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名人故事 > 名人轶事 > 正文

我并不是不可触摸的“谋女郎”

点击数:24 收藏本文
div>

从第一次曝光到现在,“十三钗”中的“玉墨”倪妮仍然像是一个谜,你知道得越多,越觉得她不可触摸。今年23岁的倪妮,并不是如网上所传是倪萍的侄女,她出生在南京一个很普通的家庭。小学就读于南京长江路小学,初中考入市九中,高三时转到盱眙中学,2007年考入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此前并无影视表演经验。

 

那么倪妮到底是怎样被张艺谋看中的?其实这是女孩人生中最幸运的一次机缘巧合,她本身不是学表演的,学的是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当时剧组副导演去选演员,希望找一个既会说英语又会说南京话的女孩。班主任给倪妮打电话,让担任班长的她通知班上符合条件、有兴趣演电影的女同学去报名。有趣的是,副导演去学校挑选演员时,她恰恰不在,没能赶上面试。老师觉得倪妮很合适,就把她的照片给了对方。第二天副导演蒲纶给倪妮发来一条短信,约她谈谈。后来倪妮才知道,她竟是窦骁、周冬雨的经纪人!

 

“当时蒲纶姐给我们拍了一个视频资料,很短,我站着随便说了几句南京话。拍完视频资料后近一年没人跟我联系。”2008年的一天,倪妮忽然接到蒲纶的电话,说张艺谋导演正在上海,让她过去与他见面。

 

倪妮知道张艺谋是非常有名的导演,她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当演员,所以第一次见面很紧张,连妆也没化就去了。见面后,张导和蔼得就像身边的长辈,倪妮立马感到很亲切。张导让她在现场跳了一段舞,倪妮小时候学过拉丁,表现很棒。又了解一些别的情况后导演告诉她,往后每年的寒假和暑假到北京培训表演和英语。

 

高标准的张艺谋,为了让一群女孩子达到演出效果,对“十三钗”采取了几乎封闭的训练,让她们找70年前歌伎的感觉,还找来八十多岁的老人讲述那时歌伎的生活,指导着进行练习。

 

走路要穿着旗袍走,要跑要跳,姿态要符合人物特性。据说倪妮扭腰就练习很多次,扭动的幅度一次比一次大,很不容易;打麻将主要是要培养那种神态,那种感觉。之前女孩们都是没摸过牌,先学牌理,垒牌,砌长城,难度挺大;学抽烟时,倪妮发现那个香烟是很粗的烟,没有烟嘴。第一次抽完感觉身上没力气,想睡觉,就在那趴着不动。这个训练的重点倒不是要学会抽烟,而是这个烟怎么拿,怎么放到嘴上,要有风情,要有那个年代女人的神态。

 

“然后南京话也是需要培训,虽然我是南京人,但是老南京话还是不一样。要重新练习上世纪30年代南京话的感觉,现在已经有点偏向普通话了。”此外,她们还学习琴棋书画,比如绘画、唱评弹、弹琵琶等。

 

初次上镜,

 

与好莱坞大腕演对手戏

 

“当时就知道你会演玉墨吗?”记者问。倪妮说不知道。一开始都是在一起训练,还没有确定。其实大家内心都很忐忑,不知道会不会被选中,也不知道自己将会演什么角色。最有趣的是,张艺谋和“十三钗”有保密约定,连最好的朋友都不能知道要演这个电影。大三暑假,倪妮和朋友四个月没见面,她经常会收到短信:你怎么消失了,去哪里了,在北京还是在家里?

 

而片中男主角的甄选过程更是艰辛,起初张艺谋和张伟平就确信,必须有一位重量级西方演员出演这个角色,因此,传教士这个角色张艺谋挑了好几年。看了《金陵十三钗》的英文剧本后,斯皮尔伯格便以好友的身份再三向他推荐了克里斯蒂安·贝尔。他小时候还来上海拍过戏,张艺谋觉得很有意思,以中国人的看法,像是一个轮回,直到大部分角色都敲定后,他才去美国和贝尔谈。对倪妮来说,让这位奥斯卡金像奖得主跟自己做搭档,最初她真的非常紧张。但是见面之后,贝尔的亲切一下就让她松了口气。因为他和张艺谋导演一样,完全没有大牌的架子。

 

对于倪妮这个新人,贝尔说:“我其实最喜欢跟新人表演,因为他们能够给观众驚喜。”他认为倪妮非常聪明,她是一张白纸,但学得很快。特别是倪妮要演大情绪的戏,他绝对不会去打扰她。但是发现她很紧张,又会讲一些笑话让她放松下来。贝尔知道英文不是倪妮的母语,所以对于这个方面也很宽容。因为每天他一到场就会跟导演和演员开会,讨论剧本,修改台词。他都会找一些简单的词语来帮助倪妮记忆。有的时候倪妮会忘词,还有时候情绪不到位。贝尔都像大哥哥似的及时鼓励她,当拍完一场戏的时候会跟倪妮说Good job,你做得太棒了!然后给一个温暖的拥抱。

 

