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情感故事 > 爱情故事 > 正文

少年眼里有玫瑰

点击数:59 收藏本文

1. 翻旧账

“怎么又把碗堆到下午,不是说了一吃完就马上洗的吗?”这是一做晚饭就不耐烦的老妈。

“堆一下下有什么关系嘛,家里又不是没碗吃饭。”这是偷懒还想找借口的老爸。

“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你不洗碗,会极大地损害我做饭的积极性。”老妈上纲上线。

“我又不是不洗,晚洗个十分钟会怎么样嘛,你就爱小题大做。”老爸最后反抗。

“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呢?狗改不了吃屎!”

“你怎么又翻旧账!我是狗,你是什么,狗的夫人?”

你一言我一语的争执很快升级为唇枪舌剑,一时间唾沫横飞,误伤刘辛未数次。她终于忍无可忍,偷溜出门。

刘辛未一家是近几年才搬进这家高档小区的,隔壁就是首屈一指的“省实验”。小区绿化很不错,中心休闲区建了一小规模的亭台楼阁,围绕着郁郁葱葱的各种灌木植物。老人家带着穿开裆裤的孙儿们慢悠悠地散着步,一群花红柳绿的大妈正在中心广场上跟着《走进新时代》的节奏跳着酷炫的舞。

刘辛未漫无目的地晃荡着,脸上的表情让路过的行人都以为她在去兑奖的路上遗失了那张中了六百万的彩票。

随着步伐前进,球砸在地面上的砰砰声也越来越大。刘辛未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已经来到小区网球场了。她心一惊,火速往墙根一贴。

果不其然,许丹真的在那儿陪他爸打网球。

刘辛未一向觉得,男生帅的最高境界是不知道自己帅,可惜许丹,还差一点。

他不是不知道,简直是太知道了。你看他打个网球,还要穿一身蓝白相间的运动套装,护腕遮阳帽一个不差,每当他接到一个球,都转身对许爸灿烂一笑,露出一排白牙。这家伙,真以为自己是在偶像剧的拍摄现场吗?

白衣蓝裤的少年蹦?在碧绿的网球场上,真是一幅秀色可餐的画面。

直到灌木丛里的一只斑蝥(鲁迅先生告诉我们,斑蝥俗称:打屁虫)悄无声息地爬上了她的膝盖,把她吓得魂飞魄散,不然不知道她还要潜伏着偷窥许丹多久!

更恐怖的是,听到身后灌木丛里传来的异样声音,许丹还疑惑地回头望了望,吓得刘辛未屏息往地上猛地一顿,一屁股坐死了无辜的斑蝥。

这家伙要不要这么激灵?她正想着,看到一只绿茸茸的球朝自己飞了过来。

她伸手腾空接住,不假思索地瞄准了许丹漆黑圆润的后脑勺——

“啊!疼死爹!”

等待中的那句叫声终于传来,刘辛未心满意足地从灌木丛中站起,抖了抖蹲麻了的脚。

许老爸因许丹这句大不敬的口头禅开始进行批评教育,刘辛未瞟了一眼垂头丧气的美少年,潇洒地拍了拍手,大仇已报。

2.同学,你好生猛

“下午自习课要逃课吗?”同桌康小笛凑到刘辛未耳边说。

“现在风头这么紧……你还敢逃课就也太丧心病狂了吧。”她依旧盯着面前的书,虽然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可是……可是下午是许丹sama主场哎……”康小笛声娇体不柔,刘辛未顺势躲开企图往自己身上靠的同桌。

刘辛未叹了口气,望向教室窗外被太阳照得发白的操场。

许丹许丹,又是许丹。

一想到这个名字,她握笔的右手就下意识地往桌面上用力一掼。

“哎哟我去,你干吗啊?”康小笛被吓得一惊一乍。

她垂下眼,一言不发。深仇大恨,岂是寥寥数语能道得尽?

