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霍英东:一份失败的遗嘱

点击数:3721 收藏本文

霍英东在港台富翁中的知名度可以说是最高的,不仅因为他个人资产大约有130亿港元,而且他于1993年当选为全国政协副主席。他为北京申奥四处奔走,同时为了改变内地的贫穷,投入无数的心血与金钱……

霍英东有三位太太,分别是吕燕妮、冯坚妮和林淑端,生有十个儿子和三个女儿。霍英东逝世后,家族爆发争产风暴,长房三子霍震宇以遗产执行人身份上诉到高等法院,要求罢免另外两名遗产执行人霍震寰及霍慕勤,隐藏于兄弟间的斗争直接演变为公开对决。

霍英东完全靠个人的努力,年仅32岁就成为香港房地产界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

在当今香港商界,个人经历与香港的演变、成长如此密切相关,且足以反映出香港半个多世纪发展历史的人,除了霍英东,似乎找不出第二个人来。霍英东非凡的一生,如一块多棱镜,清晰地折射出香港二十世纪的风云变幻。

1923年5月10日,霍英东出生在香港一个水上人家。因家境贫困,霍英东6岁前都没有穿过鞋子,7岁那年,他的两个哥哥和父亲相继去世,后来香港又被日军占领,家里的生活更加困难。

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子汉,霍英东只好选择退学,出去打工。说是打工,其实就是做苦力,可是身材瘦小的霍英东不是干苦力的料,每次干不长就被老板辞退了。霍英东的母亲刘氏只好东借西凑地帮他开了一家杂货铺。

于是,19岁的霍英东当起了“小老板”。由于霍英东是霍家仅有的男丁,母亲不能不提前为延续霍家香火这个问题作打算,于是,在母亲的一手安排下,霍英东跟一个名叫吕燕妮的女子草草结了婚。据说,吕燕妮的家和霍家是对门。

婚后第二年,即1944年,吕燕妮生了一个女儿,取名霍丽萍。在以后的岁月中,她又生下了霍震霆、霍震寰、霍震宇、霍丽娜、霍丽丽,无疑是为霍家传宗接代的大功臣。

不久,母亲的一个决定改变了霍英东的人生。

1945年抗日战争结束,香港的经济形势好起来了,霍英东的母亲觉得一家人不能总守着杂货铺,希望把店子兑出去,开一个小小的船行,做点海上货运的生意。霍英东尊重了母亲的决定。于是,他们买了几条船,在海上搞运输。几年下来,机会果然降临了。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一些欧美国家开始对中国进行全面的经济封锁,导致战略物资价格飞涨。于是,不少海外商人铤而走险,将“违禁物资”偷偷运往中国内地。因为利润丰厚,霍英东也加入这场冒险。他组织了运输船队,三年中每天不断地把黑铁皮、橡胶、轮胎、棉花、药品等重要物资运送到澳门,再想办法转往内地。

当时香港的富商如包玉刚、何鸿燊等都或多或少做过这个生意,只是太冒险太辛苦了,只有霍英东坚持得最久。当时霍英东一天最多睡三四个小时,白天要联络、装货,晚上还要借着月光开船运货。有几次,霍英东为了躲避英国水警的追赶,差点丢了性命。

通过三年的海上运输,霍英东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他搬进跑马地蓝塘道11号的豪宅,成为香港新贵。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香港迎来一个移民浪潮,有数据显示,从1947年到1953年这6年间,香港人口由原来的不到50万涨到150万左右。人口暴增,住房必然严重不足,连楼房的走廊、楼梯间都挤满了人。当时香港的住房条件十分恶劣,看到这个情形,精明的霍英东决定把手里的钱全部押在房地产上。

1953年6月,霍英东和妻子吕燕妮创立了霍兴业堂置业有限公司,注册资金是465万港元,这在当时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不过,那时香港的房地产还算不上一个行业,一般的市民都是租房子住,而且当时香港又是英国的殖民地,地产市场一向由英资财团垄断,华人要想从他们那里分得一杯羹是难上加难。

其实霍英东最开始也考虑通过租房子挣钱。1953年底,霍英东拿出280万港元,在香港铜锣湾买下了使馆大厦,正式进军地产业。当时,他和普通地产商的做法一样,花钱买旧楼,然后把楼租出去赚钱。可是租了两三个月,霍英东拿着账本一算,发现买楼所花的280万要7年半才能回收本钱。

