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情感故事 > 爱情故事 > 正文

团花婚房

点击数:77 收藏本文

一段久远的约定一种别样的婚房……

谢春秀的这段往事要从1950年夏天的一个晚上说起。

那年19岁的谢春秀有了心上人袁顺。在家乡青石镇袁顺朴实厚道勤快能干是大伙公认的好小伙。那天晚上月挂枝头袁顺约谢春秀去了他开出的那块山地。

3年前袁顺就在地里栽下了6棵团花树。团花树是速生树一年就能长到碗口粗材质也好干燥快、变形小特别适合盖房子做门窗、檀条和椽子。

“春秀再过两年团花就够粗了。”袁顺握着谢春秀的手说“到时候我就伐了它们翻盖老屋做新房再打上几样新家具风风光光娶你进门。”

谢春秀一听羞红了脸“顺子哥我不在乎风光不风光我只要你这辈子心里只有我一个。”

“我保证”袁顺手捂心口正要发誓却突然神情一紧硬生生把谢春秀按进了灌木丛“你先在这儿呆着记住千万别出声。”

低声叮嘱完袁顺弓着腰拔腿跑开。借着亮亮的月光谢春秀瞅到一个干瘦的人影跌跌撞撞冲了过来。

只一眼谢春秀就认出了他是住在村头、绰号叫瘦猴的黄守安。前些日子他还试探过谢春秀问她对自己有没有好感谢春秀毫不犹豫地说她只喜欢袁顺。但此时黄守安的处境看上去非常不妙有个手持长枪、头戴钢盔的大兵正尾随其后紧追不舍

心惊之下谢春秀很快想到这是国民党在抓壮丁。眼看持枪大兵就将追上黄守安袁顺猛地从背后扑出抡起石头将大兵打晕了。

黄守安往后看了一眼慌张地说“又来了两个”

袁顺怕大兵们发现谢春秀于是他故意制造动静和黄守安一起将大兵引向了别处。谁知他这一去就是40年。

这天早晨已经年近六旬的谢春秀正在家中做早饭二叔家的堂妹谢小桃便心急火燎地闯进了门“春秀姐村长又带人上了山要砍团花树”

喊声未落谢春秀已拎起剁猪草用的长刀径直奔向袁顺开的那片山地。不一会儿工夫她便护在了那两棵长得足有磨盘粗的团花树前。当年袁顺总共种了6棵棵棵长势旺盛。后来不知是哪个该死的混蛋贪得无厌一夜之间砍倒、偷走了4棵。那可是谢春秀的命根子啊。谢春秀心痛如刀绞为此还在地里搭了窝棚守了四五年。而在几天前村长找到她说山地是公家的要将团花树充公谢春秀死活没答应。谁知村长居然也要来硬的。

两下照面谢春秀瞪着村长发了狠“想砍树除非你先把我这个老太婆给砍了。”村长说“大姑这树和你没关系……”

“有它们是袁顺种的”谢春秀抢过话茬回得理直气壮。

村长叹声气说“可袁顺都死40多年了你们又没成家。”

“他没死黄守安没安好心在说谎我不信”谢春秀的情绪登时变得无比激动挥刀对准了自己的心口“你们谁敢碰树哪怕掉一个叶我就死给他看”

袁顺遇害的消息的确是黄守安告诉谢春秀的。那年在袁顺和黄守安遭遇国民党大兵的第二天青石镇就变成了“寡妇镇”。整个小镇上的青壮男子几乎全被国民党抓了壮丁押去台湾做苦力。

这其中也包括堂妹谢小桃的新婚丈夫黎平。那日清早乡亲们在河边找到了惊魂未定、瘫成烂泥的黄守安。黄守安说他和袁顺穿过山林想顺流而下谁知至少有四五百名国民党兵正在河畔宿营呢。两人慌忙后撤不慎与一个躲在树丛里解手的士兵撞到一起。他们要想脱身只能掐晕他。

袁顺刚出手又有几个大兵冒出来围住两人好一通拳打脚踢。这面尚未罢手那个被袁顺砸晕的大兵就赶了过来。不用说他又是一顿揍并把不肯屈从的袁顺枪毙在了河里。黄守安因为身板瘦弱又被打个半死不活走不了道大兵们嫌带上他太累赘索性扔下喂狼。

当时谢春秀问黄守安“你真看见袁顺死了”黄守安哽咽点头说他亲眼看着那个大兵拽走了袁顺也亲耳听见了枪响。

谢春秀听后说“你还是没亲眼看见。你说袁顺死了是撒谎想哄我嫁给你对吧你做梦”此后谢春秀沿着河岸找出了几十里地也没找到尸首这让她更加相信袁顺还活着。可那之后黄守安每次碰到她总是说“春秀妹子别等了袁顺真死了。”

