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名人故事 > 名人轶事 > 正文

雷锋做文艺兵

点击数:47 收藏本文

三个月的新兵训练结束了,雷锋、王延堂、乔安山和另外几个战友被分配到运输连当汽车兵。

工程兵部队里,汽车兵是技术兵种,新兵们人人求之不得。雷锋以前也曾经多次表态,“服从部队需要,当个什么兵都行。”刚散会,他就马上找到了指导员。

指导员颇感意外,说:“小雷,你对当汽车兵有什么意见吗?”

雷锋急忙回答:“我服从革命需要,当什么兵都行。

革命需要我去烧炭,我就去做张思德;革命需要我去堵枪眼,我就去当黄继光。我就是想问问……”他声音渐渐低了,忽又鼓起勇气,“指导员,当汽车兵能上前线吗?”

指导员看透了雷锋的心思,微微一笑,说:“现代战争中,并不是只有跟敌人拼刺刀才算上前线。抗美援朝战场上,我们的钢铁运输兵昼夜兼程为前方输送物资,天上敌机扫射,地下炮火轰击,含糊一点都不成。”

雷锋兴奋地一个立正,响亮地回答:“指导员,我明白了,保证好好干,当一名合格的汽车兵!”

那天晚上,雷锋异常激动,在日记里写了一首小诗,第二天在新兵营解散前夕的文艺晚会上,他朗诵了这首《当我穿上军装的时候》的小诗:

小青年实现了美丽的理想,

第一次穿上了庄严的军装,

急着对照镜子,

心窝里飞出了金凤凰。

党分配他驾驶汽车,

每日就聚精会神坚守在车旁,

将机器擦得像闪光的明镜,

爱护它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

……

第二天清早,新兵们打起背包,准备奔赴(fù)各个连队,短短三个月的相处,大家已建立了浓浓的战友之情。临别之际,大家互相留言,互相鼓励,相约在不同的战斗岗位上做出好成绩。

早饭后,正准备上车,通信员突然跑来,叫雷锋马上到连部去一趟。

雷锋一怔:“我不是到运输连吗?怎么回事?又变了?”

说着急忙来到连部,指导员不慌不忙地让他坐下,然后说:“雷锋同志,你暂时不下连队了,领导给你一项新的任务。”

原来,昨天晚上新兵连开文艺晚会时,团俱乐部主任特意来参加,为的是给团里战士业余演出队物色演员,雷锋朗诵的那首诗赢得了满场热烈的掌声,当然也就引起了团俱乐部主任的注意。

这个消息对雷锋而言有些突然,让他有点措手不及。

他的第一反应是:“指导员,参加演出队还能跟部队一起行动吗?”

“当然了。”

指导员告诉雷锋,部队要到抚顺去参加一项重要的建筑工程施工作业,演出队的任务是排出一台反映部队生活的节目,再去为施工部队演出。

“怎么样?有困难吗?”

雷锋虽说没有思想准备,但既然是组织上的决定,他什么都没说,绝对服从命令,背起背包就出发。

人齐了之后,演出队开始排练。但存在演员少,节目多的状况,于是只好“一兵多用”,同时担当几个角色。

领导让大家充分发挥特长,集思广益,能演什么就报什么节目,尽可能把节目搞得丰富多彩。

雷锋怀着极高的热情,一口气报了六个节目,且都是自编自演。包括诗朗诵、快板两个单人节目和三四个集体说唱节目。大家不禁替他有点担心:这么多节目,恐怕台词都不太好记吧?

但雷锋信心满满,他说:

“相信我,没问题。”台词一拿到手,他就起早贪黑地背起来,吃饭的时候也口中念念有词,睡梦中还在比划动作。功夫不负有心人,雷锋早早地将台词背得滚瓜烂熟。

但是正式排练的时候,问题出来了。雷锋的湖南口音太重,在集体演出中相当惹“耳”,他一开口众人就发笑。雷锋自己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急忙找人请教,一句一句地纠正语音。练了好几天,有些进步,但一进入正式排练,还是存在口音的问题。领导急得直挠头,因为离演出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了。

后来,为了不影响演出质量,几个领导经过研究,决定把雷锋撤换下来。其实做出这个决定,几位领导心里都不好受。这段时间以来,他们亲眼看着这个小战士是怎样刻苦地排练,怎样废寝(qǐn)忘食地准备,付出这么多之后,突然说要把他撤换下来,心里一定不好受吧,会不会因此而闹情绪呢?

正当领导准备找雷锋做思想工作时,他主动找来了,要求把他换下。他说自己一开始只看到需要人手,激情冲昏了头脑,没有考虑到自己的口音问题,结果给领导添了麻烦,影响了排练进度。他诚恳地说:“我虽然不能上一线了,但是二线工作我一定积极做,相信我能做个好后勤。”

从第二天起,他不再参加排练,将工作的重点从台上转移到台下。为了保证排练顺利演出,为了保证演出的质量,他积极主动地包揽了后勤的很多工作,为了提高服务的质量,可谓想尽一切办法。

演出队没有条件自办伙食,只能在机关留守人员食堂就餐。30多个兵一起来吃饭,加上伙食标准、开饭时间等不统一,时间久了,机关干部和炊事员都对此有意见,引发了不小的矛盾。演出队员成了不受欢迎的人,冷言冷语就不说了,有时来晚了还没饭吃。在这种情况下,雷锋主动提出自己到伙房去帮厨。他说,演出队吃饭是个大问题,伙房那边也有自己的难处,他去帮帮厨,或许能解决点问题。雷锋一去帮厨,人们都反映一日三餐吃得好了,工作起来更有干劲了。

还有件事让演出队的同志们很感激雷锋。演出队30来号人只有一个开水瓶,从食堂打来开水,根本就不够大家喝。排节目又说又唱,不喝开水怎么行?雷锋不愿看着大家忍受这种艰苦,就捡来一些碎砖头,在营房外架起个小炉灶,从伙房借出一把白铁壶,拾点干树枝,给大家烧开水喝。水烧开了,他就提着壶,给大家挨个在杯子里晾上,让大家能随时喝上白开水。同志们感谢他,他总是笑笑说:“我台上没事,就在台下用功,免得在演出队‘失业’!”

还有件小事也让大家记忆犹新。排练过程中,有个集体朗诵的节目需要几件便装。俱乐部主任和演出骨干正在商量到哪去借,坐在旁边的雷锋听到了,就问需要什么样的服装。主任以为他又想承担借服装的任务,说帮厨、烧水就够忙了,这件事有专门的人负责,让他不用操心了。

可是他还是追着问,明白要求之后。他拖出他那只红皮箱,从里面翻出一件旧工作服上装,一条深蓝色料子裤还有当年跳舞时和杨华他们一起买的那件棕褐色皮夹克。“你们看这几件能用吗?”大家一看,都喜出望外,这不正是要找的衣服吗?

雷锋就是这样,在任何需要的时间,任何需要的地点,他都毫无保留地奉献自己的一切。

一个月后,演出队来到抚顺,开始在各施工工地巡回演出,雷锋却在此刻接到了回运输连的命令。雷锋启程回连队的那天,演出队的同志们都前来相送,俱乐部的领导望着雷锋渐渐远去的背影说:“这样的同志,在哪里都是好兵!”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