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全龙宴

点击数:47 收藏本文

崔海宇和赵斌是磕头的把兄弟,两个人的明胶厂都建在辰州黄龙溪的岸边。这天,二人商量了一下,决定洗个温泉浴去。

辰州的温泉浴可是名闻百里,二人舒舒服服地泡在温泉中,崔海宇看着浴室墙上的电子钟已经到了十一点,转头对赵斌说:“咱们中午去哪儿吃饭?”

赵斌叹了口气说:“辰州的美味,我都吃遍了,真想不出还能去哪儿吃!”

话音刚落,就听旁边的池子里传来一声讪笑:“年纪轻轻,口气不小,你们都吃过啥呀?”

二人一回头,见旁边的池子里坐着一个老头。老者名叫邱子明,是本市饮食协会的会长,只不过老爷子深居简出,两个人不认识罢了。

崔海宇冷笑一声说:“知道汉皇大酒店吗?我在那里吃过泰国象拔!”

邱老爷子摇头道:“只要钱够多,那东西谁都能吃得到,再说象拔口味涩硬,还不如清炖牛筋有嚼口!”

赵斌在一旁不服气地说:“我在美食大世界吃过非洲食人蚁的蚁卵,那东西可大补,这个总算是珍馐美味了吧?”

邱老爷子眉头紧皱道:“中华食文化不仅博大,而且精深,按照食材的种类,可分为畜禽类、水产类、蔬果类……你的蚁卵算哪类?”

赵斌被邱老爷子一顿冷嘲热讽,就好像脸上挨了巴掌,只觉得一阵阵火烧火燎的。崔海宇瞪圆了眼睛问道:“就算我们见识短,你说,在辰州市还有我们没有吃过的东西吗?”

邱老爷子不慌不忙地从池子里站起来,说:“你们吃过全龙宴吗?要是没吃过,那就跟我来!”

吃龙肉?二人一听全愣住了,他们瞧邱老爷子不像骗自己,便迅速地穿好了衣服,然后开车载着邱老爷子,来到了市郊的锦绣山庄风景区。

三人来到谭家菜馆前,崔海宇狐疑地问:“这家小小的菜馆,能做全龙宴吗?”

邱老爷子冷笑道:“小小的菜馆?二位进去看看,你们要是能订到位置,我邱字倒着写!”

二人不信邪,挺胸抬头地走进了菜馆,可是出来的时候,却好像斗败的公鸡,全都耷拉着脑袋。

谭家私房菜馆每天只做一桌酒席,因为最近锦绣山庄要接待外宾,菜馆的位子都已经订到了一个月之后。换句话说,钱在这里并不怎么好使。

邱老爷子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片刻之后,就见菜馆的玻璃门一开,一个年轻的小伙子领着四名服务人员急忙迎了出来,那小伙子说:“邱会长,欢迎您呀!”

崔赵二人虽然不认识邱老爷子,但他的大名还是知道的,二人急忙向邱老爷子赔礼道歉,邱老爷子满不在乎地说:“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小伙子,便是谭家菜馆老板谭大头的儿子谭小手!”

谭大头和爱人柳洁去南方参加一个厨艺大赛,眼下菜馆中做菜的师傅是谭小手。

谭家菜馆只摆了一张桌子不假,但后面还有一个隐秘的雅间。邱老爷子一行三人被让到了雅间,他用手一指崔赵二人对谭小手说:“他们俩一个牙口比较好,一个总想补身子,照我这两位朋友的喜好,你给做几道全龙宴吧!”

谭小手答应一声,急忙到厨房准备去了。半个小时后,八样菜肴被摆到了桌子上——原来所谓的全龙宴,就是鳝鱼席。

邱老爷子一见崔赵两个人露出了轻蔑之色,就对谭小手说:“你给我的两位朋友介绍一下全龙宴吧!”

全龙宴是古宴,相传创始人是春秋末年吴国的名厨太和公,全龙宴一共有一百单八道菜品,全都取材于鳝鱼。谭小手做的这几道菜虽然是麟凤龟龙的名字,但材料却全部来自鳝鱼。

二人拿起筷子,开始品尝。

谭小手制作的美味鳝菜,令二人真有一种面对“龙”肉般的新鲜味感。吃罢了全龙宴,他们不由得拍手叫好!