如果当初不是许丹,她也就不会咬定青山不放松地考到省实验来。

如果不是她一意孤行要来省实验,爸妈也就不会破釜沉舟,拿出家里所有存款做首付,买下学区房。

爸妈也就不会被高额的房贷压得喘不过气,也就不会因为生活中的点滴琐事就大动肝火。爸妈只是小公司里的普通职员,对自己庸碌的一生已经认命了,要不是为了女儿……

如果自己上了家附近的市重点,爸妈就不必买新房子,也不必人到中年还要背巨额房贷。

想到爸妈被生活扭曲了原本平和的性格,刘辛未就鼻子一酸。

而这一切,都要怪许丹。

那天放学,刘辛未选择步行回家。她觉得自己似乎是在期待着什么发生。因为她知道,许丹每天都是骑单车上学回家的,这条路是他的必经之路。

可是今天走到一半都没碰到他,他是怎么就这么慢了……

刘辛未在心里骂自己无聊:明明知道碰面也是尴尬,怎么自己这么不长记性呢?

前方传来一阵犬吠声,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她加快脚步走上前,看到拐角一个巷子口,一只恨不得站起来比她还高的巨型犬正扑在一个女生身上,她发出微弱的呼救声。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刘辛未停止思考了三秒钟。

然后,她冲向一旁的垃圾桶,翻出一只空啤酒瓶,屏息走到巨型犬的身后,狠狠击中了它的后脑勺。

终于老实了,那只她认不出品种的大犬发出娇羞一哼,瘫倒在地。

躺在地上的女生惊恐未定,双手遮脸。

刘辛未说:“你再不坐起来,说不定狗就醒了。”

女生猛地甩开双手,一脸诧异地看着刘辛未:“怎么……是你啊?”

她有点不爽地皱起眉头:这就是对待救命恩人该有的态度吗?

女生似乎意识到自己态度的不对。

“同学……你好,你好生猛……”

她piu地把剩下的瓶颈部分藏到身后,挤出一个清新如绿茶的笑容:“哪有……哪有,我一般是走淑女路线的。”

“哎,郭琛,刘辛未,你们怎么都在这儿?”

身后居然传来许丹的声音,刘辛未回头看到夕阳里踩着单车的颀长身影。

身边的郭琛突然哭了起来,扑上前去说刚才真是吓死我了,幸亏有这位同学帮忙……

刘辛未冷眼看着女生撒娇卖俏。

不知是想快速逃离现场还是想逃离刘辛未,许丹忙不迭地提出送郭琛回家。

两人在单车上一前一后的身影渐行渐远,刘辛未看看他们,又看看被夕阳拉长的影子,心里突然有点委屈。

3. 只怪你长得不好看

没多久,郭琛蹦蹦跳跳地来找刘辛未。

她这才知道对方是分校班的班长,兼任校排球队经理。

“女神!你已经成功潜入了校排球队了吗?请带我去!跪求!”康小笛得知刘辛未抱上了校排球队经理的大腿,恨不得匍匐在她的百褶裙下。

郭琛高一入学军训时,就以纯真无敌的素颜被所有男生铭刻在心,还被11届全体男生投票选为“宅男之宝”。

刘辛未这种从来只知道埋头读书的女生,在学校里一向无人问津,对于郭琛挥舞着细胳膊细腿的活泼张扬,她有点嫉妒,又有点向往。

而且……郭琛是排球队经理,天天都能见到许丹,如果我和她成为好朋友的话,岂不是也可以……

她陷入沉思,没注意嘴里含着的吸管下的奶茶杯,已经空空如也。

坐在对面的郭琛伸手捏了捏她的腮帮子,宠溺又亲热。

“想什么呢,喝完了,陪我去排球馆吧,今晚他们要集训。”

她的要求正中下怀,刘辛未忙不迭地点了点头。

走进灯火通明的排球馆,刘辛未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她镇定下来,跟在郭琛身后,忙不迭地搜寻着许丹的身影。

有路人甲凑上来跟美女经理打招呼:“哎,小琛又带新跟班啦?”

