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覃瑶:课外书引发的悲剧

点击数:69 收藏本文

妈妈在教育上的“原则”,让小覃瑶时时感受到了无形的压力

覃瑶是家中独女,自出生起就跟着母亲谢凤娥生活。

在覃瑶1岁时,母亲谢凤娥从原单位凤良小学调入离家十几里地的来新小学,而父亲覃世雄则因凤良中学撤销,调到了离家约20里的百里洲中学教书,如此一来,便由妻子谢凤娥带着覃瑶每日上下班。

在孩子教育问题上,谢凤娥一直是主角,而覃世雄很少参与。

1岁时的覃瑶是个十足的“小话痨”。跟妈妈谢凤娥上班的路上,坐在自行车前“椅嘎子”上的覃瑶看到前面走来了一个人,就问妈妈:“那是谁呀?”

刚开始妈妈还中规中矩地回答:“不知道。”

小覃瑶听了,就嘟起嘴说:“你怎么不知道呢?”

下一次对面再来人,妈妈就如法炮制抢先问覃瑶:“那是谁呀?”

小覃瑶回答得很干脆:“是别人呗!”

等到下一次覃瑶再问“那是谁呀”的时候,妈妈就回答她“别人”,结果小覃瑶不依不饶地接着问下去:“是哪个别人呀?”

谢凤娥被小覃瑶连珠炮似的问题问得筋疲力尽,为了让她消停一会儿,就开始教她数数,从1数到10,或者教她唱《生产队里养了一群小鸭子》。谢凤娥至今还记得女儿学写数字的情景,“她写0和l的时候都很容易,写到2就老写成反的”。

覃瑶的早慧让谢凤娥第一次注意到了女儿过人的天资。

覃瑶2岁那年,谢凤娥把她送进了自己任教的凤良小学的学前班。在为期两年的学前班里,覃瑶表现出了聪慧的天赋,她对拼音、识字、唱歌、数字等有着浓厚的兴趣,特别是识别生字能过目不忘。

两年学前班里,覃瑶认识100多个字,对百位内的加减能轻而易举地得出结果。这种状态持续到小覃瑶4岁时。

有一天,她终于不干了,对着妈妈直嚷嚷:“幼儿班里老师教的太简单了,没有新鲜的东西学了,我要上一年级!”

学前班的出色表现更让覃瑶的父母肯定了女儿的天赋,于是谢凤娥和覃世雄决定让覃瑶提前入学读书。

覃瑶上小学一年级时年仅4岁,由于年龄偏小,当时覃瑶没有办理学籍,到了初中才补办。从上一年级开始,覃瑶一直保持超前的学习态势。她在三年级下学期时,就预习了四年级的全部课程。

农村小学当时主要就学两本书——语文和数学。三年级下学期,覃瑶觉得这两本书的东西满足不了她。谢凤娥当时带毕业班,也没多少时间陪她,她就在家找书看。当时谢凤娥有一整套教材在家里,覃瑶觉得四年级的书上很多东西都不难,就开始利用空余时间学。

这样不知不觉,覃瑶就把四年级的四本书学完了。后来,她坐到四年级教室里参加复习。

期末考试前,她向谢凤娥提出条件:如果能语文和数学总分在前三名或者数学单科在前两名,就带她去旅游。谢凤娥答应了。当时,做母亲的还偷偷笑话女儿,笑她不知天高地厚。结果,覃瑶真的考了个第一。

谢凤娥对这个天资过人的独生女儿很是宠爱,为了履行诺言,奖励覃瑶小学四年级考了年级第一,就带她到北京、天津、北戴河去玩了一圈。这一年,正逢北京申奥成功。

在五年级上半学期时,她又预习完五年级全部课程,在五年级下学期时进入了六年级。小学阶段的6年学习时间,覃瑶只用了短短4年。

谢凤娥形容爱学习的女儿是“书不离手”,除了课本之外,覃瑶还涉猎了中国古典四大名著和不少外国名著,几乎一刻都不能停下读书的步伐。

夫妇俩为了女儿也颇费一番心思,覃瑶喜欢看课外书,可是买来的书很快就看完了。小覃瑶抱怨道:“妈妈,不值。”于是夫妇俩就到枝江市新华书店给女儿办了一张阅览证。一到周末,他们就带着覃瑶进城去书店,让她在里边看书,谢凤娥夫妇就坐在书店门口等着。

2003年,刚满9岁的覃瑶到百里洲刘巷中学读书,谢凤娥“托了点关系”,也调入刘巷中学任教。

初中时候的覃瑶是个活泼可爱、大大咧咧又有些倔强的女孩。覃瑶读初一时,有一次晚自习课间,教覃瑶语文课的张贤红老师发现覃瑶其他科目的作业都做了,唯独自己教的语文没做。

喜欢逗学生的张贤红开玩笑说:“你这是不给我面子嘛!”然后假装严厉地命令道,“跪凳子!”