当时在香港,房屋买卖是以一整幢作为单位,可是香港普通职员的年收入不到3000港元,只有少数有钱的人才买得起房子。霍英东想出了分层出售的办法,把房子拆开来卖,这样人们买楼的总价降低,稍微富裕的人就能买得起楼了。接着,为了吸引只有部分房款的人也来买房子,霍英东又发明了分期付款的经营策略。

这种方法现在看来没什么,在当时可以说是石破天惊。买东西居然只付一部分钱,再说了,“居者有其屋”是中国人的传统理想,这对普通市民的吸引力太大了。霍英东的几项措施一下子激活了香港的房地产市场。

涉足地产行业仅仅一年多时间,霍英东就兴建了100多幢房子,基本上都是房子还没建好就卖光了,创造了香港地产界的神话。两三年时间,霍英东在楼市上挣了1000多万港币,成为香港最大的华人地产商。

此时,霍英东只有32岁,已经是香港房地产界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可是,就在霍英东在香港地产界风生水起的时候,有人开始处处刁难他了。

在当时,香港是归英国政府管理的。对霍英东在朝鲜战争期间给中国内地供应物资的事情,港英政府一直耿耿于怀,后来霍英东又和内地的政府官员有过往来,1964年还绕道澳门,前往北京参加了国庆15周年的庆典活动。他的这些行为,港英政府看在眼里,却又无可奈何,只好拿他最红火的地产生意开刀。

这其中最令霍英东受打击的就是“星光行事件”。星光行是霍英东1962年开建的商业大楼,位于尖沙咀海边,位置极佳,本来主要用于收租,结果港英政府为了打压霍英东,居然想出了让电话公司不给大楼通电话的招数。接着,美国驻香港领事又将星光行列入“黑名单”,宣布所有星光行的租客都不能买卖美国货。一系列打压措施下,霍英东被迫将星光行低价卖给了英资地产公司。

由于港英政府的“封杀”,霍英东渐渐淡出香港的地产市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市场。1968年,霍英东带领400多人和一支船队,从香港出发,浩浩荡荡地开进文莱,开始承建文莱的港口工程。之后,他又转战石油、百货、旅馆、酒楼等产业。

1978年1月,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改革开放政策,准许吸收外资用于内地的经济建设。当时,很多海外富商还在观望,霍英东就已经行动起来。1979年,继中山温泉宾馆之后,霍英东又投资建设了广州白天鹅宾馆,这是中国第一家由中国人自行设计、自行建设、自行管理的五星级酒店。

1983年2月6日,白天鹅宾馆正式开业,对市民全面开放。这个消息轰动了广州,大批市民赶来参观,宾馆5个公共卫生间里仅卷筒卫生纸就用掉了200多卷,崭新的地毯也被踩坏,以至于有工作人员请示霍英东要不要停止开放,霍英东的回答是:“全面开放不能变,东西坏了,照价算在我的账上。”

现在看来,排着队去参观一家宾馆是不可思议的。而在几十年前,一般市民要进普通宾馆都是相当困难的,进去的时候需要持单位介绍信在门卫处登记,更不用说像白天鹅宾馆这样的五星级酒店了。据当时宾馆的工作人员回忆,开放的头一两天,他们每天都能捡到一箩筐鞋,那是成千上万赶来参观的人挤掉的。

霍英东从小喜欢体育,年轻时最想做的事是成为全职足球运动员。1959年,他出资成立香港东升足球队。霍英东是国际足联的执委,还是香港连续6年的网球双打冠军,香港不少体育项目都是他出钱赞助的。

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中国实现了奥运金牌零的突破。霍英东大为振奋,为了激励中国运动员取得好成绩,出资1亿港元成立了“霍英东体育基金”,给在奥运会上取得好成绩的运动员颁发巨额奖金。

而在中国举办奥运会是霍英东晚年最大的愿望之一。1993年,北京申请2000年奥运会的时候,霍英东就向国际奥委会执委做了大量的游说工作,甚至答应捐钱在非洲建体育基金会。北京第一次申奥失败,霍英东认为这是他一生最大的失败。2001年北京第二次申奥,霍英东因为年岁已高,没有亲自去莫斯科现场助阵,而由儿子霍震霆代为出席。

数十年来,霍英东单为中国体育事业的捐款就已经超过了8亿元。

2006年12月9日,霍英东在北京逝世,走完了他传奇的一生。

直到霍英东为母亲逝世发讣告,外界才知道他有二房太太

早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霍英东就已经在香港工商界叱咤风云,同时也活跃于体坛,但由于他为人处事向来低调,所以他的家族情况极少成为热点话题。连霍英东本人都没有想到,霍氏家族第一次成为香港市民关注和议论的焦点,竟起源于霍家老太太的逝世,那是1977年8月26日,霍母刘氏在养和医院逝世,享年83岁。

