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名人故事 > 名人隐闻 > 正文

丁俊晖:中国第一个台球世界冠军

点击数:1791 收藏本文

在一个坏了一半的美式球台上,丁俊晖发现了最大的乐趣

丁俊晖,中国男子台球队运动员,亚洲斯诺克选手,被英媒体称作“东方之星”。他8岁半接触台球,13岁获得亚洲邀请赛季军,18岁夺得他的第一个斯诺克职业排名赛的冠军。此后,他的“神童”称号不胫而走。

回顾丁俊晖的成长历程,可以说验证了一句俗语:世上没有天才,天才是兴趣加努力的结果。

1987年4月1日,丁俊晖出生在江苏省宜兴市的一户普通人家里。他的父亲丁文钧上过山下过乡,回城后在宜兴开了家小食品店。

有一段时间,小店的生意比较清淡,丁文钧不用每天去进货,空闲时间比较多,有些朋友就找他来打打扑克、麻将什么的。打着打着,丁文钧想要找项运动来锻炼锻炼身体,但一时又想不到该做什么好。

一天,丁文钧出门散步,看见一帮朋友在打一种球。那个时候,丁文钧可不知道台球是什么东西,只是觉得看上去很有意思。

“喂!老丁,过来打两盘?”朋友们喊道。

丁文钧问:“这叫什么球呀,怎么打?”

朋友们嘲笑他:“连这个都不会打,也太老土了吧?”

丁文钧倔强地说:“别看我现在不会打,要是我真打起来,三个月你就不是我的对手了。”丁文钧就是这么好强的人,不过,他和朋友们在台球桌上一较量,结果当然是丁文钧输得很惨。第一次打台球,让丁文钧对台球这项运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从那时起,丁文钧的身边多出了一群球友。

丁文钧用了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就和那个朋友势均力敌、互有胜负了。一个月后,那个朋友就再也不是丁文钧的对手了。

丁文钧进步的速度让人刮目相看,不过,他并不是进步最快的一个。因为自从儿子丁俊晖摸过球杆以后,便一天天展示出在这方面的天赋来。

那是丁俊晖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放学后,他经过自家楼下小卖部时,觉得时间还早,就决定先不回家,到小卖部里玩一会再说。因为小卖部的里面有一块很大的空地。

丁俊晖兴冲冲地跑进去以后,忽然看到原先的空地上有两个从没见过的一模一样的大桌子。桌子的四角分别有个洞,桌子的上面铺着绿茸茸的垫布似的东西。

丁俊晖看着这个从没见过的东西,感到很疑惑,就走到它的面前,踮起脚往上面看,发现桌子上面还有很多各种颜色的球。他费力够到一个球,把它用力地往桌面上一滚,球跑得飞快,撞到了别的球。有个球被撞到洞里去了。

丁俊晖赶紧到地上去找。他围着这张桌子跑了好几圈,也没发现这个球。

正在这时,老板正好到屋里取东西,看到丁俊晖这样子,就问:“小晖,你在找什么呢?”

丁俊晖不好意思地回答:“叔叔,我刚才在玩你的球,不小心把一个掉进洞里面了。我在地上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

听了丁俊晖的话,这个老板哈哈大笑,对他说:“小晖,你过来。”

丁俊晖跟着他走到了桌子的一头,球正是从那边的洞掉下去的。只见他伸手到那个洞的下方一抹,那颗掉到洞里的球便立刻出现在老板的手里。

“你仔细看看。”老板对丁俊晖说。

丁俊晖顺着老板拿球的方向看去,原来,那个洞的下方有一个专门接球的装置。

老板告诉丁俊晖:“这个桌子是台球桌,桌子上的球叫台球。你看到的是一个坏的台球桌,因为一半球台的木板裂了。这是一个美式台球桌。玩的时候要把十六颗彩色球码成一个三角形,放在球台长的一边。打球的人从球台的另一面用球杆打击白球,通过白球撞击彩球,让彩球像刚才你玩的一样掉到球袋里面去。你注意看,彩球分两种,一种为单一颜色的彩球,另一种是有白色的圆圈隔断的彩球,打球人叫它花球。一般这种球是两个人对打,看谁先用白球把属于自己的彩球都打到洞里面,就算是赢了。”

