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刺鸟

点击数:19 收藏本文

已是子夜时分,肖扬带着一身疲惫出了公司,到租住的房子要路过小湖旁,两旁都是低矮的树林,夜风吹得树叶沙沙直响,他不由加快了脚步。

就在这时,就听一阵歌声从小湖边传来:就像刺鸟的宿命,悲剧却勇敢,用生命交换结局的灿烂……

肖扬绷紧着的神经这才松缓过来,他好奇心顿起,夜这么深了,竟然有女孩子跑到这里来唱歌,就分开树枝走过去,可歌声很快就停止了。

来到刚才歌声响起的地方,却发现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他刚想走,隐约看到地上有一张方形的纸,捡起来一看,却是一张相片。他一路小跑回到出租房里,拿相片细看,上面是一名女孩子,约二十一二岁样子,长得挺漂亮。

次日晚上,肖扬在屋里看书,一眼看到桌上的这张相片,不由又拿起来端详,心里突然有一个想法,这女子说不定又到小湖边去唱歌呢,不如去看一看,如果遇上的话,也将相片还给人家。

他慢慢往小湖的方向走,刚来到树林前,就听到林中有人在说话,其中一人说:

“这妞晚上一定会来的,她害得我们这么惨,我非将她大卸八块、挫骨扬灰,让她永世不得超生!”两人说着,就往小湖边走了过去。

莫非这两人说的就是那个女孩?他正想着如何及早通知女孩,就听一阵歌声从小湖边传了过来。

肖扬一惊,暗叫一声不好。这时歌声戛然而止,接着传来女子的一声惊叫,看样子这两名男子已经动手了。肖扬立即拨开树枝冲了过去,来到小湖边,只见一高一矮两名男子正扭着一个女孩,那名矮个子突然从怀中抽出一把刀子来,在远处灯光的映照下,刀身闪着清冷的光。

肖扬大叫一声:“住手!”扑上去握住矮个子握刀的手,那人急忙往回拉。两人这一拉扯,都滚倒在地,歹徒的刀子离开了手,在空中划出一条弧线,落到了小湖中。

矮个子“嘿嘿”一笑,叫道:“好小子,真是狗咬耗子多管闲事,你先看看我是谁吧!”说罢伸了伸脖子,两手抓着脸,从中间慢慢撕开。

呈现在肖扬面前的是一张极度恐怖的脸,两边脸皮已被撕开,他只觉得一阵寒意从后背冒起,吓得大叫一声,身子后退了好几步。

女子急了,猛力踢了一脚,趁高个子手一松,立即挣脱跑了过来,嘴里叫道:“你别怕他,他只是一名魔术演员,经常表演变脸的!”

肖扬顿时醒悟过来,一知道对方是人,也不畏惧了,飞起一脚踢在矮个子腰上,矮个子滚在地上。两歹徒一看不好,立即钻进树林,转眼不见了踪影。

女子此时喘息未定,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说:“谢谢你,幸好你及时出现,要不然我今晚就危险了!”

肖扬问:“到底你们有什么深仇大恨,让他下此毒手呢?”

女子恨恨地说:“他们做了坏事,被我用计吓得说了实话,最后被捕了。所以他们对我恨之入骨,就来找我报仇。”

肖扬“哦”了一声,这才想得起自己是来还相片的,急忙拿了出来。女子连声道谢,他又奇怪地问:“你为什么晚上跑到这里来唱歌呢?这地方路过的人少,很危险的!”

女子叹息一声,说:“我叫林欣,我是想寻找一样东西,一种我还没得到过的东西,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找得到。”

他见女孩没有明说,也不好再问,只好转移了话题。聊了一阵,林欣说:“夜已深,我也该回去了,今晚谢谢你救了我。”

肖扬怕两名男子不死心仍打她的主意,说:“我还是送一送你吧。”林欣点了点头,两人离开小湖边。不知不觉中,他们来到了郊外的一座山前,这里是一片低矮的平房,林欣叫道:“我到家了,太晚了也不好请你去坐,你回去吧!”

这一晚,林欣的笑脸一直在肖扬脑海里晃动着,肖扬发觉,自己有些喜欢这个女孩了。从这晚后,肖扬果然每晚都来到湖边,林欣也准时来唱一会儿歌。

这晚公司老板又交了一顶任务,等做完时,已经很晚了,肖扬跑到湖边时,却发现林欣根本没有来。等了好一会儿,林欣一直没有出现,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安,生怕这些人在路中害她,就往城郊方向走。

刚要出城,远远看到一名男子站在路灯下,看身影像那个高个子。肖扬一惊,立即躲到一旁,却见男子只是站在那儿不动,似乎在等人。

过了一阵,一辆的士开了过来,高个子立即拦住,打开车门钻了进去。就在这时,从路旁窜出两个人,其中一人是那个矮个子,另一人被绑着,看样子正是林欣。矮个子拖着她,往车里一推,也钻了进去,车子一溜烟走了。

肖扬拼命往前跑,可人哪能追得上车子?距离越来越远,车子消失在黑暗中。正在这时,一辆的士从后方开了过来,肖扬立即冲过去拦住车,叫道:“快带我去追,有歹徒绑架我的朋友跑了!”

车子一路行驶,出了城后,一直往山上走。肖扬心里着急,只是一个劲地催司机快开,刚来到山坳,就看到一辆车子停在路边。

肖扬让司机停了车,冲到那辆车前,只见司机蜷缩在车子里,脸如死灰,身子不断地颤抖着,而林欣他们却不见了。他摇着司机的身子大声叫道:“他们到哪儿去了?”