在霍英东的心目中,母亲刘氏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人物。母亲的养育之恩,霍英东念念不忘,发迹以后,他对母亲极尽孝道。母亲的逝世,令霍英东悲痛欲绝,因此刘氏的出殡仪式极尽哀荣。

1977年8月29目,前往殡仪馆悼念霍母的有近千人,灵堂摆满各界人士和社团送来的花圈。十多位名人富商为一位友人的母亲扶柩,这在香港历史上是少有的。除了因为霍英东的名望和影响力外,也是因为刘氏早年养儿育女的经历广受尊敬。

当然,令霍家一时间成为全城焦点的,主要不是豪华的出殡仪式,而是霍家在香港各报章登载的一则讣告。讣告注明:霍英东有吕燕妮和冯坚妮两个太太;有九名子女,男为霍震霆、霍震寰、霍震宇、霍文芳、霍文斌、霍文逊,女为霍丽萍、霍丽娜、霍丽丽。很明显,霍英东的儿子当中,“震”字辈为吕燕妮所生,“文”字辈则为冯坚妮所出。

这则讣告是霍英东“不打自招”,第一次公开他的家庭成员情况。于是,此讣告一登出,市民议论纷纷。关于霍家的各种传闻,一时间流传于市井坊间。其中霍英东有几个太太这个问题,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直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才有香港报纸披露:霍英东除了有吕燕妮和冯坚妮两位太太外,还有一个太太,名为林淑端。二人在1968年左右结合,林淑端为霍家生下四个儿子,分别是霍显扬、霍显光、霍显强、霍显旋。

由于霍英东向来作风低调,从来不带大太太和三太太公开露面,而吕燕妮和林淑端过的也是深居简出的生活,除了与家人和小圈子里的朋友有所往来外,与外界并没有什么接触,因此外界对霍家长房和三房的情况几乎一无所知。

但二房冯坚妮完全不同,她后来在公开场合频频抛头露面,表现得非常活跃。

事实上,冯坚妮是霍英东的初恋情人。1954年,也就是霍震宇出世那年,霍英东结识了年轻貌美的女子冯坚妮。冯坚妮当年只有16岁,与霍英东相恋5年后结婚。不过,霍英东当初不肯承认冯坚妮是二太太,直到发霍母的讣告时,才正式承认了冯坚妮的身份。

1978年2月,冯坚妮接受香港《文汇报》采访时,公开表明霍英东太太的身份,并且破天荒地透露她和霍英东的爱情和婚姻:“我是个单纯的人,很不习惯抛头露面。小时候也没有很大的抱负。那时候我想,但求有个丈夫,彼此倾心相爱,就算他是朝九晚五的打工仔,我也心满意足。我又是很痴心的人,自小很欣赏他正直、老实的性格。不管在任何境遇下,我愿意为我敬仰的人,全心全意地献出我的精力。我只是觉得他兼顾的事务太多了,太辛苦了,就尽自己的能力帮忙做点小事务罢了。”

冯坚妮是香港工商界的知名人士,多才多艺,热爱唱歌、插花、摄影及国画。她有个爱好与霍英东有几分相似:喜爱运动,每天坚持游泳,偶尔还打网球。一直以来,每年“三八妇女节”,香港工商界的妇女们都要排一出话剧,冯坚妮总是担任主角。

尽管如此,相比起其他港澳富豪的太太,冯坚妮仍然算是低调。

曾有位报社记者在采访霍英东期间,在从香港至广州南沙岛的豪华水翼客轮上遇见了冯坚妮。当时,霍英东带冯坚妮、霍震霆、霍震宇和一些外国造船专家到内地,记者应邀随行。冯坚妮身材高挑,面容娟秀,淡妆上脸,戴着浅色的眼镜,穿一件大碎花衣裳。

在一个小时的海上航程中,记者和霍英东等人交谈,冯坚妮却独自坐在一旁,自顾自地泡面吃、冲茶喝,一言不发,完全不理会他们的谈话。

到了南沙岛海关,番禺市的政府官员在贵宾室接待霍英东一行。霍英东与人应酬时,冯坚妮独坐在贵宾室的角落里,离霍英东远远的。接着,一行人参观南沙开发区、有荣造船厂、南沙高尔夫球场,她只是留心察看和聆听,很少开口。