老板看丁俊晖似懂非懂的样子,就问他:“想不想玩玩?”丁俊晖听了这话高兴极了,冲他一个劲地点头;

老板帮丁俊晖把球码好,递给了一根比丁俊晖个子还要高的木头杆。这根木头杆是一头粗一头细,在细的那边上面,有一个铁皮包裹着的蓝色的东西。

后来,丁俊晖才知道那是球杆头;每打完一次球,他都要用一个叫“鞘粉”的东西擦拭球杆头,让它保持平整。

丁俊晖把球杆拿到手里,有点不知所措。

老板告诉丁俊晖:打球要有打球的姿势。左手要放到球台面上,手要向上微微撑起来一点,大拇指和其他四个指头微微分开,右手要握紧杆,球杆从大拇指和食指之间穿过,对准白球和白球要击打的的彩球,用力推杆,用白球去撞击彩球。

“你来试试吧。”老板说。

丁俊晖将这根木头杆举起来,左手按照他说的放到台面上,把球杆架到左手上,右手从后面用力地推球杆。丁俊晖发现球很不听话,左右乱跑,别说用白球撞击彩球了,就是白球他都打不到。

丁俊晖右手用力控制住球杆,为了能看得更清楚,他踮起了脚尖,一下两下,终于,他打到白球了。可是白球只轻轻向前动了一下就停了,离彩球还很远。

丁俊晖又打了几下,虽然他的球杆能够碰到白球了,但白球并没有滚动。这可真把丁俊晖急坏了。老板一边看一边乐,最后帮丁俊晖将白球拿到了彩球堆的边上。

丁俊晖用尽全身的力气,只听“砰”地一声,球堆终于被炸开了。丁俊晖用左手攥成小拳头,用力向上挥了一挥,嘴里不停地喊道:“打中了,我打中了!”

丁俊晖跑回家,兴奋地告诉妈妈刚才的事情。可他说得越多,妈妈越糊涂。后来是丁文钧问了那位老板,才知道事情的原委。他并没有说丁俊晖什么,因为丁文钧早就喜欢上了这项运动,那个时候他就认为台球是一项很健康很绅士的运动。

当时,小卖部里面有两张球台,而丁俊晖第一次打球的那张球台,是一个坏了一半的美式球台(美式球台比斯诺克球台要小,也没有那么多球)。那张球台的石板有一块坏掉了。

而这张坏了一半的球台却成就了一个未来的世界冠军。以后的一段相当长的岁月中,丁俊晖都是在这个小卖部里面的这张坏球台上度过的。

自从丁俊晖迷上打台球后,父母发现他回家都很晚,于是到学校去找他,结果在路上就看到他在打台球。当时父母以为小孩子只是玩玩而已,时间一长也就腻了,没想到丁俊晖越来越迷恋台球,简直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有一天,老丁偶然从儿子小丁在台球桌上的几个击球中,发现了他的台球天赋,便决定培养他打台球。丁俊晖当时才8岁。

面对高手,父亲暂时退却,小小年纪的丁俊晖迎上前去

当时台球在宜兴只有民间流行,球房只有两三个。丁俊晖那个时候很小,打台球就遇到这样一个问题,当时学生不能进“三室一厅”,球房也包括在内。于是,他最多也只能在熟人开的球房玩一下。

当年的中国台球,都是街旮旯里的消遣,没有一丁点今天台球场的贵族气派。在丁家邻居们看来,老丁叫小丁打台球,那叫不学好。但老丁不动摇,为支持儿子学球,他干脆不卖食品,开起了球房。

