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名人故事 > 名人隐闻 > 正文

张之洞之过:开战在即竟只能提供冷兵器

点击数:16 收藏本文

  1894年6月30日,经过中国工人和西方技术员三年的艰辛努力,汉阳铁厂第一炉钢水顺利出炉,长江中下游的众多西方报馆纷纷发布消息,电告各国。其中一家报纸是这样写的:“汉阳铁厂之崛起于中国,大有振衣千仞一览众山之势……中华铁市,将不胫而走各洋面,必与美英两邦,角胜于世界之商场,其关系非同毫发……呜呼!中国醒矣,此种之黄祸,较之强兵劲旅,蹂躏老羸之军队尤可虑也。”

  此时,清朝危机重重,朝廷无暇对“局部胜利”感到高兴。汉阳钢铁厂出铁半个月前,制枪厂由于管理不善,引发大火,房屋及设备几乎全部烧毁。1895年,侍读学士文廷式上疏,指出湖北枪炮厂不可半途而废。当时,该厂开办几年,几乎没有为军队提供任何有效的武器保障,上至局员、司事,下至工匠均多被裁撤。文廷式上疏时,张之洞兼任两江总督,清廷仍要求他直接参与管理湖北枪炮厂事宜,张之洞慨然允诺。他很快呈奏要求扩大规模,改换机器,增制无烟火药等,开出了白银两百万两的注资要求。

  1894年6月25日,朝鲜和日本外交摩擦升级,按照以往的经验,在朝鲜驻扎的日清两方军队极有可能卷入。为此,光绪皇帝曾批评李鸿章备战不积极,并发布上谕说:“口舌争辩已经无济于事,现日军已进汉城,再图挽救,已落后着。”

  皇帝只要胜利,但对负责参与外交的官员,具体事务令人沮丧。在汉阳铁厂开业的前两天,远在朝鲜的袁世凯给李鸿章发出了急电,汇报又有三千日军登陆,其中一千人已经赶到了汉城,请李鸿章速拿主意。李鸿章次日复电,日军派兵的消息不确切,让他暂时“忍耐”。

  明眼人都看得出,中日之战已迫在眉睫,但此时张之洞的工厂、枪械局还无力支撑清政府的对外战争。尽管后世对于张之洞督鄂功劳赞誉甚多,但其工作失误之处,也多有提及。本来,汉阳铁厂可以更早进入生产,从而对清廷在中日战争中提供直接帮助。但一误再误之后,等到战事到来,这位洋务重臣居然也只有“冷兵器”可提供。1894年8月1日,两手空空的张之洞奏请率马队“驰赴天津,听候调遣”。

  与生俱来的领导意志客观上促成了一误再误。张之洞在任时,个人意志经常放在第一位,对自己的任何决定都很自豪。甚至在自己并不懂行的科学领域,他也敢“想当然”,鲁莽决策。

  筹备汉阳铁厂时,张之洞委托驻英公使购买炼钢炉。当时,英国的钢铁工业非常成熟,在具体操办中,英方来函要求化验汉阳铁矿石、煤矿的成分,以便确定适合用什么炼钢炉。

  19世纪末,炼钢法主要有两种:一是酸性冶炼贝塞麦法,一是碱性冶炼马丁法。钢铁厂具体选择哪一种,得视铁矿石成分而定。按照化学特性,贝塞麦法不能除去矿石中的磷元素,如果铁矿含磷较多,就应采用马丁法。

  张之洞听说对方的要求后,不以为然。他没有对湖北地区的煤、铁资源进行勘定、检验,认为“中国之大,何所不有”,就想当然地订购了贝塞麦炼钢炉。

  湖北大冶铁矿的最大特点,恰恰就是含磷量较高。张之洞“拍拍脑袋”定下贝塞麦钢炉,汉阳铁厂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去除磷,所炼钢铁金属特性极脆,均不合格。钢铁厂只好在1894年重购马丁法炼钢炉,其产品才走向市场。当时,外国钢铁每吨白银三十余两,汉阳厂的钢只卖每吨白银二十三两,价格虽有优势,但由于材质欠佳,乏人问津。

