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村支书——吴大腰子

点击数:38 收藏本文

   “我他妈上面有人呢谁要在背后给我搞事我就让他过不安生。”身高一米八的村支书吴大腰子满脸肥肉梳着个大背头乌黑发亮。厚厚的嘴唇油腻发光漫不经心地吐着烟圈。烟圈飘飘荡荡坐在地上的老农们脱下暗黄的草帽无力地扇了几下。前些年在吴大腰子的领导下村里把狮子滩旁边的成片山林卖给了城里人当墓地有一笔不少的集体收入。时间一年年过去村干部们再也没提起过钱的事。几位年长的农民一合计堵住了施工的推土机联名告上了法院。

  “早就跟你们这帮老不死的说过钱已经花了。村里各种接待我多不容易啊你们偏要闹事给村里丢脸给我难堪。去告吧谁来我也不怕。”吴大腰子丢掉手中的中华烟头狠狠地踩了两脚吐出一口浓痰。爷爷当年也参与了告状每每提起这事来对吴大腰子恨的咬牙切齿“当年他们家大冬天没米的时候我和你奶奶还拿出家里不多的米分给他娘哪想喂出了这么个青皮里方言耍横的人。”论起亲戚来爷爷和大腰子他爸属于本家吴大腰子还应该叫爷爷一声三叔。

  大腰子从来不说没把握的话最后这件事真的就不了了之了。这个赣东北的小乡村山青水秀不足200户人家。建国以来靠读书走上仕途的人屈指可数大腰子的哥哥便是其中一位50多岁就当上了省里的厅级干部。靠着这根大树吴大腰子从赤脚医生摇身一变成了村里的大当家。

  我虽常在外地但因为是本家的缘故对吴大腰子并不陌生。记不清是多少年前的一天夜里吴大腰子的老婆拼命地锤着爷爷家的大门“他叔开开门大腰子躺在狮子滩的荒坟上不停往嘴里塞泥巴你快去看看……”声音带着哭腔平日里泼辣的劲头不见踪影。爷爷没有计较那么多赶紧穿上衣服带着我爸爸就往外走。

  狮子滩这个地方其实只是一个天然低洼山上的泉水顺势汇聚在这里就成了一个池塘这在南方并不少见。但因为有很多人陷进池塘的泥泞里淹死过这里便成了阴森恐怖的禁地。而狮子滩旁边的山林不知从哪个朝代起就成了村里的公用墓地。年少的时候陪母亲斩松树枝当柴火曾在那捡到过一块残缺的墓碑上面写着“秋娘墓清乾隆五十一年。”感觉有些年头就像找到宝贝一样悄悄地带回了家为此被母亲骂了一通再也没带我去过。

  我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但吴大腰子的遭遇却不知道该怎么用科学来解释。听爷爷讲吴大腰子是被“叉路鬼”找上了。城里人占了坟地村里的祖先们找不到归宿只能漂泊在马路上做起了“叉路鬼。”那天夜里大腰子接待乡里的干部喝的红光满面骑着摩托车经过狮子滩旁的荒坟山莫名其妙地找不见路原地打转。好在他老婆不放心沿路找到了正在往嘴里塞黄泥浆的他。

  被抬回来的大腰子整整在床上躺了半个月。病好后请了一桌酒感谢爷爷他们。席间喝多了拉开堂上的柜子对着爷爷吞云吐雾。“叔啊可得感谢你帮忙喽这些中华烟这些好酒都是卖山林的时候城里人送的我也搞不完你就随便拿吧……”

  爸爸伸手就要去拿被爷爷狠狠地打了回来“青皮里这种烟你也敢抽小心成了短命鬼。”爸爸低着头缩回了手旁边的大腰子尴尬地笑了两声。

  今年回家因为感冒去村里的卫生所买药。看见吴大腰子穿着个白大褂满脸堆笑着给村民打针。听说他哥哥因为贪污倒了台大腰子也被查了交了赃款蹲了几年监狱出来后又重新做回了谋生的活计——赤脚医生……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