整个行程中,这位记者认为冯坚妮极为低调,看不出阔太太的娇气和傲气,行为不但丝毫不惹人注目,甚至让人感觉不到她的存在。总而言之,她完完全全是霍英东背后的女人。

据说,霍英东在家里奉行的是男人至尊的家规,几个太太事事唯他马首是瞻,他的话具有绝对的权威。而她们也沿袭中国妇女传统的生活方式,只是相夫教子持家。太太们如此低调,在香港的超级富豪中极为少有。

霍英东的三房太太和子女并不在一起居住,而是一房人住一个地方,有人称之为“一家三制”。霍英东在三家之间来回周旋,而三房人之间平时很少往来,各房人过各自的生活。只有霍英东在场的时候,比如他带家人到外面吃饭、带家人到外地出差,三房人才偶尔同时出现,但都是零零散散,整个大家族成员很少出现在同一场合。

而且当他们出现在同一场合时,各房人之间看上去并不亲密,相互很少交谈。更有意思的是,不同房的子女辈互称对方时,往往是喊“霍生”或“霍小姐”,不会称兄道弟、称姐道妹或者直呼其名,连冯坚妮对“震”字派的三兄弟也是称“霍生”。

霍英东极为重视对子女的培养,子女几乎个个都曾留洋,在国外接受良好的教育。他对子女的管教极为严格,虽家财过百亿,但对子女花钱却严加限制。

霍英东曾说,他给每个子女的钱并不多,每人名下的钱还不足够买一幢普通的住宅;至于每月给他们的钱,一般是每人3万港元左右。当然,这只是对那些在霍氏集团工作的子女而言,那些在外头工作的则另当别论。

霍英东向来不喜欢子女经商,更反对子女在外头做自己的生意。据霍氏集团的职员说,霍英东曾对子女发话:“若你们不听我的话,到外面做生意,我就和你们脱离关系!”

霍英东去世前,经常出现在父亲身边的长公子霍震霆是媒体中曝光最多的霍家成员,他是奥委会成员,但只是在体育外交方面露脸较多;老三霍文芳被传出是继子,因此在家族事业中一直少见作为;四子霍震宇倒是聪明能干,在高科技产业独自打拼,虽然参与了霍氏集团的投资事务,但与家族的主流业务还是有距离。

在众多兄弟中,表现最为突出的是老二霍震寰,他不仅外形酷似父亲,而且头脑精明、踏实肯干,受到霍英东老部下的称道。霍震寰中学时代即赴英留学,后在加拿大学习财务会计专业。他回港后,将海外先进的账务和资本运作理念、操作手法运用于公司,被霍英东逐步安排为家族的财权和人事权的执掌者,成为家族的实权人物。

总而言之,霍家二代对外的表现是惊人的一致——低调而且扎实。有人问起霍家接班人的事情,霍震寰总是笑呵呵地说:“不要说谁是接班人,我们兄弟各有分工,却又团结合作。”

一向低调的霍家突然爆发遗产风波,甚至影响到了霍启刚和郭晶晶的婚礼

就在霍母刘氏逝世一年后,又有一件事使得霍家再次成为城中热点话题。上次是“白”事,这次是“红”事。

1978年9月初,有传媒披露,朱玲玲小姐将嫁给霍家大公子霍震霆,成为亿万富豪的媳妇。此消息一经传出,各传媒相继追踪报道事态发展,市民对此议论纷纷。

朱玲玲是什么人?她嫁给霍家大公子,为何引来传媒和市民广泛关注呢?原来,朱玲玲就是荣获1977年香港小姐冠军头衔的绝色佳丽。况且,朱玲玲不是一般的香港小姐。她天生丽质、气质高雅,至今还有很多人认为,历届最漂亮的香港小姐仍然非她莫属。

一个是富豪公子,一个是倾城美人,且又是刚刚“出炉”的香港小姐,市民当然对此津津乐道。

大学毕业后,霍震霆一直是霍英东的得力帮手,既协助父亲打理家族生意,又担任香港一些体育组织的要职,时常陪父亲出席香港和国际性的体育活动。据香港传媒披露,霍震霆和朱玲玲结缘于一次慈善步行活动。

那是1978年初,无线电视举行一次公益金慈善步行活动。参加者除了一些达官贵人、名流明星外,还有上届港姐。朱玲玲是上届港姐冠军,自然也在其中,而霍英东和霍震霆两父子也参加了步行。

朱玲玲是这次步行活动的“七金刚”队的队员之一,霍英东是“红利士”队的队长,霍震霆则为“红利士”队的顾问。

在这次慈善步行活动的开幕仪式上,霍震霆与朱玲玲四目相撞,接下来的情况正如一篇文章所写:“他第一次见到朱玲玲,就被朱玲玲的美艳惊呆了。他痴痴地望着朱玲玲,竟有点失魂落魄,连人们捐给‘红利士’的善款也忘了计算……”