覃瑶也很干脆:“不跪!”

于是张贤红和班主任李慧敏把这位同事女儿的膝盖按在凳子上跪了1分钟。张老师说:“因为是同事的孩子才这么干的。她也不记仇,不是那种受不得半点儿批评和惩罚的人,第二天见了我,还是笑嘻嘻的。”

覃瑶给班主任李慧敏留下的是“活泼”的印象:“她常常大老远看见我,脆生生地喊一声‘李老师’,我问她什么事。小家伙说‘没事’,吐吐舌头做个鬼脸儿就又跑了。”

读到初三下学期时,在刘巷中学任教的谢凤娥考虑到女儿年纪还太小,就想让她“休息休息”,于是便将覃瑶转到了初二。覃瑶初中三年,谢凤娥从来没有因为学习成绩批评过她,即使批评也是针对生活习惯上的事。

作为教师的谢凤娥在覃瑶小时候对她的管教颇为严格,在她为覃瑶所作的《听妈妈讲过去的事情》一文中写道:“我们老家后面是一条河,原来水很深的,也淹死过几个人,我一直不让你到后面去。那次你奶奶挑水浇菜园子,里面有小蝌蚪,你觉得很好玩,并且知道是从河里来的。在我洗衣服的时候你就一步一步地挪到河边来了,正好,我衣服也洗好了。我知道如果不让你知道点厉害你是不会死心的,就说:‘好吧,你来,妈妈给你看小蝌蚪。’等你来了以后,我就抱着你,让你自己去捉小蝌蚪。你可高兴了,我抱着你的时候尽量让你成倒立状,让你的头离水面越来越近,你觉得怕了,我还是继续,并且说:‘快捉啊,你看小蝌蚪多好玩。’直到你说:‘我再也不要小蝌蚪了。’我才放了你,你真的没再到河边去过。”

谢凤娥自己很清楚:“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我是个有原则的人。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是有规矩的。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时候可以做,都是清楚的。覃瑶最喜欢的是她舅妈。舅妈脾气特好,什么都不说她,什么要求都满足她,有时候满足到没有原则。”

妈妈的这种“原则”,让小覃瑶时时在无形中感到了迫人的压力。

覃瑶初中就读的刘巷中学的校长吴朝元评价她说:“覃瑶是一名既注重发展,又极富个性的孩子。她除学习成绩优异外,还能歌善舞、会弹琴,爱好体育和电脑。因此,我校对她综合素质评定为5A,完全符合保送重点高中的条件。”

村子里的人和谢凤娥母子俩并不熟,只知道她家教育孩子“蛮严格”、“有方法”

覃瑶之所以连连跳级,究其根底是缘于她的一个梦想: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去北京当志愿者。

谢凤娥带考了年级第一的覃瑶去北京、天津、北戴河旅游的那一年,恰逢北京申奥成功。从北京一回来,覃瑶就非常兴奋。她听说奥运会能让大学生当志愿者,甚至可以给中央领导倒茶,就非常羡慕。她一算,如果五年级和六年级只用一年的时间读完,刚好2008年高中毕业!

于是,暑假还剩一个月的时间,瑶瑶强烈要求学五年级的东西。谢凤娥知道教材的衔接,于是先教她五年级下学期的。开学后,她上学期在五年级教室里学习五年级上学期的内容,空余时间学习六年级上学期的内容。到下学期,覃瑶就可以到六年级了。谢凤娥掐着手指为她一步步算好了实现“奥运梦”的步伐。

那时候,一提到2008年,覃瑶马上就会跳起来说:“2008年,我大一了!我要当奥运志愿者,我要进北京的大学!”

