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情感故事 > 爱情故事 > 正文

把属于你的爱埋在心底

点击数:329 收藏本文

 

###哈蕾说,落,谈一场恋爱吧!我笑了笑说,好。###

 

哈蕾说我穿上白色呢子衣服带上帽子很好看,于是执拗着要我带上帽子用手机为我拍下一张相片,还兴致勃勃的给我看,你看,照片真的显得你挺纯的,我捏过她的手机,哪有那么纯?倒是个自然的微笑,身材苗条,装扮淑女些,再无其他。

 

我还是决定把这张相片发到说说里,看看大家的反应,直到接收十五条评论里没有不良言语后,我下了决心把这张图片发给张明寒,张明寒说很好看,我终于克制不住漂浮的青春期小情绪上扬了嘴角。对于张明寒的感觉,我说不出来,我只是很想见他。我曾无数次对张明寒说,我是高峰之巅的纯洁花,容不得任何男人触碰,如果会有,那么我只能义无反顾的选择消失的无影无踪。他说,你已经很好了,不要那么压抑自己。

 

我打开厕所的水龙头冲去面颊上的余热,心不在焉的计划着如何逃课坐火车去北京看张明寒。

“你今天打算旷考?”尤笑樊站在女厕所的门口,身影映衬在大理石灰色墙面的教学楼里,我张大嘴巴的看着他,寻思着怎能连我在哪个教学楼上厕所都会知道。他看起来有些严肃。我拍了拍脑门,早已把这事忘在了九霄云外,却又瞬间反应过来,“是的,我决定旷考了。”

“你是不是疯了?”他扯着我的袖子不让我走。

“没有,我只是这次不想考试了而已。”然后头也不回的向寝室走去,打点简单的衣物打车去了火车站。走的时候,我穿上了那件白色的呢子外衣。

 

攥着K296次的火车票,我难以形容自己的心情,明天是星期六,我想象着他会休息,1040到站,这个时间应该很合适。我蜷着双腿坐在靠着车窗的座位上胡思乱想,想起在北京工作的同学曾挂电话和我说的那些话,我似乎又有些害怕和退缩,可是前行的火车它已经退不回来了,于是我闭上双眼,迷迷糊糊的睡去……

 

“我要到北京了。”10点钟我打电话给张明寒。果真,我下车的时候,张明寒就站在雪天里等着我,很执着。北京的雪下的像贼一样。我小心的迈着步子,却还是没等到他的面前,一只鞋子踩在一小块儿冰上开始找不到平衡,尴尬的挣扎着迈出去,却显然从不了心。他上前瞬间抓住了我的一只胳膊,我左脚在冰面上旋了一个圈圈,便被他拽进了怀里,面颊重重的贴在了他的胸膛。他敞开羽绒服,把我结结实实的裹进了里面。“大冷天的穿这么少,要命啊!”他嗔怪的说。“你不是说我穿这件衣服好看么?所以……

“你真傻,傻的可爱。”

 

“梓落,你让我喜欢上你了。”张明寒亲昵的说。

“那你女朋友怎么办?”

“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情,和她有什么关系呢?我对我的女朋友现在没有爱恋,我只是在旅行一个男人的责任,我真正喜欢的是你。”他撩去挡在我面前的发丝。

“我喜欢这样的感觉。”然后他就把我抱的更紧。

 

张明寒为我预定了北京华美伦酒店的标准间,是双床,他甚至为我买好了睡衣和生活用品,一切都太过于周到,虽然写道这里我觉得矫情的要命。他脱下衣服,换上自己的睡衣,直挺挺的躺在靠在里面的那张床上,我习惯性的去拉上暖黄色的窗帘。

“真的这么早就睡觉了吗?”我似乎有些失望的看着他,他不语,安静的闭着双眼,我也不再问。突然他又睁开了眼睛,“你赶快去洗漱啊!”我只是点了点头,就进洗手间冲了个澡,穿上他给我新买的睡衣出来了。睡衣是买回来后洗好并熨烫平整的,他说这样的衣服穿着才更卫生,更舒适。

他召唤我过去,“床已经温了,快进来。”于是我就钻进了被子里。

 

###我说,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暖床吗?一个男人用他的身体为一个女人温暖了被窝。###

 

他起身换下自己的睡衣就要离开,“你晚上不打算在这里住?”说完后才觉得这句话有些冒失,“谢谢你。”我仓促的补充道。他回过头来,“我一会儿会把门反锁上,任何男人敲门都不要给开,包括服务生,我已经和楼下的打好招呼了。”继而走到我的床前,温暖的抚摸着我的面颊,“你是高峰之巅的纯洁花,容不得任何男人触碰。”

 

张明寒刚刚离开5分钟左右,敲门声便响起,“谁呀!”外面没有回答的动静。“不回答我是不会给开门的。”

“开门!”是尤笑樊的声音,如果我没听错的话。我打开门,他的眼睛红的像是个兔子,显然是熬过夜的,浑身上下还沾着雪,有的已经化掉,头发湿漉漉的。

“我真服你,为了一个男人你居然连学业都可以怠慢!他咋就那么值得你付出呢?你就是一傻—B!说你啥好?回城的火车票已经给你买好了,你最好别再在这里继续得瑟!”尤笑樊把火车票一把狠狠的拍在我的手里,还不容得我说出任何的话语,转身离开。走廊里回荡起沉重的脚步声。

