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名人故事 > 名人轶事 > 正文

尹岩:为生命涂上色彩

点击数:17 收藏本文
div>


尹岩,电影专业博士,资深媒体人,曾任“ELLE”杂志的主编,做过电影公司的CEO,和许多明星大腕们有过合作,还出版过多本有关瑜伽的书籍,是悠季瑜伽的创办人。尹岩有过两段异国婚姻,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一个自称有着革命浪漫主义情怀的女人。她在媒体事业做得风生水起的时候却改行选择了瑜伽,而且一直做到了瑜伽行业的龙头。我很惊讶她怎么会拥有如此旺盛的精力,看似跨界的不同职业在她手里能收放自如地随意转换。在每一个角色上她都游刃有余地做到极致,“我身上最大的特点是执着与激情,我很享受现在的生活”她如是说。

要么不做,要么就最到最好

现代青年:你曾经是北大的才女、《ELLE- 世界时装之苑》主编 、 留法博士、资深媒体人。但在媒体行业做得风生水起的时候却全身而退选择了做瑜伽,是怎样的契机让你走进瑜伽呢?瑜伽对你来说有着怎样的意义?

尹岩:在做瑜伽之前我已经离开媒体了,我是在做电影,一家公司的CEO,离开自己曾经的梦想进入到瑜伽的世界,是因为我认为瑜伽是非常有意义的事业。它是一个更可以对社会有贡献的事情。从我自己过往经历中感觉到,在以往的日子里我只有成就感却没有幸福感。其实一个人的幸福感不是由很多财富,不是由你事业中担当的角色去决定的,它就是跟你个人的智慧有关系。成就感未必带来幸福感,幸福感是安于自在。我能有机会在这方面搭建一个平台让大家在财富和事业之外回到核心,去探索生命的本质,这点非常重要。所以对我来说做瑜伽是很幸运的一件事情。

现代青年:瑜伽健身和其他的健身项目有什么不同?优势在哪里?为什么会想到设立瑜伽会所?

尹岩:瑜伽和其他健身项目最大的不同点,在于瑜伽练习的是针对大身体的层面,身体里有三个层面:物质存在的层面、 能量的层面、 灵性的层面,瑜伽练习包括体式 呼吸控制法和冥想。瑜伽是一个综合的、真正能帮助我们整个的生命状态达到一个和谐和平衡的健身方式。我自己在瑜伽中收获了太丰盛的东西,我想要分享出去。会馆的设立是让习练者在一个专业平台接触到正确的练习方法。会馆的人群,大都是都市白领,有很高的经济承受力,对瑜伽的精进有很高的要求,不光想要达到美体和减肥的功效,更是希望通过瑜伽对自己进行一个全方面的调整。

现代青年:悠季瑜伽是怎样的一所学院?

尹岩:悠季瑜伽为中国瑜伽市场培训最专业的老师,我希望培训的是一批更全面掌握瑜伽知识的瑜伽教育者。

现代青年:你的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你有着一支怎样的团队?怎样看待你的企业在瑜伽培训行业的地位?

尹岩:悠季瑜伽的核心竞争力是我们体系化的课程,更明确点就是我们专业化的人力培训。我们的教练全部是从我们自己的体系培养出来的,她们以前就有着瑜伽的功底,经过层层筛选后,接触了悠季的更高层次的培训,所以有着非常高的专业性。悠季的专业培训体系,是瑜伽培训行业的领跑者,有口皆碑。例如我们的出版业务,在行业中大家都很认可,尤其悠季图书的出版 对行业内人士来说都是必读物,并且很多大师级的讲座都是在悠季瑜伽完成的,这点我很自豪。

现代青年:悠季瑜伽的校徽中间的字母为什么是大写的Y ?如此设计有什么含义吗?

尹岩:悠季中有Y,yoga中有Y,我的名字尹字中也包含Y ,中国的阴阳也是Y ,我觉得用这个字母是水到渠成。

现代青年:成为一个优秀的瑜伽教练应该具备怎样的特质?

尹岩:中国的瑜伽市场发展变化得很快。在前十年中人们接触的是瑜伽的入门级,但目前瑜伽市场非常成熟,尤其我们现在有一大批对瑜伽有更高要求的人群,他们需要的是更专业的老师。

我对一个老师的标准是,能否带着已经练了四五年瑜伽的人继续往前走,而不是进行启蒙。现阶段的瑜伽已经从科普走到一个更理性更深入的学习状态,瑜伽老师需要更全面的瑜伽知识,成为一个更完整的瑜伽修习者之后,才有资格和能力成为一个合格的老师。

现代青年:你参加了很多国际上和瑜伽有关的活动,国外对瑜伽的认可度和国内一样吗?