谢凤娥鼓励她:“要实现这个‘理想’,就要跳级。要跳级,就要利用平时的时间把课赶上来哦!”

这段日子,覃瑶并没有引起周围村民的注意。谢凤娥跟村民来往不多,她的生活全部在学校里,小覃瑶则一直在母亲身边,很少和村里同龄人一起玩,周围不少村民只知道谢凤娥教育孩子“蛮严格”、“有方法”。

每到周末,学校里只剩下几个住校的老师,谢凤娥就带着女儿在寂静的校园里读儿歌、做游戏,对年幼的覃瑶来说,校园和母亲就是她全部的世界。

2006年,12岁的覃瑶不负所望,以刘巷初中第二名的成绩保送入枝江最好的中学——枝江一中。枝江第一高级中学不仅在枝江市独占鳌头,甚至在整个宜昌地区也有不小的名气。枝江成绩优秀的初中毕业生几乎被一中包揽,当地望子成龙的家长想尽办法把孩子送进一中。全校有学生4000多人,覃瑶所在的年级有20个班,每个班都有60多名同学,竞争之激烈可想而知。

2006年11月8日,宜昌三峡商报曾以《12岁枝江女孩的高中生活》为题报道了覃瑶,文中称覃瑶为“小神童”。报道中写道:“在2006年秋季枝江市一中保送录取的128名学生中,有位名叫覃瑶的女孩年仅12岁,身高1. 45米。初来乍到,一些师生和送饭菜的学生家长见到她后都以为她是一名小学生。”

除此之外,面临招生压力的枝江一中还邀请了当地的数家知名媒体对覃瑶进行采访、报道。枝江一中副校长袁新宏也说“想通过宣传覃瑶扩大学校知名度”,一中的校报和主页上也做了转载,覃瑶的名气大起来。

名牌大学成了覃瑶的目标,亲戚朋友对她也产生了更高的期望值,“清华、北大”成为围绕覃瑶的话题。之后,覃瑶的照片就一直被学校骄傲地挂在宣传橱窗里。

但母亲谢凤娥从来没认为覃瑶是“神童”。谢凤娥说:“‘神童’的称号来自于我女儿高中入学时的媒体报道。在小学、初中,没有人过多地关注我们,我们过得很开心,觉得她和其他同学没什么不同。”

对于家里唯一的孩子,谢凤娥、覃世雄可谓是费尽心血:2005年,枝江一中迁入离县城4公里的新址,覃瑶尚有1年才上高中,但入一中几成定局,谢凤娥夫妇斥资15万元,在新址对面买了一套房子,以方便覃瑶上学。

覃瑶家在枝江一中对面四楼。这是一栋外表有些破旧的楼房,楼下最显眼的小店铺是一家名为“阳光书店”的小书屋,覃瑶经常在那里看书、买书。她很喜欢看《哈利波特》,《格言》、《中学生博览》等杂志也是她喜欢的。每次遇到楼下书店的老板娘,覃瑶都会问:“蒋妈妈,我的书到了吗?”

在一个不足巴掌大小的笔记本上,覃瑶工工整整地抄下一个网址。访问这个网址,就可以在线阅读《哈利波特》。

覃瑶读高中时,谢凤娥、覃世雄上班在百里洲镇,去枝江一中须先行近10里至渡口,花1元过长江,再行近10里。为照顾孩子,覃世雄试图托关系调入一中,未能如愿。

覃瑶读高一时,由于年纪尚幼,为了给覃瑶创造更好的学习环境,谢凤娥夫妇没有选择将女儿寄宿在学校,而是跟爷爷奶奶一起住,每天为覃瑶烧饭、洗衣,照顾生活起居,到了周末,父母才有机会过去陪女儿。

到了女儿上高二的时候,谢凤娥、覃世雄双双辞去了班主任工作,只要不上晚自习,就过去陪她。

谢凤娥常常骑自行车往返覃瑶所在的枝江一中,一趟就需要花费近3个小时,爱女心切的谢凤娥无怨无悔。

尽管父母精心安排照料,但进入高中后,覃瑶并没有“一枝独秀”下去。她的学习成绩并不理想,在年级1000多人中大约排100多名,一度还考过500多名。而覃瑶并不是一个在学习成绩方面特别“争强好胜”的学生。