“闭上你的臭嘴袁顺救了你你咋能咒他他不会死”就这样黄守安说了40多年谢春秀也等了40多年。直到豁出命吓退村长保住团花树后黄家人再次把她请进了门。黄守安已病入膏肓他说“春秀妹子袁顺他真死了。”谢春秀坚决摇头“我不信。”

“扶我起来。”黄守安异常吃力地向他的家人下了命令。

让谢春秀万难置信的是黄守安强撑着最后一丝气下了床竟“扑通”一声跪在了她的脚下

至此一桩尘封40多年的龌龊交易终于大白天下——那夜国民党抓丁最先逮住了黄守安。见他瘦得风大了都能吹倒就让他找人替代不然就把他们父子一同抓走。于是为消灾避祸尽管袁顺救了他他还是把他引进了营地。

谢春秀又惊又怒“你真不是东西后来呢”

弥留之际黄守安愧悔万分地说这些年他一次次跟谢春秀说袁顺死了确是实情他真不愿她吃苦遭罪没嫁人就守一辈子寡。那个大兵恼羞成怒丧心病狂也真把袁顺拖进浅水开了枪。听着听着谢春秀只觉眼前一黑忽忽悠悠昏厥过去。

那日谢春秀是被堂妹谢小桃背回家的。回去后她就得了重病高烧不退不停地喊袁顺的名字。谢小桃小她半岁但结婚早越听越心酸止不住呜呜大哭。国民党抓丁那夜她嫁给黎平还不到两天。听闻院中动静不对劲黎平急忙下床拎起布鞋刚穿上右脚两个大兵就砸开门凶神恶煞般强行押走了人。

从那以后谢小桃就把男人落下的单只布鞋珍藏起来。这辈子她就靠这只鞋子活着了苦了累了和鞋说还夜夜搂着鞋睡。不过就在6年后的深秋谢小桃的这份痴心终于得到了回报。离别近半个世纪黎平竟然奇迹般地回到了青石镇和他一同回来的还有两个当年同时被抓走的男人。虽说他们都在台湾重组了家庭可青石镇守活寡的女人一点都不怨恨他们。

趁着他们哭作一团的当儿谢春秀默默转身步履蹒跚地去了袁顺的山地。自打听完黄守安的临终忏悔谢春秀就垮了她和谢小桃在团花树下给袁顺修了衣冠冢隔三岔五去看看他陪他说说话。

在墓碑前坐了一阵子谢春秀不禁老泪纵横“顺子哥小桃的男人回来了我不羡慕他们这辈子没能做成你的新娘我不后悔。因为咱们还有来世呢。”

喃喃说着谢春秀感觉到很累、很乏于是靠着墓碑眯了一会儿。等打个寒噤醒来时夕阳早落了山身上也被露水打湿。人到了这岁数哪扛得住寒气当晚谢春秀就病倒了大夫号过脉接着把谢小桃叫出了门说“她活不了多久了还是准备后事吧。”

蓦地黎平像想起什么大声说“春秀姐我忘了告诉你在台湾苗栗县的头鹰山我好像见到过袁顺哥”

黎平的这番话像一剂强心针扎进了谢春秀的心脏“你没……骗我”

黎平信誓旦旦地回道“没有等我回台就去找他。”

谁能相信谢春秀竟奇迹般有了精气神儿。半月后黎平回了台湾两个月后黎平打来电话说他寻遍头鹰山总算从当年被抓的一个祖籍青石镇的老乡那儿打听到了袁顺的音信。千真万确是袁顺他并没死据老乡回忆那夜一个大兵把袁顺推搡到河边拔枪就射。堪称万幸一个当官的及时推开枪杆子救了袁顺的命。上头有令只抓壮丁不准杀人害命。

听到这儿谢春秀激动地喊道“快把电话给他我要和他说话。快点啊”

电话对面黎平苦闷说道“他没了是去年走的。走时疯了20多年的他好像一下子清醒过来一遍遍地念叨你的名字。”

沉默了好半天谢春秀没哭没喊只是含着泪笑了“我是他的女人他当然会记得我会念叨我。就像他是我的男人我日日夜夜都在念叨他一样一天都没断过。”

黎平说“袁顺被抓后一门心思想逃。就算到了台湾他还多次跳海或藏进渔船试图游回老家结果两次被判刑在狱中被打坏了脑子。去年去世后他的骨灰一直寄存在殡仪馆。春秀姐要不要把他的骨灰带回去”

“叶落归根得送回来。再说他的女人也等着呢。”谢春秀撂下电话颤巍巍地走到团花树旁说“顺子哥你看这两棵树够粗了吧我早想好了上边一砍下面一锯然后拼到一起再把中间掏空。别瞎说我要做的不是棺材是咱俩的婚房。明天我就找人砍树做活儿你快点回来吧。”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