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休夫人

点击数:30 收藏本文

  民国时期,关东的白山黑水间涌现了成千上百股土匪。当时的辽河两岸,最著名的土匪头子就是老北风了。
  老北风年过五十还没有成家。他总觉得自己是个土匪,说不定哪天脑袋瓜子就没了,他不想让老婆为他提心吊胆,更不想让老婆拖累他,所以一直没有成家。
  老北风手下的军师叫徐小个子,有一天在酒桌上对老北风说:“大掌柜的,有句话我不知当说不当说。”
  老北风和徐小个子是当年一块在地主家当半拉子的伙计,两个是莫逆之交,就说:“兄弟,别吞吞吐吐的跟个娘们儿似的,有啥话就说呗!”徐小个子说:“大掌柜的,不是我说您,您都大半辈子了,到现在还没有个一男半女的呢!我的意思是说,您得成个家了。您要是愿意,我给您张罗。”
  这次,出乎所有人意料,老北风哈哈大笑答应了:“兄弟,真有你的。老哥我这些年来混来混去为个啥?以前我还真没想过这些事儿,可前两天我老是做梦得了儿子。兄弟,这事儿就交给你办了。”
  有了老北风的令箭,徐小个子就放开胆儿专找那些身材好模样俊的姑娘。还真别说,徐小个子扮成卖丝线的在一个姓范的老财家里发现了人家姑娘长得漂亮,晚上就领着人来抢。那户人家虽说有炮台,也雇了炮手,可偏赶上那天老财给老娘办寿,炮手们都喝多了,徐小个子就得了手。老财家的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姑娘就被徐小个子给装在麻袋里用马驮着带回了绺子里。
  姑娘如花似玉,老北风一看就相中了。姑娘刚开始寻死觅活的,后来同了房,也只有认命了。可老北风毕竟大人家好几十岁,对这位小夫人那真是百依百顺。老北风想回范家去认岳父岳母,小夫人嫌他比父母还大好多岁,回家去后怕父母接受不了,就愣拦着没让回去。不过,老北风还是背着小夫人给他们家送去不少现洋作为补偿。
  可几年过去了,小夫人的肚子依旧平平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冬天里的一天,老北风绺子和一伙日本鬼子在苇荡里打起来了,鬼子被消灭了,可当天正赶上下大雪,老北风和弟兄们迷了路。老北风负伤,当时天气又非常的寒冷,再加上年岁又大,就有点挺不住了。就在这危急时刻,苇荡里走过一位打猎的小伙子。在小伙子的带领下,老北风和弟兄们走出了山林。在小伙子的照顾下,老北风伤口的血总算止住了。老北风要给他钱,被小伙子拦住了。小伙子说:“大掌柜的,你们打鬼子的事儿我全看见了,我们家的人都死在了鬼子的枪下,就我一个人在苇荡里打猎才幸免于难。我想入伙,请大掌柜的收留。”老北风见小伙子待人实在,就把小伙子留下来了。
  小伙子没学名,因为他心眼来得快,大伙儿都叫他接灵子。老北风也非常喜欢他那股子聪明劲,再加上他勤快老实,就让他伴在自己左右。在绺子里,接灵子是唯一可以出入柜房的人。有时候老北风外出,为防意外,就让接灵子保护小夫人。小夫人脾气虽说不好,可对接灵子却不错。有一回,小夫人当着大伙儿的面求老北风答应她认接灵子为干兄弟,老北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从此,老北风还有了接灵子这个干小舅子。绺子里的人都对接灵子另眼相看。明摆着呢,大掌柜的小舅子,也算是“皇亲国戚”,谁敢惹呀?然而,老北风怎么也没有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猝不及防。
  这天晚上子夜时分,老北风从县城办完事回来,见后院夫人的房里还亮着灯,就悄悄地走了进去。他想敲门,可一想这外边这么冷,让夫人出来多不方便,就从院墙上跳进院子里。他正往院子里走,忽见窗户上又露出一个人影。这不是接灵子吗?虽说他可以出入柜房,可这天都这般时候了,他半夜三更到这儿来干什么?老北风捅破窗纸往屋里一看,不禁气得七窍生烟。
  原来,接灵子正抚摸着小夫人的手呢!老北风当时就明白了,怪不得小夫人前些日子和他说她有喜了,原来和接灵子这小子有一腿。这可真是养虎为患。老北风当时真想踢开门把接灵子给一枪崩了,可一想,这事儿要闹起来,吃亏的是他自己。堂堂一个大掌柜,竟被自己最看重的手下给戴了绿帽子,这话儿要是传将出去,还不得让人笑掉大牙?以后,他老北风还咋在世面上混?要想保全自己的名声,得将事情做得不露声色。想到这儿,老北风忍了忍怒气悄悄地出去了。