 

我捏着他塞给我的火车票,颓唐的坐在床上。或许还有一些故事我不知道,但不知道一定会比知道好,因为你一旦知道,就一定会觉得它可笑的想哭。卧室里除了安静的钟表声划过安静,剩下的只有通通的心跳声。当我冷得浑身打哆嗦的时候,钥匙划过门孔……“为什么不盖好被子呢?”张明寒将被子拉上来,拾起不知道什么时候掉落到地上的那张火车票,是Z15的返程软卧。张明寒安静的看着这些,一句话没说,只是抱着我,我知道,他所知道的关于我,关于尤笑樊。

 

“张明寒,你真的会一直喜欢我吗?”我抬起双看看着他眺向远方深邃的眸子,我猜不出里面所蕴含的内容,永远都是又多又复杂,他的话有些时候又总是说一半留一半,留得比说的都多。

 

###张明寒说,如果我是个玩感情只想上你的骗子,我可以骗你说,我也很喜欢那样的感觉,并表示可以欣然接受你可以跟我之外的男人也有这样的感觉,只要你快乐,但是很可惜,我不是,我很霸道,就算我们不可能在一起成为永远的伴侣,我还是希望我一个人霸占这你,做你可以有这种感觉的唯一男人。###

 

我终究还是决定踏上返回的车,临走的时候,张明寒带我去买了一件白色的羽绒服,他说穿上这个暖和,带上帽子依旧显得纯情。于是,我穿着它上了火车。我冲着车窗向他招手,我说,我还会回来的,他微微一笑,火车开动,越走越远。紧紧是四天往返,我却是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梦着,然后就留下了眼泪……

 

手机震动,是张明寒的短信。我走了,好好照顾自己,坚强一点,别再伤害自己,我会变成空气一直陪在你的身边,保持你的纯真,守候你的幸福。宝贝,相信自己是最好的女生,别再笨笨的了。梓落,我喜欢你。这也是最后一次对你说了,可能很多人对你说过,不过,我这只属于你的爱恋我会埋在心底,永远珍藏。自此给他打过的电话就再也没被接起,我知道他还储存着我的电话号码,他并没有换号。

 

我该怎样面对?回了学校,我像疯了一样的努力的学习,不旷课,每逢休息日,自习室里都会出现我的身影。这是爱的力量吗?压过一个春天,一个夏天,一个秋天……我说过我要去北京工作。然后我就把那些单纯的想法写在我的日记本里,写在空间里。

 

尤笑樊说,他会永远的支持我,只要我能够认真的对待自己的生活,家庭和学业。

 

同学们开始陆陆续续的走进婚姻的殿堂。生活的列车带着好多人远去,都走了,也是物是人非了。打算去北京工作的前几天,几个要好的同学为我送行,看着他们手里拉着的娃娃,我突然百感交集,我的那个他还会在北京等着我吗?他会和他的女朋友分手而选择爱我吗?

 

柏然为我夹了一筷子的爆炒鱿鱼卷放进我的碗里,你不是很爱吃鱿鱼吗?我看着他的眼睛突然间就想哭了。“你真的不喜欢尤笑樊吗?为了你他可真是没少付出,我想你应该给他一个机会。”我不语,继续大口大口的嚼着鱿鱼。“好吧,你还是自己考虑考虑吧!”我俩面对面,一杯接着一杯的周啤酒。

 

###柏然说,我相信你,你给我的感觉不会随着你的言语文字还有做法而发生什么改变。###

 

再次乘上K296次列车,这一次是尤笑樊和我一起去,他说他不放心我一个人去外地闯荡,非要陪着我,哪怕是看着我幸福。

 

去之前我并没有和张明寒打招呼,只想给他一个惊喜。我去了他的单位,他正好刚刚从里面走出来,手里领着个娃娃,右边有一个漂亮的女人。尤笑樊怕我哭,狠狠的拽着我的手让我淡定,可我却微微的笑了。我打电话给张明寒,没想到他会接通,我说我到北京了,他惊讶的说,真的吗?现在在哪儿呢?我说就在你的身后。他回转身体,看见了我以及我身边的尤笑樊,他向我走来。我一个拳头砸在了他的右肩膀上,“你行啊,到底把这个漂亮嫂子娶回家了哈!结婚也不告诉我一声。”

“你俩也终于走到一块儿了啊!”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看我们。“一起吃个饭吧!”我说好啊。

 

饭局上没有局促,我总是爱惜的去摸摸小娃娃,觉得可爱的要命,“尤笑樊,咋俩也要个娃娃吧!”张明寒和嫂嫂看着我咯咯直乐,尤笑樊则在桌子底下用大腿碰了碰我。我说,“怎么呢?你不乐意啊!”尤笑樊挠了挠头又去给张明寒和嫂子敬酒。

 

饭后,我拉着尤笑樊漫步目的的走在大街上,“在这里玩几天我们就回家吧!”

“你决定不在这里工作了?”

“我决定了。”

 

###尤笑樊说,把你对张明寒的爱深深的埋在心底吧!回到我的身边。###

 /若梓落(QQ1191487639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