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情感故事 > 爱情故事 > 正文

香水,只剩半瓶

点击数:18 收藏本文

只是点起一支烟,她说,她是别人的情人,我们却又是情人。
    我说,那我们私奔吧?

    认识她的经历很奇怪,我不知道那天为什么会去买衣服,也许是哪根筋搭错了,我喜欢黑色和白色,但我很少去买衣服,男人,靠的是力量和沧海桑田,我从来没有试图去征服一个女人,我的世界不是黑就是白,没有灰色和暧昧。

    可是,拉起为换衣服而隔起的帘子,她的腿就暴露在了我的面前。

    我很少见女人的大腿,我不算好色,但是我还是能够感觉到我眼神凝滞时的心跳声:咚咚咚咚。

    她拉衣服的手停住,原来低着的头半抬着,看着我的眼神淡定、冷漠,当然还有一些不屑。

    我忘了说对不起,放下帘子的那刻,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让我忘了我拉开帘子的目的。


    夏天,我能够清晰的闻见我的汗臭味,我脱T恤从领部开始,迅速而干脆,我不算强壮,但是结实而线条硬朗。我拿起我喜欢的黑色,还没穿上,已经感觉到一股气息叫做粗犷与不羁。

    我感觉到一股风吹来,风中有淡淡的香气,我转身,故作镇定。

她的头半抬着,眼神淡定、冷漠,当然还有一些不屑,上上下下对我打量一番后,脸上的表情告诉了我她的故意和恶作剧。

    “你还没有对我说对不起,如果你说了,我就不会看你了。”她的声音柔软而温润,理由奇特而个性。


    我请她吃了午饭,简单的炒饭,我知道了她叫“冬冬”,和我的心跳一样的冬冬,不是春春和秋秋。

    我一直以为,我是个男人,我喜欢蓄胡子,也已经不再看爱情文艺电影,走在城市的街道,安静而不动声色,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咚咚咚咚。

可是,她在的时候,我更像个男孩,不知所措,茫然而迷恋,渴望而炽烈。

    我喜欢她身上的香水味,于是买了一瓶给她,用了一个月的工资。我不喜欢香水的英文名字,反而矫情而俗气。而她是不俗的。

    他给她每个月的零用钱,足够买一箱香水。她说,她不是看他的钱,她是报恩。

    他有妻子和儿子,可是他有钱,所以可以拥有她。

    她认识他之前,没有男友,可是她没有钱,又急需钱,所以让他拥有了她。


    这个世界,男女之间的道理很简单,简单得两句话就可以概括,可是概括不是提炼,因为,人生没有质量。

    她只是点起一支烟,她说,她是别人的情人,我们却又是情人。

    我说,那我们私奔吧?
    她笑起来的样子像长期晒不到阳光的花,沾染了妖气:你需要爱护,他需要照顾。

    爱情很简单,简单得只要我爱你你爱我就可以,爱情很复杂,复杂得除了我爱你你爱我外都是问题。


    我的世界除了黑就是白,没有灰色和暧昧,所以我离开她的时候,可以允许自己颓废,却告诫自己不再留恋。

 

    只是给了我一个短消息:香水,只剩半瓶了。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