱住“我们苏家一直在关外不知道这把剑掀起的轩然大波让你受苦了。”

“那你以后要好好补偿我。”

“啊”

皇甫小妹趴在他宽厚的胸膛上眼泪扑簌“带我去到处吃、到处玩明年、后年以至数十年之后你都要带我去猜灯谜东西都你拿。”

苏林陌笑笑抱着她低声应道“好。”

不仅如此他还打算每天陪她看潮起潮落、赏花观月陪她把之前她想做的事都做了。

日后两人在一起的时间还很长不急不急。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