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一路房车一路歌

点击数:333 收藏本文

宋俊杰跟刘晓蕙是中学同学,两人已经相恋了八年。可以说是感情甚笃。现在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这天,刘晓蕙把宋俊杰约了出来,刘晓蕙问:你打算在哪里结婚?

宋俊杰说当然是在家里啊,怎么了。刘晓蕙问:“是在你家里吗,你感觉方便吗?”宋俊杰马上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是啊,虽然已经跟家里人说好就在家里结婚,但是还没来得及跟刘晓蕙好好解释呢。眼下该怎么说呢,刘晓蕙肯定是有意见的,家里房子就50几个平方不说,有个正在上中学的妹妹,妈妈还有严重的哮喘。“你听我说,蕙蕙,在家里也仅仅是过渡一下,以后我们会有自己的房子的。”

“以后?多远的以后?半年还是一年?”刘晓蕙脸上流露出来的不满情绪让宋俊杰不寒而栗,他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生气。果不其然,刘晓蕙积攒好久的情绪一下子爆发了,“你要是买不上房子,我们就不要结婚了!”宋俊杰一下子傻眼了,他不明白平时一贯脾气性格很好的女友怎么一下子变得让他不认识了。他想或许是对自己有意见,过几天就会好的。这次约会不欢而散。

再过几天,刘晓蕙没有来找他,打电话,她也不接。这下他慌了,赶紧去家里找她。她的爸爸妈妈也正好在家里,他们对宋俊杰一向很好,也很满意这个未来的女婿。“你快去劝劝小蕙吧,正在屋里生闷气呢。”小蕙的妈妈指了指女儿的房间。宋俊杰进了小蕙的卧室。小蕙正在撅着嘴上网,眼睛红红的。

“蕙蕙,你这是怎么了,打电话也不接,快把我急死了。”刘晓蕙连理也不理他,继续漫无目的地乱点着鼠标。宋俊杰继续说:“我知道你对我没房子很有意见,可是我们都还年轻,慢慢会什么都有的……”

“现在讲究有钱有房有车,你究竟有哪一样呢?一样都没有,还想结婚,结婚之后该怎么生活呢,如果这样,还不如不结婚呢!你看我们班上那些女孩子……”

“行了,你能不能不跟其他人比啊。我们的幸福在自己的手里。”宋俊杰本想跟她好好谈谈的,可是刘晓蕙根本不给他机会,最后她说:“幸福?在狗洞里寻找幸福吗?”

面对刘晓蕙这样的质疑,宋俊杰无言以对。只是他搞不懂,刘晓蕙为何突然这么偏执。他只好从房间里退出来。刘晓蕙的爸爸已经沏好了一杯茶,说道:“俊杰啊,你还得多劝劝她。这段时间,她电视看多了,又参加了几个同事的婚礼,她们嫁得都不错,加上她表姐也嫁给了一个富家子弟,经常对她炫耀,这让蕙蕙变化挺大。你对她好点,我们也会好好劝劝她的。”

宋俊杰对准岳父岳母的宽宏大量表示感谢,表态说自己一定会努力的。回来后,他回想了跟刘晓蕙相爱的前前后后,刘晓蕙不仅长相漂亮,而且很善良,但是恋爱这么些年,自己也确实在物质方面对不住她。于是他给她发短信:放心吧,蕙蕙,我一定会给房子和车子的。

然后,宋俊杰开始行动了。他手头上有十八万的积蓄,可是靠这点钱,根本不靠谱,他左思右想,就有了一个好主意。就是不仅要有房子,还要有车子。他开始在电脑上,搜寻性价比合适的房车,他决定以购买房车的方式,让女友高兴,也为两人的婚礼献上一份礼物。

他选中了一款国产商用车,把内饰、座位拆去,空间很大。

他与广家的服务人员一同进行了房车的改装,为今后住得舒适,车上加装了电视机、电冰箱、热水壶、灶台、水池、微波炉、卫生间、沙发床、便携式桌子、橱柜……生活设施一应俱全。为了方便小蕙上网,他还买了一台新的笔记本电脑,并办理了无线上网卡。看着改装完毕的车有些激动,他决定明天就要开着它去求婚了,鲜花、戒指都预备好了。