“嘻嘻,再乱讲话就撕破你的嘴哦。”

她笑嘻嘻地和那个看不清长相的人斗着嘴,在刘辛未看来简直和打情骂俏没什么两样。不过,她突然好羡慕这种和男生打情骂俏全无障碍的女生哦。

不远处的条凳上传来异样忐忑的眼神,刘辛未敏锐地看过去,就看到许丹飞速转开脸,留给她一个言辞闪烁的目光。

“哎,许丹,你的护膝不能再用了,队里给你换了新的!”郭琛喊着跑过去,把手里的一个纸袋塞给正在发愣的男生。

“哦哟哟琛姐,我的护膝都快烂了。”又有路人甲来多嘴。

“少来,队里经费紧张你又不是不知道。”郭琛毫不掩饰自己的双重标准。

“琛姐太偏心!”

“不怪我呀,只怪你长得不好看。”郭琛说着就在许丹身边坐下了,督促着他把新的护膝换上去。

她的直白让刘辛未噗地笑了出来,笑完了心里却有薄雾般的淡淡惆怅。

什么时候自己能这么肆无忌惮地表达对许丹的好感?

而她和许丹,又是怎么从当初的胸无块垒,变成现在这种相顾无言的尴尬状态呢?

刘辛未觉得这是比物理力学题更让人伤脑筋的问题。

4.你去死一死好吗

小学那会,刘辛未心高气傲,偏偏小升初考试以一分之差从外语学校败落到了家门口一所名不见经传的初中。

哦不,这所初中以输出不良少男少女而闻名于整个学区。

刘辛未第一天上学的心情堪比上坟。

她本想卧薪尝胆,无声无息地度过初中三年,谁知班主任并不放过她这个天降英才。开学第一天,她就被任命为班长、学习委员、宣传委员和体育委员。

话是如此,可班主任特许她凡事不必亲力亲为,俨然是要把她碰上神坛却不让她作为。“你好好学习就是了,让你包揽所有大权只是起到激励表率作用。”

可班主任也太低估新世纪的少年少女了。大家压根懒得买他的账。

首当其冲的就是许丹,靠体育特长加分的排球美少年,在小学被分数气压惯了,以为来初中能靠当上体育委员对全班发号施令,来获取一些心理满足感。

而现在自己唯一的上位机会居然被那个瘦得跟个发育不良的蚯蚓一样的女生夺取,换谁能忍?

人高马大的许丹表示不服,遂带着班上一群大块头男生起义,上课不起立,体育课不集合,课间操下楼时拖拖拉拉,几次都把刘辛未气得直哭。

那瘦蚯蚓一样的女生哭起来,许丹竟然觉得挺好看。越这么想,就越要多惹她几次才好。

这种书呆子,脑容量只够装几个定理和公式,怎能和气拔山兮力能扛鼎的他相比呢?许丹心里,扬扬得意。

有天,刘辛未一脸严肃地跑来跟许丹说,班主任答应了,体育委员换你来当。

许丹当即开心得跳了起来,差点把天花板顶出一个窟窿。

可他有勇无谋,很快就因为在体育课上对男生们放任自流,惹出了岔子。

那些四肢发达的男孩子们在体育课上翻墙去了学校附近的网吧,谁知一时潇洒钱没带够,被网吧老板锁上玻璃门扣留,一个个怂成了丧家犬。

许丹那天由于拉肚子没跟着一起去,成为丧家犬们的唯一生机,他得到消息后从厕所重回教室,只见偌大的教室里独坐刘辛未一人在低头写作业。

即使是如何瞧不起的优等生,关键时刻也只能靠她。刘辛未听许丹说完原委,眉头一皱,掏出书包里的钱包。

那时刘家还没背负巨额房贷,每周刘辛未都会得到一笔对中学生来说堪比巨款的零花钱。当她由许丹带着一路小跑到网吧,把几张粉色票子往柜台上一拍,她身后一排五大三粗的男生都在心里默默认祖归宗,歃血为盟,从此她就是他们的雅典娜。