一个是城中有名的富家公子,风度翩翩,一表人才;一个是妙龄少女,花容月貌,待字闺中。两人都有相见恨晚之感。慈善步行活动结束后,霍震霆就展开凌厉攻势,短短几个月就掳去朱玲玲的芳心,走进了婚姻殿堂。

这之前,霍家已给朱家送去礼金1000万港元。在当时,这可不是小数目,众人纷纷议论:“霍家娶媳妇,果然出手不凡!”

不仅如此,婚宴上摆了350桌酒席,每桌花费超过2000港元。如此盛大的婚宴,接待工作极为繁重,光是迎宾的就有160人,赴宴的宾客共有4000多人,其中很多是城中的名流、富商、权贵,连港督麦理浩、澳督李安度、泰国空军司令也赴宴助兴。

霍家似乎与明星有缘,继霍震霆娶了港姐朱玲玲之后,1981年,霍震寰娶了邵氏公司的女星陈琪琪。陈琪琪虽然不是大红大紫的明星,但外表清丽脱俗,私生活十分检点。嫁给霍震寰后,陈琪琪就退出了影视界。

相比起霍英东的太太们和霍家第二代,霍家第三代的霍启刚和霍启山可以算高调了。

霍启山是霍震霆的二儿子,2004年3月,他在摩纳哥王室在蒙地卡罗举办的“玫瑰之舞——中国之夜”慈善晚会上结识了章子怡。7月,章子怡与霍启山在香港参加完派对后,十分亲密地携手走向停车场,香港媒体甚至抓拍到了他们接吻的镜头。然而仅仅两年后,这段恋情便终结了。

近几年来,曝光最多的恐怕要算霍家的长房长孙——霍启刚,而他与中国著名跳水运动员郭晶晶的恋情,一直都是媒体关注的热点。

郭晶晶和霍启刚的恋情始于2004年,当年9月6日,郭晶晶作为奥运金牌选手访问香港时,霍启刚就对郭晶晶照顾有加。2004年10月,两人在上海约会,恋情随之正式曝光。之后,郭晶晶征战世界各地赛场,人们经常能看到霍启刚相伴左右。

2011年1月,逐渐淡出跳水界的郭晶晶终于做出了“谢幕”的决定。坊间传闻,她和霍启刚将于2012年10月结婚,郭晶晶在伦敦已经挑好了价值上百万的婚纱和钻戒,霍家将耗资千万在香港和北京两地举办世纪婚礼。

然而,就在两人即将完成七年的爱情长跑时,一场风波意外地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2011年12月19日,霍英东家族爆出争产风波,霍英东长房三子霍震宇上诉至香港高院,控告身为霍英东集团总裁及遗嘱执行人的兄长霍震寰私吞至少14亿港元“公款”!

消息一出,全港乃至全国震惊。

当霍震宇知道霍震寰私下从公款里批出1200万搞世纪婚礼后,他大受刺激,委托律师将霍启刚、霍启山及其他第三代成员也一起告上法庭。因为霍启刚为郭晶晶选购的钻石首饰以及用来办婚礼的全部费用,也属于霍震宇所指的“公款”。

据说,身为长房长孙的霍启刚为此十分烦恼,推迟了与郭晶晶的婚期。有媒体认为,正值盛年的霍启刚想建立事业,暂时未有结婚打算。他一直要求郭晶晶自我提升,再嫁入豪门。

郭晶晶还是国家跳水队成员时,便曾在休假期间秘密到英国伦敦修读英语课程。其后霍启刚再次建议女友到美国深造,郭晶晶在正式退役后,便到美国报读为期半年的英语课程。

看到霍启刚并不着急结婚,郭晶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我非常希望拥有美满幸福的婚姻和家庭,我小时候曾梦想二十多岁时结婚,婚礼应该很浪漫吧。”而霍启刚一拖再拖,先后送出价值300多万元的北京崇文区豪宅以及价值3000万元、位于北京海淀区的别墅,还有价值百万元的红色宝马四驱车。