  这天,接灵子正在柜房内给老北风点烟泡,老北风说:“接灵子,我腰疼的老毛病又犯了,县城里的恒昌药铺周掌柜的是我的好朋友,你马上去他的铺子里给我抓几服药来。别人去,我不放心。”接灵子点头答应,当天就赶往县城。
  绺子里离县城少说也有五六十里,天黑的时候,接灵子走到一个渡口。这里离县城还有十来里,接灵子见渡口旁边有船,对面儿有茅屋,就想过了河借宿明早再走。接灵子喊过船家,刚在船上坐稳,就见船家将草帽摘下,露出了一张颇为熟悉的脸来。接灵子一看,当时就愣在那儿了,这个人竟然是绺子里的二掌柜。
  就听二掌柜嘿嘿一笑:“接灵子,知道我为什么在这儿出现吗?”接灵子摇了摇头,二掌柜说:“我是奉了大掌柜的命令,专程在这儿等着你哩。”二掌柜的说着,从后腰里掏出一支三八盒子来。接灵子的冷汗就下来了,就问二掌柜想干什么,二掌柜的得意地一笑:“不干什么,就是想送你去西天。”接灵子就问二掌柜,大掌柜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二掌柜说:“我不知道,要想知道原委,等他到了阴曹地府后你们俩再理论去。”接灵子还想分辩,二掌柜的枪就响了。
  不久,绺子里就流传着接灵子去买药,被单干的棒子手打死了。小夫人哭得是死去活来。半年后,小夫人生了个大胖小子,老北风心里这个乐啊,抱在怀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没事时,老北风就抱着儿子当着大伙儿面说:“没承想,我老北风还有后了。”有了儿子后,老北风接着又实施了他的第二步计划。
  儿子满月的第二天晚上,老北风对小夫人说:“他娘,咱们俩也是几年的夫妻了,如今你又给我生了儿子,按理说我应当高抬你一眼,和你好好地过日子,可来喝满月酒的铁板术告诉我你有克夫之相,如果我们还过下去,我便有血光之灾,弟兄们也会跟着倒霉。我想过了,我们还是分开吧!至于儿子,我会给他请个奶娘来的。等儿子长大了,再让他回乡去看你。”
  小夫人差点儿昏倒在地,流着泪说:“瓜儿离不开秧呀!当家的,我并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你就轻信了一个相面先生的话忍心让儿子没了娘吗?”老北风诡秘地一笑:“我可没说过你做过对不起我的事儿啊。你也知道,我身为土匪,最忌讳的就是命相不合了。我知道你是孩子娘,可我也不能因为你断送几百号弟兄的前程啊!”尽管小夫人哭得昏天暗地,可最终还是在二掌柜的护送下回到了阔别数年的老家。老北风休了小夫人,不久给儿子请了一个奶娘,心里这才平静下来。
  这年秋天,鬼子对抗日的老北风绺子实行了围剿。由于敌我力量悬殊,老北风绺子被打散了,老北风率队突围,再一次身受重伤,眼看就不行了。老北风正在昏迷之中,忽听有人在他耳边说话,睁眼一看,只见出外抓药的二掌柜坐在炕沿边上,就听二掌柜说:“大哥,我给您带两个人来。”说着指了指站着的两个人。老北风仔细一看,这两个人竟是小夫人和接灵子!见老北风醒过来了,小夫人和接灵子走过来就哭了。老北风迷惑不解指着接灵子看着二掌柜,二掌柜说:“大哥,我没按您的吩咐杀了接灵子。大哥,接灵子他是冤枉的,他和小夫人之间是清白的。大哥,有些事情我也对不住您啊!”见老北风越发的迷惑,二掌柜就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二掌柜也早就暗地里喜欢上了小夫人,那回就趁老北风去县城的工夫潜进了小夫人的房间,可恰恰在这时,接灵子陪着小夫人进来了。二掌柜见没地方躲,就钻进了小夫人的床底下。接灵子就和小夫人聊天,两个人比亲姐弟还要随便。小夫人在纳鞋底,一不小心被针将手指头扎出血了,接灵子是为小夫人往伤口外挤污血的。姐弟二人的谈话早被躲在床下的二掌柜听了个一清二楚。几天后他就接到老北风让他在渡口处死接灵子的命令。他知道接灵子被冤枉,就打了一响空枪,将接灵子给放了。他让接灵子去小夫人的家里落脚等信儿。后来,小夫人被休也是通过他送走的。这次,他见老北风只有出没有进的气,知道他挺不过去了,就将小夫人和接灵子给接来了。
  听罢二掌柜的叙说,老北风老泪纵横。他本以为是借接灵子的种给自己留条根,没想到竟然冤枉了这两个最亲近的人。他一只手拉着小夫人,一只手拉着接灵子,只说了句:“夫人,接灵子,我对不住你们……”就咽了气。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