  近代学者一致认为,张之洞一直在用积极态度对待失误,但这其中经受的折腾,皆因其指挥无方。

  铁厂选址,张之洞饱受外籍专家的指责。按常规,钢铁冶炼的地点,最好和原料地不太远。在湖北,炼钢厂就应该选在与原料产地大冶铁矿毗邻的黄石石灰窑一带。但不知为何,张之洞为“便于控制”,竟将铁厂厂址选在汉阳龟山脚下。表面上,选在汉阳意味着增加矿石运输成本,选在黄石意味着增加成品运输到通衢的成本,貎似张之洞的固执也有原因。但明白人都清楚,和炼出来的钢铁重量相比,铁矿石的重量完全是一个天文数字。不少外籍专家因此执意相劝,张之洞不为所动,甚至大发雷霆。此举使得炼钢成本大增,仅运费一项就不知要白白浪费多少白银。

  在当时的洋务运动中,不信洋人和轻信洋人,都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1862年,上海洋炮局(长安汽车厂前身)在上海松江成立,主要业务是仿造短炸炮,主持工作的是英国人马格里和知州刘佐禹,预计每月可生产炮弹数千枚。1862年10月,淮军攻下苏州,洋炮局随之迁往苏州,更名为苏州洋炮局,马格里担任总管。由于一搬再搬,月生产量一直未能达到目标,两年后,该局才实现了每月制造一千多枚炸弹的目标,这已经让洋务大臣们高兴得不能自持了。9月11日,李鸿章建议朝廷授予马格里三品顶戴,作为他教授洋枪、制造火器的奖赏。1865年,苏州洋炮局再次踏上了迁移之路,这次是搬到南京聚宝门外,又更名为金陵制造局,专为李鸿章的淮军造枪炮弹药。工厂中的一切事务,总管马格里都与李鸿章保持着密切联系,李鸿章偶遇洋务疑难,总是第一时间来找马格里做顾问。军火规模越来越大。1872年,李鸿章为了满足枪炮局的需要,在金陵通济门外建立火药局,马格里又是其中的重要成员。这名英国人为李鸿章前往欧洲购置设备、招募洋匠。双方的友谊终于在1875年走到尽头,金陵制造局两门新炮在大沽炮台试放,发炮时发生爆炸,炸死士兵七人,马格里遂于7月初七被李鸿章撤职。李鸿章一直以军事专家相待的苏格兰人,其实毕业于爱丁堡大学医学专业。

  对于铁厂选址,张之洞没有考虑运输问题,但在送人留学的事情上,他倒是事无巨细。张之洞认为“出洋一年胜于读西书五年,此赵营平(西汉将领赵充国,封营平侯,作战喜实地勘察)百闻不如一见之说也。入外国学堂一年,胜于中国学堂三年,此孟子置之庄岳之说也”。他还认为留学“西洋不如东洋”,并解释说,去日本路途不像西欧那样遥远,省去了很多费用。而在对留学生的考察和控制上,也容易得多。尤其重要的是,相对欧美语言,日文更便于中国学生掌握。而日本人在明治维新前后,对西学已经进行了大规模翻译、消化,这让中国人更便于学习。在他的建议下,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戢翼翚作为湖北第一位公费留日学生出发,大批学生步其后尘,前往日本学习实业、师范、法律、警察和军事。光绪三十三年,张之洞的留日计划已经进行了十一年,此时留日学生全国各省共计五千四百多名,仅湖北所派学生就有一千三百余名,占了四分之一,所以湖北被称为“先进省”。

  回到铁厂的事情上。据有关资料记载,汉阳铁厂官办期间共计花去白银五百六十多万两,而真正用于生产的只两百多万两。也就是说,大部分资金或被无效率的指挥耗费了,或被官员们中饱私囊。汉阳铁厂只要开工生产,每天都在亏本。时人说,“如每日冶炉化出生铁一百吨,将亏本银二千两,是冶炉多煽一日,即多亏本一日”。后来实在难以为继,张之洞才极不情愿地“拱手相让”,将汉阳铁厂交给“官商”盛宣怀,改官办为官督商办。两年后,汉冶萍公司(公司全称“汉冶萍煤铁厂矿公司”,由汉阳铁厂、大冶铁矿和江西萍乡煤矿三部分组成,是中国第一代新式钢铁联合企业)成立,督办名义完全取消,汉阳铁厂成为纯粹的商办企业。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