1996年,为了让丁俊晖练习打台球,丁文钧倾其所有,东拼西凑,开了一个台球城。

球房生意很难做,但是丁文钧一心一意就想开球房。他把所有筹措到的资金全部投在球房上了,但投进去的钱基本上没有收回来。

当时投资那么大,是因为丁文钧想让小丁练球时和国际接轨,所以他对球台、球、球杆、台面的要求都比较高。当时进的七张台子全部是进口的。如果只进一两张好台子,其他用不太好的,成本自然会便宜很多。

丁文钧认为,台球本身是一项绅士运动,他不想让人认为小丁打得好就可以享受好的台子,别人打得不好就只能用差的台子。那张好台可能好多人都想打,而他开球房主要是为了让小丁练球。如果说就一两张好球台的话,有客人来打也许就会得罪客人,也不尊重客人,小丁练球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同时,开球房还可以推广台球运动。他没有考虑过只买一张好球台放在家里让小丁一个人练,虽然那样做很便宜,但他觉得,如果打台球没有一个氛围,光在家里练是不科学的。当时国内就有很多球手买一张台在家里练,因为没有对抗,水平慢慢会下降,所以说对运动员来讲,这不是一种可行的锻炼方式。

就这样,丁文钧不顾众人的反对,执意为小丁开了这间“俊晖台球城”。对此,丁俊晖是最高兴的。因为有了一个以他名义开的球房,他可以天天练球了。

“俊晖台球城”仅仅开了一年多,就因为交不上房租关门了。

丁文钧就这样结束了他长达十年的经商历程。虽然他的经商失败了,但是丁俊晖成功的脚步却从这里迈开。

丁文钧当时已经是宜兴那一带的台球高手。在小丁会打球以前,住在那条街的人已经没有谁能和老丁势均力敌地较量一番了,他的名气也渐渐地大了起来,有些邻街的高手也专门过来找他挑战。

丁俊晖几次和老丁交手,总是赢不了老丁。每次他输了以后都很不服气,但就是没有办法。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这件事情以后,他就再没有输给过老丁。

有一天,丁文钧和一个过路的人打上了球。丁俊晖一开始没在意,继续在球台上打着球,但他突然发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

平时,也会有人来看丁文钧打球,但从没有像今天这么多,而且,似乎丁文钧从一开始就老是在旁边站着,在斯诺克比赛中,这不是什么好现象。

于是,丁俊晖拿着球杆,凑过去看,发现那个打球的人一杆已经有四五十分了,而父亲只能在旁边轻轻摇头。

很快,丁文钧输了一盘,接着第二盘也毫无机会。在第三盘的时候,他落后了二十多分,但击球权在手。

这个时候,盘面上只剩下六颗彩球。如果清台的话就能赢,但倘若被对手进一颗,就会宣告失败。丁文钧很紧张,因为他想赢这盘球。对手的实力显然比他强,越是这样,击败对手的机会越显得珍贵。

丁文钧突然说要去上个厕所,其实是想要借机会稳定一下,其实,他有一杆收净彩球的实力,但还没把握做到这一点。

丁文钧离开了球台,围观的人一时觉得有点无聊,有些人开始起哄:

“小晖,你爸不行了,替你爸打了吧。”

“反正好歹是个输,你上也一样。”

这些人平时打不过丁文钧,这时恐怕是在幸灾乐祸。

丁俊晖拿着杆子,走到球台前瞄了瞄。然后,他抬起头看了看那人,那人也用好奇的眼光看着他。丁俊晖看得出,那人和别人的眼神不一样。大概那人从他刚才的动作中,已看出他并非只是拿台球打着玩的小孩子。

