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情感故事 > 爱情故事 > 正文

比我小一岁的男友跑了

点击数:12 收藏本文

 印象中,我只喜欢过一个比我小的男孩子,那是我初中生活留下的最丢人的回忆。他是我们数学老师的儿子,长着一张娃娃脸,我暗恋了他整整三年。就这样傻乎乎地到了初中毕业,即将分别了,才有朋友告诉我,其实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我喜欢他,只是我以为他不知道。这算什么嘛!

  从那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

  等到慢慢接触到社会上的人以后,我逐渐变得很刻意地喜欢比我大许多的男人。我似乎有种天生的好胜心理,在我看来,照顾一个“老”男人会让我产生很大的成就感。可是,就在这时,又一个比我小的男人闯进了我的生活。他叫林威,只比我小一岁,是邻省一个县城的,经常利用出差的机会来南京。

   他说他喜欢我,我直摇头,我比他大,我们是不可能的。他问我:“年龄真的那么重要吗?”也许对别人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我很重要。你可以比我大5岁、10岁,甚至20岁,可就是不能比我小。林威表示不可思议。

  其实我也尝试过,不去考虑年龄的因素,但是他做的很多事情,真是让我没有办法接受,而且越发觉得滑稽。还记得有一次他晚上打电话给我,说他出差来南京,让我去接他。我从城南赶到城北,穿着裙子在夜色中等了他将近3个小时,也没有见到他。那期间打他的电话,不是不接就是掐断。等我回家时已经快午夜12点了。我膝关节钻心地痛,他都没有跟我解释一下。我至今也不知道那次究竟是怎么回事。

  又过一个星期,他说和他姐姐来南京买东西,花光了所有的钱,回不去了。我赶过去给了他1000块钱。后来他竟然告诉我,他只是为了试探一下我是不是冲着他的钱才对他好的。我很早就说过,我把他当弟弟一样看待,可是他从来没有信任过,他根本不懂什么叫尊重。

  他母亲是县委书记,父亲在省直机关工作。尽管父母的感情并不是很好,但是他们也不会轻易地说离婚。于是,家里经常吵架,没有一点家的氛围。他也不可以和同龄人那样,过他们自己选择的生活,他必须走父母为他铺的路。也许在物质上他的确是得到了满足,但是他失去的是用再多金钱也换不来的。也因为这样的原因他没有真正的朋友,他们都冲着他妈妈的权力,利用他谋取他们想要的利益。

  他说:“只有你不一样,你从来不过问,甚至连我是做什么的都没有问过。我知道你是真的对我好,我做那么多的事也是因为怕了。也许我伤害到了你,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虽然我不知道他的家庭究竟是什么样的,我只知道如果他舍得抛开父母给予他的一切,他是自由的。可是他并没有那么做,因为离开他父母,他什么都没有,他也什么都不会。在我看来,他真的让我很讨厌,他把自己看得高人一等,觉得人人都是虚伪的,都是带着很强的目的性和他交往的。

  我冲着他吼:“你真的很了不起吗?你也真的很了不起,因为你有个好妈妈。这就是很多人做不到的,不过,你想过没有,除了这个你还有什么?你还会什么?你连起码的尊重人都不会!”他有点懊恼:“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我拍了一下桌子:“我只是教你怎么做人,因为我比你大,因为我吃的苦比你多,因为我接触的人比你多,因为我……”

  他愣了一下,说:“那我问你,你现在还愿意做我的女人吗?”我真是被气死了,他居然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我用很奇怪的语调说:“县委书记儿子的女人?你也真看得起我。”“为什么用这么怪的口气?我真的想带你走。”“带我走?带我去哪?我用什么样的身份跟你走?”他却不耐烦了:“我已经说过很多次,我喜欢你,你为什么还要问?”

  我端起桌上的咖啡,泼向他。他这个无耻的男人,到了现在还在用官腔跟我说话,还自以为是。我指着他的鼻子说:“我警告你,我不是那种贪图虚荣的人,你找别人吧。还记得我上次给了你1000块钱吗?我们这一年来的交往就值那么多。”他在后面喊着什么,我已经听不清,我有种被人侮辱的感觉,侮辱了什么?说实话,走的时候我哭了。哭什么呢?哭自己受到了侮辱、委屈?还是哭自己亲手把垂手可得的肥肉丢到了垃圾箱里?

  后来,朋友帮我打听了这个人,他所说的父母的身份是真的。虽然他年龄不大,但是早就订婚了,未婚妻是他父亲领导的女儿,年龄不够,所以只是订了婚。我浑身冒冷汗,难怪那个时候他只是问我,愿不愿意做他的女人,而不是女朋友!我真的很庆幸自己没有陷进去。

  我不甘心妥协于生活,总担心自己的梦想有一天会锈迹斑斑,心情在种种矛盾中有时会降到冰点。以至于后来我迷上了游荡,因为总是呆在一个地方,我会感到厌倦。重要的是,我始终找不到可以停留下来的理由,所以,一直在游荡,一直在逃避。孤独,我真的觉得很孤独,所以偶尔我会放纵,多半是选择在夜里,因为城市萧条的夜晚会让我因为冷清的恐惧而失望。

  我以为这个人从此以后就会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但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我好朋友柳青的母亲给我打来电话,问我是不是和她在一起。我说,没有,我已经半年多没见她了,发生什么事了?

