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情感故事 > 爱情故事 > 正文

戏剧化的爱情路上,我还能够陪她走多远

点击数:11 收藏本文

 一

  6年前,25岁的我升职为部门主管。聘书下发的当晚,一位好友邀请我去附近的酒店庆贺。席间他又叫来许多之前我并不相识的朋友凑热闹。喧嚣的人群中,小曼如一株水仙,瞬间就吸引了我。当时她坐在靠窗的一侧,穿白色衬衣,黑裤子,烫过的长发扎在脑后,清爽干净,脸上看不出妆容,唇自然红润。

  酒酣耳热之际,在场的五对男女玩互选游戏。因为我是主宾,由我先选。我红着脸在小曼脸上扫了一眼,小曼就在众人的哄笑声中落落大方地坐到我身边。大家各自选定之后,像真正的恋人一样拥着喁喁私语。我垂着头,正不知怎样开口,小曼却柔声讲起她的男朋友。他们是大学同学,他毕业后留在省城,而小曼却回到家乡。每个周末,她都要坐6个小时的火车去男友的城市,为他洗衣煮饭,临走时又在冰箱里准备足够一个星期吃的食物,然后再坐6个小时的火车返回来。这样的生活已有两年。

  我怜惜地问:“为什么不考虑调到一个城市?”小曼惬意地说:“看过《周渔的火车》吗?周渔的爱情就在那列火车上。火车承载着她的矛盾、欲望和对爱的幻想。而我和周渔一样,喜欢在奔跑的火车上想念一个人的感觉。”虽然我不能完全理解和赞同小曼的这份与众不同的爱情,但她美丽的身影、浪漫的气质却给我留下深深的印象。

  二

  两个月后,在酒吧同小曼意外相逢。时值初秋,穿着紫色纱裙的小曼醉眼■■地倚在我怀里。出租车里,小曼把头埋在我腿上,昏然欲睡。我只好带她来到公司分给我的小公寓。

  床上,她的睡姿很美,有女人特有的娇媚和高贵。我压制着加速的心跳,悄悄退到客厅的沙发里。凌晨两点,卧室门被推开,没等我爬起来,睡眼惺忪的小曼已蹲在我面前,轻声说:“我突然厌倦了火车上的生活,我觉得那样的奔波已经让爱情变成了一种负担。你能够给我一份温馨的生活吗?”我不假思索地点头,紧紧把小曼搂在怀里。

  三

  那段日子很幸福。每天下班后,我们一起逛商场、超市,吃过晚饭手牵着手散步。每个月,我及时把工资一分不少地交给她,然后仔细计划着花钱,并约定到明年秋天买一幢按揭的房子,这期间,我们各自见了双方父母,老人们也都很满意。

  春节过后,小曼怀孕了。我正想劝她把孩子打掉,她却欣喜地对我说:“我要做未婚妈妈了。”初时我以为她是在开玩笑,便婉转地提醒她:“按我们的计划,还有大半年才能结婚,我们的父母都是保守的人,未婚生子会让他们面上无光,还有同事们又会怎么看?这样的小城还没有开化到不用顾及常理的程度。”小曼固执地说:“成为众人的焦点有什么不好?我就是想听到人们在我背后议论,这种神秘感多有趣啊!”

  小曼开始去商店买小孩子用的衣服,并且逢人便问做妈妈的感觉。半个月后,我在同事的目光中发现了不解和鄙视,并且小曼的妹妹偷偷找到我这个未来的姐夫大吵了一架,问我是不是不想负责任。这个时候,我才明白,小曼是刻意想做个未婚妈妈的。

  正在我被小曼不可理喻的想法弄得焦头烂额时,医生告诉小曼她身体有炎症,不能要这个孩子。做掉孩子的时候,我感到一阵轻松,可小曼却哭了一晚上。第二天单位通知我马上去深圳处理一个突发事件。5天后我回来时,小曼失踪了。在床上,我看到小曼特意留下来的影碟,一部获奥斯卡奖的片子:《未婚妈妈》。

  四

  没有小曼的日子我一直在反思自己,虽然小曼有点任性,喜欢按照戏剧化的情节幻想,但我是爱她的,如果她能够回来,我一定更加关心她,好好呵护她。

  半年后,我正在办公室给部里员工开会,忽然有人敲门,长发披肩的小曼袅袅婷婷地站在门口。顾不得那么多同事在场,我飞快地奔了出去:“小曼,你终于回来了!”