丁俊晖抬头看了那人一眼,然后出杆,这是一个长距离的推杆,黄球脆生生地落袋。

周围的人发出了“嚯”的声音,丁俊晖看也不看他们,接连把绿球和咖啡球推进了两个顶袋。这一下,周围都安静了下来,他们也想看看,丁俊晖是不是真有那个本事把球台清光。

接着是蓝球入袋,有个人鼓起掌来,但很快就被那种安静的气氛压住了。丁俊晖看见父亲回来了,看见了他在击球。但丁文钧没有走过来,而是在远远的地方看着。

父亲已经把机会让给了他。丁俊晖觉得必须要把握这个机会,必须打进最后的这两球。

粉球……进了。

那个时候,因为个子矮,丁俊晖打球时总是左右开弓,右手拿着球杆,左手拿着架杆。问题是,即使是这样,有的时候还是够不着。

这最后的黑球,距离袋口不远,没有什么难度,但是,白球离得实在是太远了,丁俊晖无论如何也够不到。

“你就趴到台子上去打吧!”那个人看着丁俊晖笑道。

“那不就犯规了吗?”

丁俊晖不肯,对他来说,这是场比赛,比赛就得有比赛的规矩。

“那就只好要你爸爸来了。”

丁俊晖更不愿意,这个时候交给父亲,那岂不是半途而废了吗?

丁文钧突然走了过来,用双手把丁俊晖抱了起来。

“小晖,这样就够得着了。”

小丁被老丁抱在半空中,看着那颗黑球,架杆、击打……

进了!

这盘球,是小丁和老丁赢了!

那个人走过来,和丁文钧握了握手。然后,又和丁俊晖握了一下,这是比赛时的礼仪,丁俊晖在电视上看到过的。

后来丁俊晖才知道,那人是宜兴市的一个高手。能战胜高手,给丁俊晖幼小的心灵增添了许多信心。而这次的胜利,让他在宜兴名声大振。

当有些家长想让孩子学丁俊晖时,老丁总是说:“我的儿子是不可模仿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丁俊晖的身体不断地长高,手也越来越有力气。终于有一天,丁俊晖可以不用两脚离地,趴在球台上打球了,他的手也能驾驭手中的杆了,球打得更有准度了。

在正式开始练球以后,丁俊晖日常的作息时间是上午上学,下午从1点开始练球,晚饭后继续练,一天的练习时间大概有六七个小时。周六周日则是全天练球,平均下来,每天的练球时间超过了十个小时。他平常练完球以后会觉得累,有时候下午打着打着就犯困了。

很快,丁俊晖便打遍宜兴无敌手。

这时,丁文钧的眼睛早就专注于台球的各种信息,他从台球杂志上发现上海有个李忠台球水平很高,便在1997、1998年的两个暑假,把丁俊晖送到上海去学习打球。他又发现,中国台球风气最浓的地方是广东东莞,便决意带丁俊晖南下。

1998年年底,父子俩来到了东莞东英台球城。初来时,老丁在一个200平米大厅的角上,用三合板围起了8平米,白天练球,晚上父子俩就蜷睡在这里。他们吃职工食堂,每餐两元钱。后来,又接来了丁俊晖的妈妈,丁文钧才在训练室的楼上租了一个房间。妈妈偶尔做一顿红烧鸡肉,就是他们的最大享受。

半年后,为了给丁俊晖交学球费和维持东莞的生活,丁文钧将宜兴的房子作价10万卖掉了。

“总有一天,我会回来证明给你们看,我是对的!”面对旁人的不解,丁文钧并不认为这是背水一战,他的心里只想着“胜利”两个字。

他还要把这种自信教给丁俊晖。

丁俊晖从小乖如女孩,不多话,很老实,常招同学欺负。有一天,小丁哇哇大哭着放学回家来,说有四个同学打他。四对一,显然是对方没理。老丁当即扯起儿子,“走,谁打你,你就去打他!”

“我不敢。”

“不怕,打出事来有我!”