买车加改装,花掉了20多万元,宋俊杰不仅花没了自己的积蓄,还找好朋友借了一些。尽管如此,他还是拿出了很大一部分钱留作妹妹上学和母亲治病的费用。

可是第二天他去找刘晓蕙的时候,却被告知,刘晓蕙外出打工了。他正在焦急的时候,收到了刘晓蕙发来的信息:我已经知道你买了所谓的房车。对不起,我不能接受这样的房子,也不接受这样的幸福。你还是收起来吧,让我们都静下来反思一下我们未来的幸福在哪里吧。

这下,宋俊杰可傻眼了,好不容易买来的房车没有了用武之地。他问晓蕙的父母该怎么办。晓蕙的妈妈说等知道了她的下落后再商量吧。我们找不到她也正焦急呢。

一等就是一个星期过去了,连点消息都没有。宋俊杰非常着急。这天,晓蕙的爸爸打电话让他过去一下。他马上来到刘晓蕙的家里。本以为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他呢,没想到小蕙的爸爸却是一脸的悲痛。“怎么了,刘伯?”他关切地问。晓蕙的爸爸将他拉到一边,说道:“你看看这个吧,孩子。这是你刘姨的。”宋俊杰接过来一看,原来是一张医院的化验单,令他吃惊的是,上面写着胃癌。他怎么也不相信。“这,不可能吧……”晓蕙的爸爸说这是真的。

“那该怎么办?”宋俊杰着急地问,“要不赶紧住院吧。”晓蕙的爸爸说:“我也是劝你刘姨住院,可是她死活不肯,她说这辈子还没有出去旅游过,所以,她想利用这段时间好好享受一下大自然的风光。可是……”“可是什么?有什么困难您说就行。”晓蕙的爸爸犹豫了一下,终于说道:“实话跟你说吧,孩子,我们联系不上晓蕙。她的手机时开时关的,我们打电话她不接,发信息告诉她,她还以为我们是在骗她。我们就这么一个孩子,现在也指望不上,估计是白养了。”

宋俊杰马上说有我呢,只要你们决定了。不过,你们得给我两天的时间,我得重新改装一下我的车,然后我就拉着你们去旅游。小蕙的爸爸拉着他的手,老泪纵横。宋俊杰又花了两千多块钱,在房车顶上加了一台空调和顶部天窗。

之后,宋俊杰载着晓蕙的父母上路了,他们一路南下。晓蕙的爸爸也会开车,两人轮流开,晓行夜宿。为了尽可能地省钱,宋俊杰每次都让晓蕙的父母去宾馆住,自己则睡在房车上。宋俊杰对两位老人倍加细心地照顾。他们游览了好多有名的景点,非常高兴。晓蕙的妈妈说以前从来没有机会出来看这些东西。他们就这样走走停停,用了一个多月,到达广州。

这天晚上,晓蕙的父母把宋俊杰叫到宾馆的房间,说有话要跟他说。小蕙的爸爸问他这辆房车值多少钱。“大约20万吧,不过您问这个干什么啊?”宋俊杰问。晓蕙的爸爸回答道:“是这样的。我有个远方的战友,他想在退休后去全国旅游,对你这辆房车很感兴趣,所以想买下它。如果你愿意的话,价钱好商量。”

“可是你跟刘姨怎么办?你们不是还要旅游的吗?”晓蕙的爸爸匝答道:“你刘姨还想到福建去旅游,我可以带着她去。然后我在那里把房车交给我的战友就行了。刚才我已经跟他联系了,只要你同意.全部的款项马上就可以打到咱们的卡上。”宋俊杰想了想说道:“刘伯,我本想开着它去找晓蕙的,可是现在想想反正晓蕙对这辆车也不感兴趣,最重要的县我也找不到她,可能没有机会了。所以卖不卖您说了算。”

第二天,小蕙的爸爸把一张卡交给了宋俊杰,说道:“我那个战友非常爽快,钱已经打上了。”宋俊杰将信将疑地接过了卡,却没有收起来,而是哽咽地说:“刘伯,您就不要骗我了,我知道刘姨根本没有生病。生病的是您。”小蕙的爸爸一怔,继而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宋俊杰说:“通过这些天的观察,发现你的身体日益消瘦,所以我就偷偷看了那张化验单,上面擦掉的痕迹显示的是您的名字。”