刘辛未拍钱的一瞬间,许丹觉得自己几乎要爱上她。

许丹表达爱意的方式是非常简单粗暴的,比如说:

“从今往后,你们谁都不许抄刘辛未的作业,”他站在讲台上,叉着腰,指着眼前围着的一排男生,郑重宣布,“只有我能抄!”

男生们翻着白眼,不以为然地散开。刘辛未窘得通红的脸出现在眼前。

“拿来啊。”他从讲台上跳下来,向女生摊开手。她别无选择,乖乖地递上了作业本。

许丹心满意足地拿过作业本,忍不住在她脑门上轻轻敲了一下。

初三那年,许丹趁教室没人,把刘辛未拉到教室后门的空调那说悄悄话。

“哎,刘辛未,跟你说个事儿。”

“作业不会借给你,钱也不会。”她警惕地眨眨眼,之前网吧钱虽然早就还了,但毕业后她可没地方讨债。

“你看着我!”他居然一把拽住她的肩膀,硬生生地把她扳过来面对自己。

这什么情况?看着他的脸离自己那样近,刘辛未的心仿佛坐上了云霄飞车。

“你会报省实验吗?”

“哎?谁说的?!”

“那天在老师办公室无意听到的,魏老师说你有可能报省实验。”

“我也想上啊,可是……”可是成绩好的人千千万万,她家离省实验又远,她没勇气考。

可这些话,她不会说的,因为许丹不会明白。

“我家小区……就在省实验附近,我可以被照顾入学,你……你打算考省实验去吗?”

“我打算试一试,不过,”刘辛未苦恼地说,“省实验真的好难考啊!”

“你试试吧,拜托了,”许丹突然认真起来,盯着她,“高中的课那么难,我可不想自己做作业。”

“……”

“你知道我们体育生平时还要锻炼,我只要文化成绩差不多就能上重点大学啦。”

“你去死一死好吗?”

初中生活,就在他的哀求和她的诅咒中,愉快(?)地结束了。

5.真是薄情的男子

虽然嘴硬,刘辛未还是因为许丹的那些话,一鼓作气去考了省实验。

爸妈为了支持她,也倾尽全力在许丹住的小区买下了超大学区房,为了照顾她就近上学。

巨额房贷像可怕的寄生虫一样让爸妈喘不过气来,发泄渠道除了吵架斗嘴就是挑刘辛未的毛病,让她应付繁重的学习之余不胜其烦。

可是,这些跟许丹的异样变化比起来,都不算什么。

她心里一直怀有期待,期待着许丹会像以前那样跑到她面前,抽过她的作业本轻敲她脑门。上了省实验后,许丹和她不在一个班。多少次,她课间坐在角落的座位上,会抬起头看向班门口,希望那个笑容灿烂如千阳的少年会出现在那里,一脸凶神恶煞地对她说:“还不把你作业本拿给我!”

可是没有了,一次都没有。

他没有说为什么,只留给她一个永恒的疑惑。

刘辛未按捺不住,放下女生的矜持,跑到楼上许丹班门口去找他。

她在门口站了半天也没瞄见她,突然看到许丹喘着粗气迎面走了过来,好像刚训练完。

“嘿。”她冲上去打招呼。谁知,许丹像见了鬼一样,转过身就跑,消失在楼梯拐角。

日后数次,皆是如此。刘辛未简直要被气哭。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当初追着自己屁股后面要作业本的许丹,如今见她如撞鬼。

难道他找到了新的抄作业对象了吗?