一个月过去,丁俊晖回家来,得意地对丁文钧说:“我在班里已经很有威信了。”

“只要你是对的,就要敢于去做,该强硬的时候,绝不软弱。”老丁借机教导小丁。虽然他没读几年书,但在江湖上也闯荡出了不少经验,是个不错的心理老师,张弛有道是他的绝招。

丁俊晖小时候爱哭,输了球哭,打不好球也哭。13岁那年,有一天他打一个蓝球,打了八杆没入袋,便呆立球台边,两行清泪就滴了出来。老丁见状赶紧过去揽住儿子的肩膀,递给他300元钱,让他做东请妈妈到白云公园玩。玩了回来,小丁什么都忘了,再举杆,蓝球应声入袋。

丁俊晖不是父亲的简单翻版,但没有老丁的全情投入,绝不会有小丁今天的辉煌产出。

任何成功都会有代价,有牺牲才会有成就——这是老丁给小丁设计的人生。老丁是首先的实践者。

小时候,丁俊晖练球主要凭兴趣,而真正感觉要练球,并变成一个自觉的行动,是在他去东莞以后——因为当时他已经彻底没有退路了。

有一次,他发现妈妈在偷偷垂泪,原来她是在担忧以后无家可归。于是,丁俊晖心里便生出了一个大愿望:一定要用球杆挣回一个新家。

为了责任,他的生活简单到只剩下两个点:早上到二楼训练室,晚上回到三楼租来的“家”。丁俊晖的日子就在二楼和三楼之间流逝。

老丁后来在谈到丁俊晖少小枯守球房,没享受多少同龄孩子的天真烂漫时,眼睛湿润了。他说,现在儿子的球技还没有达到世界顶峰,到那一天他会再让儿子去读书的。实际上,丁文钧的侄子在复旦读书时,他曾去询问过复旦,可复旦说,学校没有台球方面的科目。

有人间丁俊晖会不会羡慕大学校园里的同龄人时,他十分坚决地说:“我不会羡慕别人,只会让别人羡慕我。我从小就不喜欢羡慕别人,从小就认为自己是最好的,别人都不行。”

丁文钧曾说过这样一段话:“丁俊晖是我的儿子,他的成长之路并不是对每个孩子都适合,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世界冠军。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千万不要不切实际地去模仿任何一个人或任何一件事。教育小孩要和小孩多沟通,不要去强迫压制小孩,应该让他对做某件事情有兴趣。不能把我们成年人的思维方式硬去灌输给小孩,要让他独立思考,小孩也有人生的选择权利,不能去压制。做大人的应该经常回忆自己的童年,应该和孩子多交流多沟通,不能摆做爸爸的架子。孩子需要什么样的教育,父母应该设身处地去为他们着想。”

当有些家长以及他们的孩子也想跟小丁走同样的路时,老丁总是诚恳并且语重心长地跟人家说:“我的儿子是不可模仿的。”

2002年,丁俊晖获得了亚运会等七个冠军。有人总结说:这是中国台球的“丁俊晖年”

很多人以为在丁俊晖的台球道路上,起最关键作用的人是他的父亲老丁。

但丁俊晖说:“不是,父亲更多起监督作用。最关键的是忠叔,他教了我九个月,使我完全改变了以前的打球方法。”

小丁说的“忠叔”就是伍文忠。

丁俊晖在广州学球的时候,伍文忠正忙着移民美国,他的父母年纪大了,希望他到那边去团聚。但43岁的伍文忠说,这边的小孩子都希望他去探望一下就赶紧回来。

小孩子是指伍文忠开的台球房里的孩子,都是伍文忠的学生。

如果论资排辈,伍文忠属于中国第一代台球手,是颇有成绩的老前辈。丁俊晖则是第五代台球手。

伍文忠第一次见到丁俊晖是在1996年。那时,丁俊晖第一次参加在武汉举行的一个全国台球比赛,在武汉开球房的伍文忠前往观看小丁打球。后来,他回忆说:“那时小晖还不怎么会打球。”第二年,在上海的一次比赛中,伍文忠又见到了丁俊晖,“他输了球,在哭。我对郭华说,这小孩以后一定有出息!”郭华是伍文忠的学生,在世界业余台球大奖赛上曾获得第三名的佳绩。