司机一震,抬起头来,肖扬又大声问了一声,司机才长吐一口气,颤声道:“他……他们不……不是人!”

肖扬醒悟过来,看这司机被吓成这样,一定是两人又玩变脸了。他叫道:“别怕,那两人只不过是魔术演员罢了。他们绑架了我的朋友,现在到哪儿去了?”

司机一怔,身体的颤抖似乎轻了些,说:“那,那是魔术吗?”说罢举起抖动的手,往前方小路一指,说:“他们往那里跑了。”

肖扬已经往小路冲了过去,月光下,路上还是依稀可辨,追了一阵,就听前面传来林欣的尖叫声,接着一个男子叫道:“你叫吧,没人救得了你,我要在这里将你挫骨扬灰,哈哈!”

肖扬跑过去,只见高个子押着林欣正站在崖边,立即大叫一声:

“你们别再作恶了!”

高个子“哈哈”一笑,叫道:“有本事你就过来吧,今天我们是非杀她不可的!”

肖扬立即冲了过去,却听林欣大叫一声:“别过来!”就在这时,林里突然闪出一条人影,随着手一扬,肖扬脸部被沙子击中,只觉得脸上热辣辣的。他一个踉跄,就感觉脚下一轻,身子往下落。他大吃一惊,急忙抓住身旁的藤条,身子顿时挂在悬崖上。

就听高个子笑道:“好小子,后悔了吧?你不应该管我们的事的。你死了别怪我们,只怪自己多管闲事。”走到崖边,抽出刀子割断了崖上的藤条。肖扬手中一轻,身子往崖下落了下去。

他只觉得耳旁风声大响,隐约听到一声尖叫,接着身子被一个人抱住。两人相拥着,肖扬感觉下落的速度似乎变慢了些,就听“刷”的一声,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他醒来时,发现躺在山崖下的一个石洞里,林欣正坐在身旁。肖扬只觉得全身疼得难受,就问:“我没死吗?”

林欣笑道:“幸好下面全是野藤,我们正好跌在上面,才没被摔死。”

肖扬恨恨地说:“这两人真歹毒,竟然将我们骗到这里来下毒手!”

林欣说:“其实我是自己跳下来的。”肖扬一惊,急忙问为什么,林欣道:

“你为了救我才遇险,我怎么肯让你一个人掉下来呢?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肖扬伸着手去握她的手,林欣没有拒绝,也靠在他身上,两人相拥着。

林欣叹息一声,问:“听过刺鸟的传说吗?”肖扬摇了摇头。林欣说:“据说世界上有一种鸟叫做刺鸟,声音如天籁之音,但一生之中刺鸟只唱一次, 就是在它死的时候。它一生都在寻找一种荆棘树,当找到的时候,它就会将身体冲向那锋利的荆棘刺上,让荆棘穿透身体,这时它就会婉转地歌唱,直到血流尽而死。”

肖扬不知道她为何现在突然说起这个传说来,就听林欣叹息一声,说:“也许我已经找到属于自己的荆棘树了。”

肖扬更是奇怪,问道:“你又不是鸟,寻荆棘树做什么?”林欣却没有回答,两人只是紧紧相拥着。也不知过了多久,肖扬被脸上一阵疼痛惊醒,天已经亮了,他只觉得脸上又痛又痒,用手一摸,整个脸全烂了,手上也是黑色的烂肉,只觉得一阵恶心。

他望了四周一眼,林欣已不见了踪影,地上放着一张纸,拿起来一看,却是林欣留下的:“你被他们的毒沙击中,得不到专门的解药时,就会全身溃烂而死。我现在就去跟他们讨解药,哪怕跟他们同归于尽,也要将解药给你寻回来。如果你看到山下出现大火,就立即赶去,那里一定有我留给你的药。我在这世上寻觅,就是想体验一回爱的感觉,现在已经找到,可以含笑离开了。”

肖扬跑出山洞,就看到远处一处山谷里冒出滚滚浓烟。他立即奔了过去,只见山谷里燃起熊熊大火,可等他赶到谷里时,刚才满谷的大火也消失了。肖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揉双眼,可眼前芳草萋萋,哪像被火烧过的样子?前面石板上放着一张相片,正是林欣的,上面压着一瓶药膏。

他大声喊着林欣的名字,可山谷里空荡荡的,哪里有人应答?

肖扬拿药膏涂到手上,只觉得凉凉的,那种又痛又痒的感觉顿时消失了。他又在四周找了一阵,却意外发现石林里有两具尸骨。

警察根据肖扬的举报,来到山谷提走了两具尸骨,经过鉴定,却是两名通缉犯的,从腐烂程度看,人已经死了几个月了。这两人拦路抢劫,杀死了一名女孩,谁知第二天莫名其妙地被惊吓,竟然在街上自己承认杀人之事。被捕后,两人又越狱逃走,谁也想不到竟然死在这山谷里,也不知是被毒蛇咬死还是遇上了意外。

肖扬看到那张通缉令时,不禁吓了一跳,两名通缉犯正是在山上谋害自己的两名男子。他不禁问:“被他们抢劫杀害的女孩叫什么名字?”

警察说:“那个女孩名叫林欣。”

出了派出所,肖扬想起每晚都送林欣回家,不由往她家的郊外走。来到山脚,平时看到的平房全都消失了,这里只是一片墓地。他在墓地里慢慢找,果然看到了一块墓碑上贴着那张熟悉的照片,上面写着“林欣之墓。”

肖扬回到城里,此时不知从哪里飘来一阵歌声,正是飞儿乐团的那首《刺鸟》:天上的风被谁推开,温暖的手是你的爱,我待等待,你的爱真实呼喊……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