真是薄情的男子。哎。

6.我今晚还没复习呢

和郭琛成为朋友后,刘辛未确实有很多理由出入排球馆。

可惜,这对她和许丹的关系没有任何改善。许丹从不主动搭理她,她也不好意思涎着脸上去搭话。

有一次排球队夜训结束,大家叫嚣着要一起去吃夜宵。刘辛未犹豫着要不要回家,许丹突然从走在前面的人群里回过头,对她说了句:“你也来吧。”

真是破天荒地。这是上高中以来,许丹对她说过的唯一一句话了。

她开心地跟了上去。

等着烧烤上桌的时候,郭琛自告奋勇去不远的超市买饮料,把刘辛未也拉了过去。

两个女生抱着啤酒走在夜晚的小路上,竟是相对无言。

郭琛突然开口说的话,把刘辛未吓了一跳。

“有件事,一直没告诉你。说出来,你不要怪我,或者觉得我很坏很有心机什么的。”

刘辛未的心开始打鼓。她猜郭琛是要跟自己说她喜欢许丹这件事。其实从日常的点点滴滴中,她早就看出来了。

喜欢一个人不可耻,她没有任何立场谴责郭琛。如果一定要谴责一个人,那也只能是她。她刘辛未才是那个心怀鬼胎的人,打着友谊的幌子,接近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

说起来都只是因为她们喜欢着同一个男孩子,可这有什么错?

“我喜欢许丹,你是知道的吧。”

“嗯啊。”

“可是我不知道,他心里有没有啊。”

“……”刘辛未看了看身边的郭琛,她新烫的斜刘海遮住了曲线优美的侧脸,只能看到翘起的小巧鼻尖。

如果我是许丹,也许会喜欢郭琛这样的女孩子呢。刘辛未忧伤地想。

“而我想说的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你救了我,其实那是我的一个小计谋啦。”

“?”

“因为我知道那条路是许丹放学必经的,所以我……我希望那个英雄救美的人,是许丹。”

刘辛未的心瞬间掉进了冰窟窿。

自己想当然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却成了别人爱情之路上的绊脚石。

“虽然后来,许丹送我回家了。可我却还是觉得怪怪的。”

为什么呢……连你这样魅力四射的女孩子都打动不了他吗?刘辛未想。

“不知道怎么了,我就觉得他对你是不一样的。他对其他女生都很绅士,帮什么忙一口答应毫不推辞。所以就算他送我回家,我也觉得我看到的他和平时对别的女生,没什么两样。”

刘辛未无语了。他如何对她,郭琛想必是见过。不是像见了鬼,就是视若无睹。如果这是她心目中独特的对待,那她应该去医院检查一下自己是不是受虐狂。

“不管怎么样,我今晚大概会跟他表白。”郭琛转过头看着她,“你会支持我的吧?”

“卧槽,明天有测试。”刘辛未突然想起来什么,把手中的啤酒往郭琛怀里一塞,补上一句“我今晚还没复习呢。”

就一溜烟跑没影了。

7.你不来给我加油吗

那天晚上临阵脱逃后,刘辛未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郭琛。

有天,她和康小笛在校外的奶茶店里,碰到了校排球队的那个路人甲。

“哎,小辛未,你好久没来,我们可寂寞了。”这人真是不调戏女生不舒服斯基。

刘辛未皱眉:“什么啊,是你们经理大人,好久不来找我。”

“什么经理大人,”路人甲把奶茶杯往柜台上一掼,说,“你说郭琛啊,那个没心没肺的女子早就抛弃我们,独自走天涯去了!”