邱老爷子却在一旁微微地摇了摇头说:“小手的厨艺,也就是他父亲的十分之一呀!”

崔赵两个人的脸上,皆露出不相信的神色,邱老爷子见这两个人不相信的样子,生气地说:“等谭大头从南方回来,我再领你们吃全龙宴,你们就知道什么才是人间美味了!”

崔赵二人离开锦绣山庄后,流着口水等了一个星期,终于接到了邱老爷子的电话——谭大头夫妻从南方回来了,邱老爷子要领着两个人再吃一遍真正的全龙宴。

崔赵二人急忙赶到了锦绣山庄风景区,这次出门迎接他们的是谭小手的母亲柳洁。

柳洁告诉邱老爷子,谭大头在南方厨艺比赛中一举夺得了金牌,电视台要给他拍一个专题片,谭大头到电视台录制节目去了。

邱老爷子既然领着贵客上门,自然没有白来的道理,柳洁打算用自己拿手的一道好菜,招待崔赵两个人!

柳洁嫁给谭大头二十年,耳濡目染,早已谙熟了烹制全龙宴的所有绝技,她下厨后,只听案板雷响,刀勺齐动,时间不长,一股撩人的鳝香便飘了过来,崔赵二人手里抓着筷子,真想大快朵颐。

一盘白溜鳝段端上来,看着这普普通通的一道菜,崔赵两个人对望几眼,各自小心地尝试了一口,鲜香脆嫩,食之若饴。没用十分钟,这盘鳝段就被两个人吃了个底朝天,粘到两个人手指上的鳝汁,也被他们吸吮得干干净净。

这盘白溜鳝段看似平凡无奇,可是那绝佳的滋味真有一种通神入脾的感觉,如果谭小手制作的鳝菜是精品,那么柳洁烧制的鳝菜便是绝品。

邱老爷子在一旁问道:“二位可知这白溜鳝段为何如此可口吗?”

崔赵两个人连连摇头,柳洁在一旁解释道:“二位听说过二十四节气吧?”

鳝鱼生长在溪水和河流的淤泥里,被誉为水中人参。鲜为人知的是,鳝鱼身体的二十四个部位和一年中二十四个节气有着对应关系,就是说每到一个节气,鳝鱼身体与之对应的一段肉就特别好吃。

白溜鳝段一盘菜,是用了六十条鳝鱼此节气最美味的一段,这才能制作成功,柳洁最后谦虚地说道:“成菜匆忙,还请二位老板多多指教!”

崔海宇对赵斌低语几句,然后站起来说道:“我们要在辰州修建一座大酒楼,然后给谭大厨一半的股份,相信经过我们的努力,酒楼一定能开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

柳洁听了摇摇头说道:“你们这个想法,估计我们家老谭不会支持的!”

柳洁一解释,崔赵两个人这才明白,谭大厨一心钻研菜品,调和百味,对于名利等身外之物看得很淡。

赵斌正要说话,就听外面传来汽车声,谭大头已经在电视台录完了节目,晃着那个闪闪发亮的大脑壳回来了。

谭大头一见邱老爷子,急忙热情地打招呼。邱老爷子随后将崔赵两个人介绍给了谭大头。谭大头和二人握过手后,崔海宇便将请谭大头出山,开一家大型酒店的想法说了出来。

谭大头听后一口拒绝。赵斌怕谈崩,忙在一旁打圆场说:“谭老板,我们是否合开一个酒店,这事儿可以从长计议,但您拿手的绝技——全龙宴,总该让我们品尝一下吧?”

谭大头看了一眼邱老爷子,说:“想要品尝全龙宴,三天之后你们再来吧!”

崔赵两个人为了能吃到美味,别说三天,就是三十天,他们都愿意等!