不过也有报道称,霍启刚态度很坚决,表示无论遗产风波如何发展,今年内一定结婚。

霍英东2006年去世后,霍家一直保持低调,风平浪静,为何突然爆发了遗产风波?这件事要从霍英东那份“完美”的遗嘱说起。

霍英东的遗嘱和洛克菲勒的遗嘱只有一点不同,正是这一点不同引发了家族内战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香港豪门后代争夺遗产的官司呈现增多的趋势,霍英东吸取了教训,很早就打算订立一份完美的遗嘱。为此,他联系了多个经验丰富的律师,要求他们提出一些方案供他参考。据说,霍英东的遗嘱就是从这些方案当中选出来的。

霍英东选中的方案出自一位名叫陈国俊(化名)的律师之手,霍英东认为这个方案最合他的心意。

陈国俊是美国华人,毕业于一所世界知名大学的法学系,后来在纽约开办了一家律师事务所。他代理过很多遗产案,名声在外,可以说是遗产分配方面的行家。由于他的律师事务所在香港设有分部,所以霍英东找到他,愿意花费重金聘请他设计遗嘱。

陈国俊列出了许多美国大家族的遗嘱,其中向霍英东推荐了洛克菲勒家族的遗嘱。洛克菲勒家族财团屹立百年不倒,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没有把家族财产平分给继承人,而是采用信托的办法,使得财富有效地集中起来。

在洛克菲勒遗嘱的基础上,陈国俊提出了更为完善的设想。他认为如果霍英东去世后立刻分配遗产,大产业就分裂为多个中小型产业,这对霍氏家族整体而言是不利的。所以,霍英东可以在遗嘱里限定时间,规定去世20年后才能分配遗产。

另外,陈国俊建议霍英东从继承人当中指定几个遗嘱执行人,专门负责管理和分配遗产。

霍英东拿到陈国俊设计的遗嘱,感到非常满意,并于1978年签署了这份遗嘱。

这份遗嘱里的内容有三点:第一,三房妻子及所生子女均是遗产受益人;第二,遗产在霍英东去世20年后才可以分配,此前各受益人只能每月领取生活费;三,遗嘱执行人兼管遗产的运作,直到遗产分配完毕。

霍英东指定的遗嘱执行人有四个:霍英东的妹妹霍慕勤夫妇、次子霍震寰、三子霍震宇。

这份遗嘱和陈国俊推荐的“洛克菲勒遗嘱”在形式上非常接近,基本内容也相似,但有一个不太引人注意的缺陷:洛克菲勒的遗产是由法律机构代管的,是一种信托方式,而霍英东的遗嘱由继承人来执行。这个缺陷看似无关紧要,其实是相当致命的,给这份东方“洛克菲勒遗嘱”的执行埋下了隐患。

订立遗嘱后,霍英东便按照他的设想,对家族事业的继承方式进行了一系列规划。1998年,霍英东做出决定:长子霍震霆从政,次子霍震寰接管家族企业,三子霍震宇作为副手参与家族企业的管理工作。另外,二房、三房的子女一律不得从商。

2006年12月9日,霍英东逝世。

不久,陈国俊在霍氏家族内部代为公布了尘封28年的遗嘱。听到这份奇特的遗嘱,一大家子人都傻眼了。

二房三房子女原以为可以分到一大笔遗产,当他们得知遗产要到20年后才有可能分到,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而且,遗嘱执行人的安排对他们非常不利。

此时,霍英东的妹夫已经去世,妹妹霍慕勤年届80岁,身体状况不佳,基本丧失了管理遗产的工作能力。因此,遗嘱执行人只剩下长房次子霍震寰和三子霍震宇。

其中,最得意的当然是长房次子霍震寰。依照霍英东的遗嘱,家族企业的管理权落在他的手里。于是,霍震寰名正言顺地升任霍氏家族集团总裁。

这样一来,霍英东最担心的情况没有发生,家族企业避免了四分五裂的局面,集中在一个人的手里。然而,遗嘱的缺陷也随之暴露出来。

霍震寰成为家族企业总裁,当然很高兴,但旁人不知道的是,他感到这样并不公平。霍震寰在兄弟姐妹当中最早参与家族企业管理,奉献了大半辈子的精力。霍英东病重时,霍震寰成了霍氏家族的主心骨,在他的领导下,家族财富从35亿美元迅速增值到45亿美元。按照这个趋势,20年后的家族财富将不可估量。而问题在于,到时候霍震寰必须与其他继承人平分这笔亿万家财,相当于把自己辛苦赚来的钱拱手交给了别人。

霍英东去世后的第二年,即2007年初,霍震寰动手了。他决定把应该属于他的财产从家族财富里分离出来。霍震寰考虑的第一笔财产便是他认为父亲“实质性”交给他的股票。

那还是十年前,霍震寰随霍英东出差,下榻于某国际大酒店。一天晚上,霍英东带霍震寰进入了某家银行的地下保险密室。霍英东用钥匙和密码打开保险柜,给霍震寰看过了海外三家公司的不记名股票,然后把钥匙交给了霍震寰。