尹岩:我认为是一样的。中国有非常好的生命科学的基础,很早就有对能量层面的认识。真正瑜伽的习练包括深层次的习练,这无论是在中国还是西方世界都得到了很好的回应,我们的民族文明中有这个积淀。瑜伽进入中国可能比西方晚了30多年,但是以我们目前的瑜伽行业的状态来说,我们比国外更成熟。很多瑜伽国际大师到悠季来讲学,就会惊叹悠季瑜伽机构的规模和结构,他们觉得像这样系统的学院在国外都很罕见。

现代青年:你有着做媒体的经历,作为一个媒体人深知广而告之的效用,现在的悠季之所以做得这么普及,是不是你曾经的媒体经历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管理杂志和企业相同点和不同点在哪里?

尹岩: 一样的地方是我们做任何的商品都得先确定一个受众人群,不做受众定位就不知道你的产品定位,归根结底就是一个受众和产品之间的关系,一个产品定位很关键。瑜伽行业是教育加服务业,需要做方方面面很多工作。媒体是另外一个方面,操作不同。悠季瑜伽在推广上基本没走弯路,基本都是来自我做《ELLE》杂志的经验。我很幸运的是,悠季的受众和当时的《ELLE》杂志受众比较像,或者说跟我自己很像,是在咱们中国属于特别普遍的一类人,白领。有较好的教育背景和很执着的事业追求,并且愿意付之努力,对自己的要求很高。我是革命加浪漫主义者。我有理想,但我不会空谈理想,只要这是我的目标,我会不遗余力去做,尽管中间会有很多的教训,但我觉得教训就是经验会让我成长。

我是一个革命浪漫主义者

现代青年: 你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同时也是一个企业的负责人,你是怎样平衡工作和家庭之间的关系的?

尹岩:家庭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个平衡点,是个很核心的内容。很多时候我们会说更好地工作是为了家庭幸福。家庭幸福不是工作催生的家庭幸福,不是以你工作的成就来决定的。它是决定于你能不能享受处在每一个当下,这点对于我来说很重要。例如我会在8小时之内很好工作。回到家我会把其它的事情拒之门外,我很享受在家的每一刻。我是三个孩子的母亲,我对自己是高标准、严要求。这不是量的比例关系,而是一个质的。你越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你更要在个人技能和智慧上有追求。工作上的追求我一直要求做到最好,争取做到今天都要比昨天好一点。同时希望在本行业中做到一定影响力,做到一个制高点。我觉得只要你能保证给予的时间和精力是一致的,就是一个平衡。

现代青年:你的丈夫默瀚先生给人的感觉很纯粹,或许是因为修习瑜伽的原因。你们现在的相处方式是怎样的?两次的婚姻中你有怎样的领悟?

尹岩::默瀚先生是一个在生活中不注重表面,只重实质的人。我们之间彼此尊重,也很欣赏对方存在的方式。我觉得婚姻关系中,不要去要求,不要让对方为自己做一丝一毫的改变,所以我们很轻松很自在。第一次婚姻让我成长了很多,我的大女儿和她父亲让我从一个娇娇女成长为一个真正的女人,能够客观地去看自己。女儿的出生催生了我的母性,我的母性最大的代表是我对孩子的责任感。责任感是自身的可控性,一个孩子在成长中需要母亲的智慧,当你自己都不具备智慧的元素时,你是无法分享智慧的。婚姻的成功与否完全是跟自己有关系,如果我以今天的状态去跟女儿的爸爸相处,仍然是个很美满的婚姻。如果以当时的状态跟默瀚相处,我们依然是个分手的状态。瑜伽让我成为了一个成熟的人,当我的身心灵让我达到一个平衡状态,我周围的一切都是和谐的。

现代青年:你曾经和很多大腕合作过,例如张艺谋、巩俐、姜文等,他们对你有影响吗?你的感触是什么?

尹岩:我认为他们有天赋的一部分,他们更有努力的一部分。他们做事真的是高标准和不遗余力。不光是张艺谋,我们身边有很多人就是这样,如果你想做到出色,你就要比别人付出许多倍的努力,同时你还要有更高的目标。没有目标你的努力是无方向的,只有目标,没有努力就是空谈,从他们身上我学习到了激情和执着。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