三天后的下午,谭大头给二人打电话,让他们来谭家菜馆,全龙宴他已经准备好了。

邱老爷子已经早早地到了,二人入席后,谭大头亲手将一个硕大的银盘子端了上来,打开上面?a href=http://www./s/fumu/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母亲樱拚远送?ldquo;咦”了一声。

只见银盘子中间,孤零零地放着一条被切好的生鳝鱼,鳝鱼的旁边,还摆着两碟子黏糊糊的调料。

谭大头制作的这道菜是全龙宴的最精华,名字叫——生龙入海。

崔赵两个人狐疑地用筷子夹着生鳝鱼丝,然后放到那碟调味料中一蘸。鳝丝入口后,他们舌尖上的味蕾竟被鲜香的美味刺激得一下子兴奋起来,全身也被美味带来的快感所笼罩。

他们真的没有想到,生食鳝鱼竟如此绝顶美味。

崔海宇吃罢,再次提出了想请谭大头入伙,大家一起合开酒店的要求。

谭大头根本不考虑,当即摇头拒绝。赵斌从皮包里拿出了一台DV,冷笑着说:“谭老板,不要那么早就下决定,您先看看里面录制的内容再说!”

崔赵两个人为了让谭大头就范,不惜花高价聘用了市内的一家调查公司。这家调查公司的调查人员将一套微型录像机偷偷安在了谭家菜馆的厨房之中,他们已经窃取了谭大头制作生龙入海的所有秘密。

那条被鲜切的鳝鱼并没有什么特别,特别就特别在那碟黏糊糊的调料上。这碟调料,竟是辰州黄龙溪中大青鱼的口涎。这种大青鱼是黄龙溪中的特产,体重可达二十多斤,提取大青鱼口涎的过程极为复杂,需要将几十条青鱼吊挂在瓦罐上,然后下面用炭火烘烤,青鱼受不了炭火熊熊的热力,便会不停地从嘴里吐出黏黏的口涎。几十条青鱼的口涎汇聚到瓦罐里,这就是调料的主料。

根据DV的录像显示,谭大头还往青鱼的口涎中加入了七八味去腥提鲜的秘料,这些秘料的名字,也已经被崔赵两个人掌握了。

崔赵两个人的意思很明白,如果谭大头同意入股,倒还罢了,如果不同意入股,他们就以制作“生龙入海”的秘密相要挟,谭大头一定不想自己看家的绝技被公之于众。

邱老爷子没想到崔赵两个人竟如此阴险,气得破口大骂,谭大头挥起了大马勺,将他们两个赶出了店门。

崔赵两个人在回家的路上开始上吐下泻,到医院一检查,初步断定是食物中毒。崔海宇奸笑道:“真是天助我也,谭大头制作鳝菜的原料不干净,我这次要让他的菜馆关门!”

食品卫生部门接到崔赵二人的举报电话后立即来到医院,初步调查取证后,来到谭家菜馆,对谭大头进行了询问。

谭大头看着医院出具的食物中毒检查报告,冷笑着说:“我制作鳝菜的原料没有一点问题,这份医院的食物中毒报告我更不认同,崔赵这两个奸商是诬告我,还请各位领导给我这个守法的个体私营商户做主!”

食品卫生部门一见解决不了这件事,便让崔赵二人向上告,他们一纸诉状,将谭大头告到了法院。

谭大头根本没请律师,一个人来到了法庭。法官对这桩食物中毒案非常重视,崔赵两个人讲述了中毒的经过后,谭大头冷笑道:“法官,您知道他们两个上吐下泻是怎么一回事吗?那是重金属中毒呀!”

崔海宇和赵斌都是明胶厂的厂长,他们生产的明胶都是从臭皮鞋中熬出来的,熬制明胶剩下的废水,都偷偷倾倒进了黄龙溪。他们两个人违规排污,辰州市黄龙溪畔住着的百姓们已经向环保部门反映过很多次,环保部门也对他们进行过罚款、停产整顿等处罚。但崔赵两人却屡教不改,只要风声一过,他们便重操故伎。

生长在溪水中的大青鱼和生活在泥洞中的黄鳝身体里的重金属早就超标了。也正因如此,谭家菜馆早就停做“全龙宴”了。这次谭大头和邱老爷子利用全龙宴定计,就是想让崔海宇和赵斌尝尝他们亲手种下的苦果,他们早就暗中收集了过度排污的证据,就是为了今天!

崔赵两人的官司赢了,拿到谭大头的赔偿。但时隔不久,环保、工商等部门就联合执法,把他俩的厂子查封了……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