除了这些股票,霍震寰实际掌握在手里的还有三家离岸公司的股份7亿港元、三个与父亲联名持有的银行账户存款7.3亿港元,还有大量珠宝。

与股票一样,这些都是霍英东生前单独交给霍震寰的。霍震寰认为,这些财产都是父亲“实质性”交给他的,属于他的私有财产。问题是,霍英东并没有留下明确的信息证明这一点,家族成员又如何相信霍震寰单方面的说法呢?他感到很为难。

2007年3月,霍震寰拿到了一份商业侦查报告,读过后大为震惊。原来,霍震宇在南沙的开发项目规模非常庞大,可资金没有进入霍家的财务统计。霍震寰勃然大怒,既然另一个遗嘱执行人已经在秘密行动,他也不必再偷偷摸摸地转移财产了。因此,霍震寰下决心提早处理父亲的遗产。

一天晚上,霍震寰秘密约见二房代表霍文逊和三房代表霍显强,向他们出示了一份《备忘录》。

《备忘录》确认霍震寰拥有家族公司霍兴业堂置业有限公司350万股、三家总值7亿港元的离岸公司及三个与父亲联名持有的总额为7.3亿港元的银行存款单。另外,有一批珠宝属于可分配的遗产,价值高达9000万港元,具体如何分配由霍震寰决定。霍震寰在《备忘录》中承诺提前分配霍英东的遗产给所有家族成员,总价值为5亿港元。

这份《备忘录》显然是霍震寰提出的“同盟协议”:只要二房三房支持霍震寰拿到“父亲赠予”他的遗产,他就给二房三房提前分配遗产,并“额外”分到父亲留下的珠宝。面对提前分到遗产的巨大诱惑,霍文逊和霍显强未经考虑,当即答应并签字。

如此一来就清晰了,霍震寰真正的对手不是二房三房,而是他的亲兄妹。

依照这份《备忘录》,对于霍英东的长房成员来说,只有霍震寰收益巨大,其他人并没有捞到什么好处。因为长房成员大多参与了家族企业的运营工作,提早分配遗产,等同于减少了商业运作的资金,影响了长房成员的长期利益。最愤怒的是霍震宇,他认为自己和霍震寰都是遗产执行人,霍震寰不能在不与他商量的情况下,擅自与二房三房成员达成明显不公的《备忘录》。因此,霍震宇的反对声音最为激烈。

霍震寰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他决定以强硬的姿态发出“最后通牒”。

2008年初,霍震寰召集长房成员开会。霍震寰拿出一份文件给长房成员传阅,他解释说:“霍家大部分成员已经在这份《备忘录》上签字了,根据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即使你们不签字,《备忘录》同样可以生效。我希望你们也签字,因为如果谁不签字,就默认放弃继承父亲的遗产,到时候一分钱也拿不到。”

遗产问题悬而未决之际,半路又杀出一家财务公司要分遗产中的10亿港元

家庭会议结束后,霍震宇对父亲霍英东的遗嘱产生了怀疑。他感觉到遗嘱当中肯定存在漏洞,否则霍震寰不能这样明目张胆地私吞遗产。

他拿着遗嘱的复印件请教了一些法律专家。专家们当即指出,这份遗嘱具有很多美国的遗产法特征,肯定不是霍英东本人或者香港本地的律师设计的。经过一番调查,霍震宇怀疑到了曾经与霍英东来往较多的陈国俊律师身上。

陈国俊是美籍华人,而且在纽约开有一家律师行,种种迹象表明,正是他设计了霍英东的遗嘱。据传闻,2008年5月,霍震宇与一家著名的侦探公司签约,请对方调查陈国俊的背景,这才恍然大悟。

陈国俊出生于澳门,后来赴美留学。其父为陈华东(化名),早年在澳门和香港经营多个产业。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陈华东因经营不善,面临亏损,只好借取高利贷,打算在香港某繁华地段买一块地皮,以扭亏为盈。在地皮竞价拍卖中,他的竞争对手是霍英东。最后,霍英东顺利夺标。