转眼到了2001年,丁家南迁投奔东莞的两位国内台球高手蔡建忠、李建宾,但这两人先后因故离开了东莞,丁俊晖的球技停滞不前。

丁文钧带丁俊晖来到广州,希望他跟郭华学球,但是郭华心思在生意上,丁家父子只好作罢。惜才的伍文忠见小小的丁俊晖用的英国球杆又粗又重,便把自己在泰国给儿子订做的顶级球杆送给丁俊晖用。伍文忠不自觉地做起了丁俊晖的老师。在伍文忠与郭华合开的国华台球城里,丁俊晖学习了九个月。丁俊晖尊敬地喊伍文忠“忠叔”。

那时候,丁俊晖在国内已经小有名气。但是,伍文忠认为,要想冲击世界顶峰,不能只盯着中国,必须以英国为准则,因为那里才是斯诺克的发祥地,才是正宗。为此,他不怕麻烦,从丁俊晖的握杆、站位到发力,逐一进行了纠正与校准。在教练方法上,他也改变了许多人要么只打蓝球,要么只打黑球的单一方式,而是讲求攻防协调。可以说,前辈伍文忠把中国四五代人对台球的研究与实践之精华,在不长的时间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小字辈丁俊晖。

那一年丁俊晖进步了很多。到第二年,他感觉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能赢球,不管状态好还是发挥差。忠叔的方法对他很管用。

事实胜于雄辩。在跟伍文忠学到九个月时的2001年年底,丁俊晖参加了中国第一届青年锦标赛,整个比赛,仅用六杆横扫过关,夺得冠军。

2002年5月,年仅15岁的丁俊晖为中国夺取第一个亚洲锦标赛冠军,并成为最年轻的亚洲冠军。

同年8月,丁俊晖和几个伙伴代表中国参加了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举行的世界青年锦标赛。但中国军团只有丁俊晖进入了八强。当时的领队分析了丁俊晖后面的对手,觉得丁俊晖杀入四强的可能性不大,所以提前预订了回国的机票。

看着队友们准备离去,丁俊晖心里波澜不惊。在半决赛中,他以3:7落后于苏格兰好手本尼,只要再输一局就无缘决赛。但他最后连扳5局,反而淘汰了对手,进入决赛,并最终取得了冠军。他成为中国第一个台球世界冠军。

寂寞中夺冠,丁俊晖一个人享受着来自异域的鲜花和掌声。

10月的亚运会上,丁俊晖以3:1战胜泰国选手素波森拉,夺取斯诺克台球单打冠军,改写了中国在亚运会台球项目上没有金牌的历史,并与队友一起获得亚运台球团体亚军。

2002年10月20日至11月2日在埃及举行的世界台球锦标赛(前身为世界台球业余锦标赛)上,丁俊晖列第三名,平了老将郭华1997年世锦赛第三的最好成绩。

2002年12月15日,中国台球协会向丁俊晖颁发了“中国台球特别贡献奖”。

在2002年,丁俊晖获得了亚运会等赛事的七个冠军,有人总结说:2002年是中国台球的“丁俊晖年”。

2003年,丁俊晖奔赴英国。因为成绩优异,丁俊晖于2003年1月正式进入英国职业台坛,成为职业选手,参加世界职业排名赛。

在这个被称为斯诺克第一艺术学院的俱乐部里,有许多世界著名台球高手,包括世界排名前10位的埃伯顿、瓦塔纳。

在国内时,丁俊晖从没有跟埃伯顿打过球,只是看过他比赛。第一次跟他对抗时,埃伯顿刚拿了世界冠军,丁俊晖有点儿紧张,结果他们打三局,丁俊晖赢了两局,输了一局。在埃伯顿身上小试牛刀后,丁俊晖很快适应了与高手对抗的特殊环境,心态渐渐放得平稳。

如今,丁俊晖已拿到多个世界冠军,成为举世闻名的斯诺克明星。当初拒绝过他的复旦,包括上海交大和西南交大,都主动邀请他就读。丁俊晖选择了上海交大,并成为经济与管理学院的学生。

台球“神童”还年轻,他的路还很长。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