  西餐厅里,小曼歪着头问我是不是真的没有女朋友,我苦笑着点头,反问她,你认为我会轻易就把你忘记吗?小曼皱着眉,满脸的失望:“我总感觉你应该有一个女朋友的。”

  晚上,小曼睡熟后,我不经意间看到了她枕头下的日记。当她失去孩子后,去了南方的一座城市打工。到那里的第一天,她心中就有一个计划,那就是半年后一个确定的日子里,她会在我单位门口找我。然后我在西餐厅吃下最后一口牛排时说,我已经有了一个女朋友。然后她会哭,求我再给她一次机会。之后她还会去这个新女朋友的单位求她,让她离开我。最后,小曼还设计了三种结局,一种是她想通了,认为我已不再爱她,洒脱地离开。另一种是经过一段日子的明争暗斗后,新女朋友不堪忍受,负气离开。还有最后一种是两个女人结成同盟,一起离开我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

  合上日记,我实在是哭笑不得。从整个过程看,我不像是小曼的爱人,只像是戏台上的玩偶。我一直把小曼这种不可理喻的想法看作是孩子气,不成熟,现在不得不认真地考虑了。难道,她真的想把电影电视中的情节演绎到生活中来吗?

  五

  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小曼做了我的新娘。但不知道为什么,新婚开始,我就时时刻刻提防小曼。比如她看哪部电视剧时间久了,我就会触目惊心,有很多次都梦到剧中的情节又发生在我们身上。

  小曼再一次怀孕后,我的心才稍稍安定下来。那段日子小曼一直休假在家,每天吃饱便睡,胖得很可爱,我的心里就暖暖的,我想有了孩子的女人就会长大了,也能够忘记以往不切实际的想法,开始真正的生活。

  女儿一周岁时,小曼有了情人。那是当地的一位画家,长长的头发,很有艺术气质。一个月后,我把这对情人堵在那个男人的画室门口,看着赤裸着身体的小曼,我说我们离婚吧,女儿归我。

  小曼再一次离开我的生活。半个月后,我却在家门外看到泪流满脸扒着门缝向里面张望的小曼。心下一酸,我强忍着怒火让她进来。她亲过女儿后,眼神迷离地问我:“你怎么会同意我看孩子呢?你应该拒绝我,然后把我打出去。”我冷眼看着这个有点神经质的女人:“那是《安娜·卡列尼娜》中的情节吧?可是小曼,这里不是作家笔下的庄园,你也不是安娜,你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小曼,我求你醒醒吧,生活不是戏剧,正视一下真正的生活吧。这个家需要你,孩子更需要你,你早点回头吧。”小曼猛烈地摇着头,未等我说完就推开门跑走了。室内,我大笑着自言自语,安娜卧轨自杀了,小曼不会,因为我没有按书中的情节不让她看孩子。

  六

  小曼再次消失。

  3个月后的周末,她给我电话让我参观她在城北的新家。她穿着粉红的睡袍打开门的刹那,我知道我还是爱着她的,她眼神里的忧郁让我心痛。我拍拍她的肩膀说,和我回家吧。

  小曼再一次回来了。可是我感觉有好多时候我已经力不从心。她无意中的一句话我都在脑子里下意识的想到会不会是某一个戏剧情节的安排。我已经达到了杯弓蛇影的地步。

  5个月后,因忙于单位的一个工程,我一周没回家,小曼再次不辞而别。这次留给我的是真正的剧本:《娜拉》。

  我再次和女儿一起生活。对小曼的出走我已经麻木,也不屑于去找她,甚至吝啬到不打一个电话。我知道她一定还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在心里秘密计划着下一个剧情。而我,早已没有看剧的心情,更没有参演的乐趣。我有的是后悔与害怕,更多的是无奈。

  也有同事给我介绍新的女朋友,可我一直没有决定是否彻底放弃小曼。我曾去图书馆查过戏剧的定义,就是由演员扮演人物当着观众的面表演。我们这场戏剧化的爱情故事里,只有演员,没有观众。所有的一切,只是小曼倾情的演出。

  我爱小曼,我仍满怀期待地等,可是小曼真的能够走得出来吗?我希望有人能给我一个答案。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