“你什么意思?”刘辛未瞪大眼。

路人甲不说,刘辛未还不知道,郭琛那天晚上表完白,第二天就辞去了排球队经理一职。

是因为擒获了许丹,所以没必要继续当什么经理了吗?她想。

“哦,所以她和许丹在一起了吗?”她装作漫不经心地问,故意忽视一旁的康小笛目放精光。

“那我怎么知道啊,你要问许丹。”路人甲翻了个白眼,“我们就知道她那天把许丹拉到一边的小树林唧唧歪歪半天,回来还好好的,第二天就辞了经理职位。”

“哦。”刘辛未低下头,装作努力喝奶茶。

“哎,你都没跟许丹说过话,怎么想不过要问他啊?”路人甲抛来一个意味深长的媚眼。

“不管你的事儿。”

刘辛未拉着康小笛逃离现场,心中却恶浪滔天。如果许丹连郭琛这等惊采绝艳都拒绝,她真的要怀疑他的性取向了。

谁知,路人甲追了上来。

“下周周末,我们要和隔壁十五中打友谊赛,那些人都是亡命之徒,你不来给我们加加油吗?”他塞给刘辛未两张入场券。

她攥紧了它,嘴上却说:“我看情况吧。”

8.她告白失败了

刘辛未拿着入场券犹疑不决。她希望先搞清楚,许丹有没有和郭琛在一起。

就算他不喜欢她,他如果还是一个人,她也能更坦然地去给他加油啊。要她去给别人男朋友呐喊助威?恕她没空。

她装作故意路过他们班好几次,都没从窗门瞟见他。

大概是忙于训练吧。

她只好去排球馆偷窥。

她不好意思敲门进去,只能趴在恨不得一万年没清洗过的窗子边,踮起脚尖偷偷看自己心爱的美少年。

一切正常,训练,休息,喝水。经理换了个面目模糊的女青年,也没看到郭琛过来探班什么的。

那她去看比赛,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能把物理题做得支离破碎的刘辛未,有时候总是在一些简单的问题面前,变成一个白痴。

周末很快到了,偌大的室内排球馆的观众席上只坐了两个班级的人,刘辛未只能挨着本校班级坐着,感觉自己有点多余。

好在康小笛不顾一切地跟来,让她不至于太流离失所。

盯着台下正在热身的许丹,她有点想哭。对于他的不作为,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办了。她只能束手无策地坐在一堆不相干的人中间,假装对这场比赛的输赢很感兴趣。

可是熙熙攘攘人群里,我的目光只追随你。

一只手突然拍到她肩膀上,回头居然看到郭琛画着淡妆的脸。

“吓死人了,你这是要去勾引谁!”许久未见,她脱口而出的话并不显生分。

“呵呵厚,一个许丹倒下去,千万个美男站起来。”郭琛在刘辛未身边坐下来,甩了甩头发,一股药水味飘来。

她的豁达让刘辛未大开眼界,心底涌上一股欢腾的泉水。

这么说,她告白失败咯?

刘辛未开开心心地看向赛场,比赛开始了。

9.听说过色汗症吗

“刘辛未,我第一次知道你是个薄情的女人啊。”康小笛看她的眼神活像一只斑鸠,她一言不发,盯着黑板抄笔记。

“已经躺了三天了,你真不打算去医院看看他吗?”她低头拿过涂改液修正写错的地方,依然不说话。

“你是死了吗你?!”康小笛恨不得替许丹手刃这个负心女。

她转头猛地盯住康小笛,义正词严地说:“我觉得这是他应得了。他当年抄了我那么多作业,现在凭什么还要我去看他?”

那次比赛,许丹不知道是吃了什么,异常的英勇,把对方球队羞辱得体无完肤。都是血气方刚的少年,谁受得了在全班女生面前如此憋屈?其中一个骁勇男子当场把球向许丹的脑袋拍去。

许丹被球砸中鼻梁,应声倒地,双手捂着脸蜷缩在地上,痉挛起来。

省实验的队员愤怒了,欺负校队之草,当我们是芭比娃娃吗?不由分手,混战开始。

刘辛未是在这场混战开始前,就拉着康小笛离开了现场(虽然后者死也不肯,还是被拖走了)。

她拖着康小笛往回走的路上,心还是狂跳不止。她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那种场面,她更害怕自己冲上去教训那个暴徒,可她更怕众目睽睽之下被许丹冷落。

她不敢。所以她活该,做个逃兵。

人算不如天算,刘辛未没有因为康小笛的谴责而良心发现,却在校门口被郭琛堵截,塞进了出租车。

“绑架?”