2007年“五一”,期中考试刚刚考完,覃瑶的初中班主任李慧敏和谢凤娥等几位朋友吃饭。席间,李慧敏提到一位也是由刘巷初中升入枝江一中的同学:“他怎么考得这么差,才300多名。”

结果在一旁吃饭的覃瑶接茬道:“我还更差呢,我500多名。”那个同学初中的时候成绩比覃瑶差,但是当覃瑶说这些的时候,也没觉得不好意思。

挨了班主任的批评后,覃瑶突然失踪,只留下一封“绝笔信”

覃瑶还是个玩心很重的小女孩,有时候会“欺负”比自己大的男生。高二的暑假,覃世雄所在的枝江五中举行员工郊游,教职工们纷纷带上了自己的孩子。覃瑶跟几位老师的孩子一路上打成一团,欢声笑语不断。

吃饭的时候,覃瑶先吃完,就跑到外面去抓了一只毛毛虫,悄悄溜进饭堂,作势就往一个男生脖子里塞。男生吓了一跳,倒是一旁的覃瑶笑得弯了腰,直嚷着:“胆小鬼!胆小鬼!”

相比并不拔尖的学业而言,“神童”称号最让覃瑶不高兴。

一天,覃瑶回家后很不高兴地对妈妈说:“班里一个同学说我成名了,她要写一本书,书名叫《我与神童的高中生活》。妈妈,我不喜欢他们叫我‘神童’!”

覃瑶在班里的成绩并不出色,又被同学们戏称“神童”,这无疑给心智尚未成熟的覃瑶带来了更大的心理压力。

那时候,到处都有传闻说,覃瑶的父母对她期望过高,非清华北大不上。她的父亲覃世雄说:“我们对孩子并没有不切实际的期望,有的话我们都没当她的面说,怕伤了她的自尊心,但和同事说了。女孩子嘛,读那么多书干什么?你最终还要成家,读到博士后,想要成家也困难了。我们就希望她到时候有一个工作,能养活自己就行了。按照她的成绩,年级100多名,也就考个一般的学校,三峡大学也就行了。”

话虽如此,但是父母的付出和努力、街坊邻里的称赞以及来自老师同学的压力让覃瑶承受着本不属于她这个年龄的压力。在“神童”称号的层层包围下,覃瑶摇摇晃晃地读到了高二。

枝江一中校园里设有一个书店,除了售卖教材、教辅之外,还出售一些其他领域的课外读物,覃瑶发现了这片“新大陆”,就时不时去买上一本来读。

有一次,覃瑶跟同学一起到了书社,挑了一本《格言》杂志,同学担心地问她:“你怎么还买课外杂志呀,班主任李老师不是不让看吗?”

覃瑶满不在乎地说:“没关系,小心一点就可以了!”

3月6日清晨6点多,谢凤娥起床做早餐。因为覃瑶特别喜欢吃荞麦包子,她早在周三就买了一些回来准备着。覃瑶起来后吃了一个半荞麦包子,又喝了一碗鸡蛋汤。这时,覃瑶问:“妈妈,今天您怎么不是很急着走啊?”

谢凤娥告诉她:“爸爸还没起床呢。”

于是,覃瑶又跑过去叫爸爸起床。出门上学前,她特地叮嘱妈妈说:“明天我想吃黄瓜炒火腿肠。”

然而,谢凤娥和覃世雄没想到,这是他们和女儿见的最后一面。

上午第二节课时,覃瑶坐在教室里上外语课,手里还捧着买到的杂志读得津津有味,班主任李开松正巧在教室外透过玻璃抽查课堂纪律,发现坐在第三排靠窗的覃瑶在看课外书。

这一座位是李开松“为方便管理特意安排的”,虽然班里其他人已经换了三次座位,但覃瑶的座位一直未变。李开松与覃瑶的父亲彼此认识,在覃瑶入学时,覃世雄也曾经叮嘱李开松:覃瑶年纪小,爱玩,“对她要管得严一点儿”。

李开松老师在学生中以管理严格著称。学校规定晚自习从18点40分开始,他要求学生每天提前20分钟就要回教室;而且他批评同学也很少留情面,特别重视纪律,尤其禁止学生阅读课外书。