  电话那边断断续续说:“柳青,跑了。”我顿时傻了,柳青是我们几个朋友中最乖巧的一个,怎么会?仔细询问才知道,她交了个男朋友,因为那个男的比她小,家里人很是反对,她一气之下就离家出走了。

  我立刻打电话给柳青,她却一直关机。直到第三天,我终于打通了。柳青的确是和那个小男人跑了,在我保证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的前提下,柳青给了我她的地址。当我见到那个小男人的时候,我差点昏厥过去——他,竟然是林威!但他见到我的时候并没有多少的惊讶,因为他早就知道我和柳青是好朋友。我似乎可以看到他眼神里掠过那么一丝得意。

  我傻站着,不知道先骂林威还是先劝柳青。就这样,我们三个人僵持着。显然,柳青是不知道我和林威的事情,她跟我煞有介事地介绍起林威。我没好气地说:“我们认识,他就是我跟你提过的,比我小一岁的、无耻的男人。”这下轮到柳青昏厥了。

  林威冷笑了一声,揽住柳青的肩膀,挑衅地冲着我说:“我无耻吗?你问你的好朋友啊!”

  我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冲上前,揪住他的衣领,质问:“你究竟想怎样?”他并没有反抗,甚至没有挣脱,倒是柳青慌了神,在一边鬼哭狼嚎。我愤怒地冲着她喊:“你给我闭嘴!”

  林威轻蔑地说:“冷静一点吧,你不是自诩自己比我成熟吗?怎么遇到事情这么冲动?”我渐渐松开了手,然后用膝盖狠狠地顶了一下他的肚子。他立刻弯下腰,嘴里咒骂着什么,我已经不想去听,拉过在一旁已经傻了的柳青逃也似地离开了。

  其实柳青跟我提起过,她交了一个比他小的男朋友,我当时也只是随便附和着。虽然我不能接受男孩子比我小,可我也没有权利要求别人跟我一样。

  我跟柳青说:“我饿了,跟那个混蛋扯一阵子,真累。”于是我们找了一家很小的餐馆,她说:“我钱不多了,只能将就着吃了。”我摆摆手:“我请你吧,你还是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办?”

  柳青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我真是着急,你怎么拉?想说什么就说。她这才开口,“其实他对我挺好的,年龄有什么关系呢?你不也说过,年龄根本不是影响感情的最关键因素吗?我只是想给自己一次选择的机会,一直以来我都是听他们的。为什么你可以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我就不可以?”

  我安慰柳青,同时也提醒她,“你想过没有,他比你小,感情方面他可以玩,你呢?你能玩几年?女人和同龄的男人在一起都怕自己会老得快,更别说你比他大了,你还能玩几年?你就为了这个和父母作对吗?你觉得这个男人值得吗?你放弃你父母和他在一起值得吗?可靠吗?”

  阴郁笼罩着她忧伤的眼神,凄迷的泪光仿佛寒彻心脾,叫人心疼,让人心碎。她哽咽着说:“我没有想那么多,我真的喜欢他。为什么我没有恋爱的时候,父母死命地催,而我现在找到我爱的人,他们怎么又不同意了?”

  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因为我的确掺杂了自己的个人感情进来,可我就是觉得林威没安好心,却又说不出来个所以然。因为我的确不知道他现在究竟有没有和那个省领导的女儿结婚。想到这,我冲着店老板喊:“给我两瓶啤酒。”

  柳青有点慌,说:“你干吗呢?现在感情上受磨难的是我,不是你哎,你借酒浇什么愁啊?”

  我慌乱中将杯中酒仰脖而尽,然后尴尬地用手抹去留在嘴角的泡沫。这时,我实在憋不住了:“柳青,你知道吗?我们曾经有过一段。”柳青目瞪口呆,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我不顾她,继续说,“但这不是我反对你们在一起的真正原因,而是因为你对他一无所知。你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吗?”

  “他是老师啊!怎么了,我不是曾经告诉过你的吗?”柳青满脸不屑地说。

  我大笑,惹得其他吃客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有点不好意思,于是收敛了一点,说:“那我们先不说这个,你知道吗?他曾经订过婚,最后结了还是没结,我就不知道了。你想想,你为了他从家里跑出来,他为什么不带你去他家呢?”

  柳青“腾”地站起来,“你,你,你怎么这样?因为他曾经抛弃你,你就这样污蔑他,想分开我们?”她这样激动的反应是在我意料中的,所以我并没有吃惊,更没有与她争执下去。我扒了几口饭,跟店老板结了账,冲着还在生气的柳青说:“那我们亲自去问他。”

  到了他们临时的住所,才发现林威已经跑了,之所以确定他跑了,那是因为他的衣物也没了,打他的手机是关机。柳青顿时就傻了,说实话,我也傻了。虽然我曾经很恨他,但是我一直在心里祈祷林威是真的爱柳青,毕竟柳青是我的朋友,我不想她受到伤害。

  可是,这一切证明我的希望落空了。

  我带着伤心欲绝的柳青回到家,我什么都没有告诉她的父母,只是希望他们能够理解她,给她一段时间。

  这样一个男人,深深地伤害了我们,可是,那个女人呢?那个与林威订了婚却不知道有没有修成正果的女人呢?她究竟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为什么受伤的都是女人?我欲罢不能,号啕大哭,谁也阻止不了。

  开始的开始,是我们在歌唱;最后的最后,是我们在流泪。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