倪妮印象较深的一场戏是,“玉墨”和贝尔坐在楼梯上,向他讲述自己的不幸身世。为了在拍摄时情绪到位,倪妮前一天晚上就开始酝酿情绪,还专门看了《廊桥遗梦》,哭得稀里哗啦,第二天眼睛都是肿的。第二天拍摄前化妆时,又听到了伤感的音乐……但是到了实拍的时候,她就是哭不出来,一直“磨”到晚上八点多,敬业的贝尔拍完了自己的戏没走,仍然留下来为她搭戏,让女孩既感动又有压力,反而更加哭不出来。正在百般无奈时,一位生活老师在她耳边说:“倪妮你看,所有人都等着你,你觉得自己委屈吗?你难道就只有这点能力吗?”没想到这个时候,她的眼泪刷地就流下来了,结果那条戏一遍就过了。事后才知道,这是张艺谋授意的,他料定听了这话倪妮准会哭。听到这事,连贝尔都对老谋子佩服异常。

 

还有一场戏最令倪妮难忘。影片中,玉墨爱上了贝尔饰演的约翰·米勒,在赴死的前夜,她与贝尔有场激情戏。

 

虽然事先倪妮已经跟张艺谋要求过清场,最多有两台摄像机,以免影响情绪,但真正上场时还是紧张得不行:“我快要上场的时候,心情很复杂。我并不是专业演员出身,也从来没有在陌生人面前脱过衣服,而且还是激情戏,这让我很难接受。本来和贝尔搭戏就很紧张了,再加上这样的激情戏,那么多人盯着,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正当“玉墨”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副导演璐璐对她进行了开导:“贝尔和其他剧组工作人员都是非常专业的,他们对这样的戏已经习以为常了,不必觉得难堪,作为演员,只是在履行做演员的职责,是敬业的表现。”一番话让“玉墨”冷静了不少:“的确,我是玉墨,我深爱着这个男人,我深知自己不可能有生还的可能了……明天我就要奔赴‘战场',任人宰割,但是今晚……我希望在和我爱的男人分开前,好好享受这短暂的接触,想要把每一分每一秒都珍藏在脑海里。”于是,“玉墨”给了张艺谋一个笑脸,并告诉他“没问题!”

 

“实拍很顺利,基本上是一次过,导演很开心,贝尔也夸奖我做得很好,并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倪妮坦言,这次的表演经验完全颠覆了自己以前对演员的看法,要有知识有文化,有低调敏感的心,不要有杂念 。

 

后来在首映式之前的看片会上,不少观众看得泪流满面,大家纷纷表示:这个玉墨够给力,有汤唯《色·戒》中的气场!

 

小清新坦言:

 

未来不会走性感路线

 

人们难以想象,片中的“赵玉墨”妖娆、婀娜、风尘相十足,但褪去旗袍、洗去脂粉的倪妮,看起来纯净清丽、羞涩、笑容灿烂,甚至有些小清新。不同于周冬雨和董洁的青涩,这位被寄予勇夺奥斯卡“小金人”厚望的新人,反而带有不少巩俐、章子怡的成熟风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她回答每个问题聪明而有条理,态度从容而淡定。她表示,银幕后面有很多人推动了她的成长,帮助她完成了对玉墨的塑造。

 

甚至有人说,她在片中的表现已经超越了男主角、好莱坞明星贝尔,成为最大的亮点。不少人也看出,倪妮的长相和气质跟张艺谋历来偏爱的风格不同,她好像不是巩俐、章子怡、董洁、周冬雨那个路数。被问到自己的审美标准是否发生了变化时,张艺谋半开玩笑地说:“当年的《红高粱》要一个有乡土气息的,一个土妞。这次要一个秦淮河的头牌。”

 

谈到对张艺谋的印象,倪妮说因为自己是一个新人,很多时候都达不到导演的要求,但是张导真的非常非常耐心,从来没有发过脾气,甚至从来没有大声过。如果有小的调整,他会通过对讲机告诉她。如果演得不准确、不到位,他就会走到她面前,跟她说戏。有时候重复拍了10遍、20遍,张艺谋一样笑得很开心。但是倪妮知道,他身上有多么大的压力。

 

同时,张艺谋还特别勤奋。拍摄时很辛苦,一周7天,拍完以后已经很晚了,他回到宾馆,还得剪电影,还得赶时间,但是每天早上起来都能看到老谋子精神饱满,这让倪妮很吃驚。

 

一夜成名后,倪妮片约不断。据张艺谋透露,已经有几位美国独立制片导演,想邀倪妮拍戏,多部国际大片向她伸出了橄榄枝,不过自己会为她好好把关。

 

在接受《可凡倾听》栏目采访时,当摄影记者给倪妮拍照时,她都要求不要拍太性感的造型。而女一号玉墨是秦淮河畔的头牌,举手投足风情万种。这可跟性感、妩媚的玉墨太不像了。倪妮说离开了拍摄环境再要做出那个样子确实特别不好意思,她的家教很严格。“我要是平时像玉墨那样走路的话,我爸会打我的。”所以,以后她也不会走性感的路线。

 

更令人感到驚奇的是,生活中的倪妮还“很土”:从没买过高档衣服和化妆品, 没有QQ,也不爱秀,开微博也是前不久的事儿。甚至连化妆都不会,因为家里人一直教育她,自然、真实和自信就是美。

 

随着《金陵十三钗》在北美和其他国家大规模上映,倪妮将进一步走入国际视野,她所演绎的“玉墨”形象更是大放异彩。应该说,好戏还在后头,2012年的金鸡百花、香港金像、台湾金马、亚太影展、华表奖等,也许将是《金陵十三钗》的天下,倪妮极有可能成为最快荣膺影后殊荣的年轻演员,一骑绝尘。

 

有人说,在老谋子的调教下,倪妮极有可能一步就跨出国门,走向国际。倪妮却很谦虚地说:“今年6月我大学毕业了,希望将来能成为一个真正合格的演员。”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