晓蕙的爸爸说:“孩子,你可千万别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刘姨年轻时候我向她许诺过,等退休之后就带着她去全国旅游,可谁知道我刚刚退休,就得病了,我得实现我的诺言才行。”宋俊杰说:“那就让我替您实现这个诺言吧。即使晓蕙不会回到我的身边,毕竟我们做过这么些年的街坊邻居。您用卖房车的钱赶紧去治病吧。”晓蕙的爸爸摆撄手,叹了口气,说:“不要争了,我的病情我知道。我最感到对不起你,晓蕙这孩子太拗了。”宋俊杰的眼圈已经是红红的。

他们继续往前走,可是没有想到,来到一处汽车站,竟然看见刘晓蕙来接他们了。宋俊杰是又惊又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晓蕙激动地搂着爸爸妈妈的脖子,泣不成声,说道:“爸爸,你这一路给我发信息,我还以为你们是骗我呢,没想到你们真的来找我了。”

晓蕙的妈妈说:“这次多亏了俊杰,你可要好好谢谢他啊。”小蕙哼了一声,“谢什么谢啊,这本来就是他应当做的。他要是真有什么做不好,就再也不会理他了。”

他们来到晓蕙的出租屋。这才知道晓蕙已经在一家大公司站稳了脚跟,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她说她想在这里继续工作下去。宋俊杰叹了口气,说:“这里的房价更高啊,看来我是永远没有机会了。”

晓蕙的爸爸却接过话,说道:“我看行,虽然房价比我们那里更贵,但是环境不错,我们两个都喜欢南方,等我和你妈妈退休了,就来这里跟你们一块住。再说,俊杰,你带来的钱首付应当不成问题。”说着向他使了个眼色。

晓蕙一听,撇了下嘴,“就他,还能带多少钱啊。恐怕在这里连个车库都买不起,还有,就是这房车让我看着难受。”

宋俊杰这才结结巴巴地说房车已经有人要买了。

下午晓蕙拉着宋俊杰到外面去买东西,顺便在自动取款机上把银行卡查询了一下,不禁惊呆了,里面竟然有八十多万。宋俊杰却对晓蕙说这笔钱咱不能用来买房子。“那用来干什么?”晓蕙不解地问。“给你爸治病。”说着就告诉了她实情。晓蕙哭着回到家里。妈妈也在嘤嘤哭泣,她也刚刚知道老伴的病情。

爸爸却出奇地平静。他对女儿说:“临来的时候,我跟你妈妈已经把家里的房子卖了,以后就让妈妈跟着你们吧。俊杰是个好小伙子,有情有义,值得你爱。你们结婚,爸爸非常满意。那些痛苦的化疗已经没有什么意义。我决定去一趟福建,一来带你妈妈去旅游,二来把这辆房车交给我的战友。”

当天,晓蕙和宋俊杰还是把爸爸带到医院,咨询了医生,买了些药。然后,晓蕙向单位请了个长假。宋俊杰开着房车,向福建进发。他开得很稳。一家人在里面非常舒服。一路上,爸爸讲了很多笑话,让大家轻松。晓蕙想还幸亏有这辆房车,实现了父母的心愿。

等来到福建,战友早在等看晓蕙他爸了。短暂的接风小聚后,战友带他们来到了一家大医院。晓蕙的爸爸很惊讶,问怎么来这里了。战友笑着说:“你的事情孩子们都打电话跟我说了,所以我就提前联系了这家医院,治疗你的病很合适啊。”晓蕙的爸爸看着两个孩子,埋怨了一大通。

晓蕙已经泣不成声,说道:“都是我不对。看着很多姐妹找的老公条件那么好,我确实心里不平衡。不过我其实也不是真跟俊杰要房子,就是想气气他,让他好有斗志,创出一片事业来。我已经跟我们经理说好了,让俊杰到我们公司去上班,等有了积蓄,再自己开个公司,最终拥有我们自己的事业。”爸爸这才点点头,开心地笑了。

等爸爸的病情有了好转,战友开着房车把他们送回广州。然后他们租了套房子居住。宋俊杰开了家名酒专卖店,忙的时候,晓蕙的爸爸妈妈会来帮忙。晓蕙也经常中午来送饭。说说笑笑地,他们又回到了恋爱的美好时光。

一家人过得美美满满。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