等到课间时候,李开松走上讲台,示意全班同学不要出去,在批评了几个熄灯后仍在洗澡导致班里被扣分的男生后,接着就批评了覃瑶在课堂上看课外书:“我三番五次地强调上课纪律,要听讲,不能做与课堂无关的事情。覃瑶,这是我第三次看见你上课看课外书,无视班级纪律。你这个礼拜不能参加创星了(一种激励措施,表现好的可以获得一颗星)!”然后,李开松还说要跟覃瑶的爸爸“交流交流”。

上午接下来是体育等课程,覃瑶和平时一样上完了课,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唯一不同于以往的就是,中午吃饭时,覃瑶没有去食堂吃饭,而是叫一名要好的女同学帮她“带一包方便面上来”。

后来,从外面吃饭回来的同学看到覃瑶一脸不高兴地下了楼。

从这之后,覃瑶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任何人的视野里。

下午快放学时,覃瑶的同班同学把她一下午没有上课的情况报告给了班主任李开松。李开松5点多钟上完课后回到了教室,在覃瑶的桌子上发现了她留下的一封“绝笔信”:

爸妈:

请原谅我做出这不孝的决定。

我知道你们会很伤心。但是,请不要为我而损害你们的健康。否则,我会心疼的。

我记得在高一上学期的时候,有一个跳楼自杀的同学。当时,您还问我会不会自杀,我还笑着说不会。但我现在真的觉得很累、很累,我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我知道,我一直是你们这一辈子唯一的女孩子。哥哥(指覃瑶的姨爹黄小华的儿子),弟弟,这也许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这么叫点儿(覃瑶的舅舅的儿子唐点)了,还有王宜都是男孩子。你们对我都有着很高的期望,对不起,让你们失望了。

我在学校里其实一直受着巨大的压力,老师特别是李开松一直都对我看得很紧。他说不能看课外书籍,但你们都知道,我不看书是不可能的。于是,在第三次被他看到之后,我做出了这个决定。因为,我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你们。

爸、妈,我不知道我还能说什么,但请暂时不要告诉唐点(覃瑶表弟),好吗?

女儿

2008年3月6日绝笔

附:请代我把那本《欧也妮·葛朗台》交给王念(覃瑶的好朋友),多谢了!

当池塘里覃瑶的尸体显现出来,谢凤娥一声惨叫:“瑶瑶,你捅破了妈妈的天啊!”

李开松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便立刻通知了覃瑶的母亲。

正准备上晚自习的谢凤娥接电话时,谢凤娥并未意识到日后将要承受的伤痛。和她同在刘巷中学教书的李慧敏当时也在身边,知道覃瑶爱玩,就安慰谢凤娥:“可能跑出去玩儿了吧!”伹谢凤娥还是马上给覃世雄打了电话,询问覃瑶是否回家。

一头雾水的覃世雄回答:“瑶瑶没有回家啊……”

覃瑶也没有去爷爷奶奶家,焦急的谢凤娥告诉覃世雄,说班主任已经半天没看到覃瑶了,听说覃瑶还在座位上留下了一封信。

覃世雄听闻后马上赶到了枝江一中,到校门口时,他查看了学生的出入记录并询问了保安,保安很肯定地说:“覃瑶下午并没有离开学校。”于是覃世雄夫妇将搜索范围限定在枝江一中校园内。

谢凤娥夫妇仔仔细细找遍了学校的每一个角落,并且挨个查看了每一个寝室,都没有发现覃瑶的踪影,谢凤娥当即晕倒了,经过简单救治才缓过来。谢凤娥给覃瑶的舅舅唐松柏打了电话,告诉他覃瑶不见了,如果晚上找不到人,要覃瑶的舅舅第二天迅速赶回家帮忙找。

这时,覃瑶的好友王念、其他同学和几个老师也加入了寻找覃瑶的队伍,依然无果。覃世雄在校长董云的建议下报了警。

晚上9点多钟时,覃瑶的舅舅打来电话询问情况,覃世雄说没有找到人。覃瑶的舅舅说:“飞机票预定的时间是10点30分,我等到10点20给你们打电话,如果还没有消息我就去订飞机票!”