陈华东没能拿到地皮,无法找银行贷款,又还不起高利贷,万念俱灰,自杀身亡。当时还年轻的陈国俊听说这一噩耗,悲痛之余,对霍英东怀恨在心。

后来,陈国俊成为律师,并开办了私人律师事务所。当霍英东慕名咨询遗产分配方法时,陈国俊抓住这一机会,精心设计了一份暗藏杀机的遗嘱,其“陷阱”在于遗产受益人同时是遗产执行人。他知道霍英东看不出其中的奥妙,因为中国人只信任家族成员,这样的安排肯定符合霍英东的心意。而只要遗产执行人存有私心,便必然导致家族内战。

霍震宇对此大为震惊,却也无可奈何,因为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陈国俊有意陷害霍英东,而且遗嘱所造成的局面已成事实,最要紧的是阻止霍震寰私吞遗产的行为。霍震宇想去找姑母霍慕勤,让她出来主持公道,但霍慕勤的身体状况太差,无法帮助他。

面对严峻的形势,霍震宇豁出去了。

2011年12月19日,霍震宇以遗产执行人身份上诉到香港高等法院,指控同是遗产执行人的霍震寰私吞约14亿港元资产和现金,而且擅自分配遗产并强迫家族成员同意其分配方式。与此同时,他要求法庭罢免霍震寰的遗产执行人身份,且一并罢免霍慕勤的遗产执行人身份。

霍震宇的状告,使得向来作风低调的霍家人成为舆论焦点。

霍震寰万万没有想到弟弟竟然公开家族内部事务,他非常气恼。12月22日,霍震寰委托律师发表声明,霍震宇的指控与事实不符,且不尊重父亲霍英东的安排,之所以发生这样的事情,纯粹因为家族成员之间存在误解。

霍震宇指出,霍震寰要求霍氏家族全体成员签署多份家庭协议,承认他拥有家族公司霍兴业堂置业有限公司350万股、三家总值7亿港元的离岸公司全部股份,以及三个与父亲联名持有的银行户口,内有7.3亿存款。而且,霍震寰私吞财产,其用意是控制霍兴业堂,如果他将霍兴业堂的离岸公司46%的股权私有化,则意味着他独自掌握了霍氏家族的主要财源。

然而,霍震寰发表声明说,其持有的霍兴业堂置业的350万股是他个人出钱认购,属于私有财产,而三家海外公司的股权则是当初霍英东亲手交予的。

霍震宇立刻否认霍震寰的说法,他认为霍英东是否亲手将股票交给霍震寰有待证明,但即使此事属实,霍英东的本意不可能是赠予霍震寰,只是要他帮助霍氏家族看管。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12年6月29日,一家由霍震寰等人控制的霍家财务公司——香港贷款财务有限公司(下称“财务公司”)向香港高等法院提起诉讼,称霍英东生前曾向该公司借钱,现要求霍英东的遗产执行人从遗产中拨出一笔资金,以偿还该财务公司本金连利息10. 68亿港元。

半路杀出的财务公司,给霍家争产案雪上加霜。

霍家财务公司为何这时候要卷进霍家争产事件呢?因为财务公司的受益人与霍英东遗产的受益人不是完全重合的群体。即使这笔债务是家族性质的,如果不追讨回来而放在遗产下平分,霍震寰等公司董事或股东能够分到的钱就大大减少了。

有知情人士透露,自霍英东去世后,霍家长房三子的关系已大不如从前,“在霍氏长房三兄弟中,霍震霆自知处事或商业头脑不及二弟,对二弟处处忍让,而这次霍震宇出招只是想给霍震寰一些压力,希望他及时收手。霍家那么多钱,怎会只争这14亿港元?但只要案件一上庭,霍家所有家财和家族秘密就可能要在庭上曝光,因此两兄弟都希望霍震寰念及已过世的父亲与家族声誉,尽量避免兄弟相煎、对簿公堂”。

作为父亲遗产执行人之一兼本次争产案的第一被告,霍震寰处于被长房其他兄妹孤立的状态。生前风光无两、名声显赫的霍英东如果泉下有知,知道后人竟然为他留下的遗产闹得人仰马翻,甚至不惜撕破脸皮对簿公堂,必定痛心疾首,悔不当初。

据最新消息,8月3日,霍英东家族争产案件达成和解,无须开庭审讯,而提出诉讼的霍英东长房三子霍震宇对此表示高兴。

霍震宇的代表律师当日在高等法院表示,霍英东长房的家人已经签署和解协议,稍后二房和三房也将签署有关协议。霍震宇一方已向法官要求保留简易判决权利,假如遇到任何问题,可以在6个月内要求法庭作出指示。

霍震寰表示,大家是一家人,都希望和解,相信大家都满意安排。据悉,他仍然是遗产执行人,其他执行人也没有变动。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