“就你这长相也卖不了几个钱。去医院。”郭琛真乃铿锵玫瑰。

“我不去。”

“刘辛未,你是真傻假傻,我为什么要离开校队。还不是因为许丹喜欢的人是你。”郭琛说这话时,明显心怀一口恶气。

“呵呵,不要开什么国际玩笑。他每次见我,都像是撞鬼了。”

“高材生,你听说过色汗症吗?”

郭琛的笑脸压过来,像是能把狼人逼现行的满月。

10.你是粉红色的

站在病房门口犹疑不决的时候,郭琛的话不断在刘辛未脑海里回放。

“输给你我很不甘心好吗!谁输给你会甘心?刘辛未,你看看你自己有什么,不就是成绩好一点吗,凭什么让许丹那么喜欢你,凭什么!”

当时的郭琛几乎要彪出泪来:“他凭什么要在你面前自卑?”

听到这句话,刘辛未当场当机,但很快反驳道:“拜托你搞清楚好吗,喜欢我的人是许丹,喜欢他的人是你,你这么贬低他的品味不也是变相贬低你自己吗?还有,许丹在你眼里跟朵泡在福尔马林里的玫瑰花一样,永远美丽,在我眼里,也就是个中二的高中生,靠着体育成绩加分才能上好大学的,他有什么了不起!?”

郭琛狠狠剐了她一眼。刘辛未目光炯炯地看着面前漂亮得像一杯绿茶的郭琛,那是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其实是那样有力量的一个人。

她走进去,看到床上流露出不安表情的许丹。

“你个傻瓜。”刘辛未憋了半天,嘴里只蹦出这四个字。

“什么啊?”病床上的许丹一头雾水。

“我都知道了啊。”她说着就低下头去,双颊飞满红光,像是刚跟人“感情深,一口闷”。

扫了眼许丹搁在床沿还绑着绷带的手,刘辛未深吸口气,鼓足勇气伸出爪子,按在那只垂涎已久的手上。

“是因为色汗症嘛,这有什么啊,你个白痴。”女生低低的声音像是从她厚厚的睫毛下飘过来的一样,许丹深感肉麻,虎躯一震。

所谓色汗症,就是人的汗腺功能失调后,流出有颜色的汗的一种罕见疾患。

“哎哟,那是不是还可以流出粉红色的汗来?”刚涨了知识的刘辛未心怀向往地说,这是多少女的一种病啊!郭琛用一种“你傻了么”的眼神飞速扫了她一下。

“我不会嫌弃你的啊。”刘辛未话音刚落,就感到她触碰到的那只手反过来握住了她的手。

“我到高考前,都不能打排球了……”

“我知道。”

“我基本上也跟体育特长生无缘了……”

“我也知道。”

“有可能……我只能上一个很普通的大学……”这才是真正让他伤心的地方吧,许丹耷拉下修长的眼睫毛。

“那又怎么样呢?”

“我是觉得……你成绩那么好……你能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我一直觉得,只有通过体育特长加分,才能让我站在你身边……”

是这样吗?许丹,你是这样想的吗?

你真是个,假一罚十的笨蛋呢。

“排球小将有这么容易认输吗?”刘辛未有点生气,这可不是她记忆里的许丹。

“这点挫折算毛线,我们一起努力好了。”

女生仰着脸对他说话的样子那么坚定,让他忍不住把她的话当成了真理。

“好啊。一起加油吧。”

许丹在夕阳里笑成金色,像古希腊的美少年雕塑。

“对了,你告诉我,你流出来的汗,到底是不是粉红色的啊?”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