谢凤娥夫妇和学校的老师一直找到学生就寝,找遍了学校的各个角落,依然没有看见覃瑶,这时已是深夜。覃世雄、谢凤娥夫妇与留下来的李校长、娄主任等人到办公室商量后,决定到街上去找,先到附近的垃圾场上堆放的天然气管里找,没找着,然后到滨江公园、城区各个网吧、公共场所细细寻找,直至深夜。

这时,天上飘起了淅淅沥沥的雨点,逐渐陷入绝望的谢凤娥冒着雨边找边喊:“瑶瑶,你出来啊,跟妈回家……”

3月7日一早,覃瑶的父母以及乘飞机赶来的舅舅来到学校继续寻找覃瑶的下落,在学校老师的带领下,他们把空置已久的废弃房间一一打开,仍然没有带给谢凤娥夫妇期望的惊喜。

无奈之下,谢凤娥想到了唯一没有寻找却不愿面对的地方:学校还有两个池塘没有找过!

在场的老师们说池塘很深,并且池底有很多石头之类的东西,不清楚池塘底下是什么情况。

有人建议先弄船,用竹篙在水里戳,谢凤娥表示反对:“那谁知道是石头还是人?”又有人说用滚钩滚,可在场老师们说水很深,钩不能落到水底。

覃世雄建议请人来摸一下,并且告诉他们:“飞鹰码头有个水性很好的人很擅长这件事。只要到码头一问就能知道这个人。”但这种方法也不能确保把两个池塘都摸遍,难度实在太大。最后,大家一致认为要把池塘的水抽干才行。

于是,在谢凤娥夫妇的要求下,学校准备给池塘抽水。

下午1点左右,学校找来了两个泵,开始抽水,谢凤娥想去看抽水的情况,由于悲痛攻心,没走几步就晕倒在地上。

抽水工作继续到半夜12点左右,抽水机吃不到水,吊车也回去了,教育局赶来的侯局长和刘局长跟谢凤娥商量后,决定第二天再抽。

3月8日早上,随着《楚天都市报》散发的7000份寻人启示,“神童”覃瑶失踪的消息传遍了湖北。

由于这天是双休日,关心覃瑶的社会人士以及她的同学也都来到一中准备帮忙找覃瑶,校园里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

上午10点,随着水位的不断降低,池塘里覃瑶的尸体一点点显现了出来。

学校附近的一位居民告诉谢凤娥,6日下午,他从校外路过时,曾着见一个女生在池塘边徘徊。

等候在旁的谢凤娥发出了一声惨叫:“瑶瑶,你捅破了妈妈的天啊!”

这天,距离覃瑶的14岁生日只有26天。

面对覃瑶的死亡,社会上众说纷纭,褒贬不一。

有人认为覃瑶成为了“唯教材论”的牺牲品:“是谁给她灌输了‘看课外书有罪’的思想?是谁让她优秀更优秀,却没有告诉她生命美好,生命可贵?”

有人认为她的悲剧源于父母对其生命教育的缺失,这个社会太让人急功近利了,没有了无忧无虑的童年,过早地承受着过多、过大的压力,是让这个活泼却童心早泯的女孩轻易抛弃生命的原因。

也有人认为,揠苗助长式的教育方式一手酿成了今日之过。神童从小到大,走得太过顺风顺水,这才让她经不起挫折。生活中不仅有鲜花和掌声,还有挫折和泪水。一直在比她大几岁的环境里面成长,虽然让她看起来很成熟,但实际上她因为缺乏和同龄人的交流,心智的发育有相当大的缺陷。

覃瑶的人生只走过了短短不足14载,刹那芳华,只盛开了那样短暂的一季,但是她的故事背后却承载了太多的无奈。

高中生看课外书被老师批评,对于绝大多数学生而言可能只是小事一桩。但谁也没料到,这对于14岁的花季少女覃瑶而言,竟然成了一根引线,点燃了她自杀的念头。

覃瑶之所以被视为“神童”,是因为她2岁上幼儿园,4岁上小学,8岁读初中,12岁进入高中,加上舆论的无限渲染与扩大,人们愈发认为她智力超群。父母的辛勤付出与殷切期望被这个小女孩看在眼里记在心中,老师的严格要求和批评让她小小的自尊心无法承载,周围人群不断袭来的压力使她整日惴惴不安。

在覃瑶活泼开朗的外表下,没有谁读懂她孤独的内心。就像她最后的绝笔中所写的那样,她“真的很累很累,要好好地休息一下了”,这不禁让人想起一句话——“不自由,毋宁死。”这对现实无声的抗议,让人们为覃瑶的离去感到痛心和遗憾。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