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状元红”传奇

点击数:24 收藏本文
    从前,曹州东北角离城八里赵家村,有一个姓赵的商人。他从十几岁就常到外地做生意,村里人送他个雅号:赵老商。
    赵老商四十多岁才有了个独生子,起名叫春宝。他的者伴王氏,体弱多病,赵老商想早日为儿子娶个媳妇,帮助操持家务,就是没找到如意的姑娘。
    有一次,他去东京城经商,投宿在城郊张家客店,因天色尚早,他闲来无事,便到客店的花园里去赏花。忽然,他看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大姑娘.在花丛中熟练地修剪着花枝儿。赵老商一打听,原来,这姑娘名叫花姐,是个外出避难的女子。花姐的父亲要把她嫁给一个有权有势的大官做妾,这个大官比花姐大三十岁,花姐誓死不从,就偷着逃了出来。遇上张店东把她带回客店.叫她帮助管理花园。张店东的妻子见花姐聪明伶俐,便认她做了干女儿。
    赵老商听完店小二的话,心里想:我何不把花姐带回家去做我的儿媳妇。于是,他买了好多礼物,又备了一桌丰盛的洒宴,请来张店东、店小二,还有两个和他一起经商的商人,举杯同饮起来。酒店宴上,赵老商和张店东攀起亲来。起初张店东不答应,后来,经在座的两个商人和店小二一撺掇,张店东也就应允了。赵老商忙献上厚礼,当即又立下了订亲文书,由店小二和两个商人保媒。
    第二天一大早,赵老商就雇了一顶二人小轿,带着花姐还乡了。花姐坐在轿里,‘心里想:“只要不嫁给比我大三十多岁的男人,嫁给个商人的儿子我也乐意。”她在轿里迷迷糊糊地做了个梦,梦见商人的儿子是个五大三粗的壮汉子,虽然模样不太俊.倒也很憨厚。
    花姐被一阵喊叫声吵醒,原来到赵家村了。乡亲们都来看赵老商从京城里带来的儿媳妇,这个说聪明,那个夸漂亮,婆婆王氏,更是喜得合不拢嘴。当花姐下轿拜花堂的时候,才知道她的丈夫春宝是个末满两岁的小娃娃!花姐哭了,哭得泪人一般。左邻右舍的大娘都来劝说她,赵老商夫妻用好言安慰她,待她象亲生的女儿一样亲,小春宝搂着花姐的脖子直喊姐姐。花姐心中的冷冰慢慢地融化了,唉!认命吧。
    花姐是个心灵手巧的姑娘,不管是织布、刺绣,还是养蚕、种花,样样活儿都超人之上。她一有空闲,就哄逗着小春宝玩,给他绣花鞋缝花帽,做花衣裳。小春宝也最爱跟姐姐,常常正哭着的时候,一见到花姐就不哭了。赵老商夫妻俩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见人就夸他们的好儿媳。赵老商知道花姐是个种花能手,就建了一个花园叫花姐养花。这一下花姐有了用武之地,不出一年光景,她就栽培了许多名贵花卉,其中最多的是牡丹‘“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一年.王氏得了重病,花去很多钱也没把病治好,去世了。
    赵老商做生意又赔了本,整天忧烦,身体也远不如以前结实了。一家人的生活重担都压在了花姐肩上。一天,花姐去花园锄草,小春宝哭闹着要跟去,花姐只好抱着他去园里干活。在路上,小春宝又说又笑,等来到花园,他已“呼呼”地睡着了。花姐把春宝放在一棵大柳树下,又脱下自己的外衣轻轻地给他盖上,然后,扛起花锄去锄草了。不一会儿,她热汗淋淋,感到四肢酸疼.就到大树下歇息。她来到树下一看,顿时惊呆了:小春宝不见了,花姐感到天旋地转,好似霹雷轰顶!她慌慌张张四处搜寻,口里不住地喊着;“春宝!春宝!你在哪儿呀!”
    几天过去了,到外地寻找小春宝的邻居们都回来了,没有一个人能说出春宝的下落。从此,花姐对赵老商更象亲父亲一样,缝衣、做饭、端汤、送药,风里、雨里、家里、地里她都抢着去干,全村人都夸她贤惠。
    光阴似箭。一晃十七年过去了。花姐已是三十五岁的人,因过度操劳,脸生皱纹,头长白发,看上去倒象四十开外的人。赵老商更是白发银须,老迈年高了。
    忽有一日,村里来了个后生,说是来认亲的。老邻居见他的模样象赵老商,就把他领进了赵家。花姐和赵老商一见那后生都楞住了:这么面善。那后生深施一礼,问道:“先辈十七年前可曾丢失过一个小男孩吗?”
    “丢失过!丢失过!他在哪里?他在哪里呀?”
    “我就是…是。”后生已热泪盈眶。
    “啊!你是春宝?”赵老商见后生点点头.便抱着春宝放声大哭:“儿啊!我是你爹呀!十七年了!整整十七年了!”哭了好一会,三人才平静下来,春宝便诉说他十七年的遭遇。
    十七年前,山西有个姓王的商人,年过半百无儿无女,想儿子想得着了迷。一天,他经过赵老商的花园,见大柳树下睡着一个幼儿,便象抱自己的孩子一样抱走了。他见幼儿花帽上绣着“春宝”两个字,知道是幼儿的名字。王商人认为这是个吉利的名字,便没有改。小春宝长到八岁,王商人看他聪明过人.就给他请了个老师,让他在家里苦读诗书。十年后,春宝进京应试,得中头各状元。皇上见他年轻英俊,要招他做附马,就先命他回乡修坟条祖然后回京城结亲。新科状元回到山西,王商人喜出望外。多嘴的邻居私下议论,说王商人不是状元的生身父亲。这些言语传到春宝耳中,就追问自己的身世。王商人见瞒不过,就如实讲了出来。春宝听后,定要来曹州寻找他的生身父母。王商人组挡不使,只好让他回乡认亲。
    春宝带着人役来到曹州,便派人四处打听,不几日,就得知赵老商当年丢失幼儿的事。他伯带着人役去认亲,万人认错有失体面,便脱下官服,换上民装,一个人来到赵家村。
    赵老商接着也诉说了家中之事,说到花姐,他夸了又夸,只把花姐夸得躲进内室,再也不好意思出来。春宝此时才知道花姐是他的媳妇,赵老商望着花姐的背影,对春宝说:“儿啊!今日大喜,咱们一家人团圆!你们夫妻今晚就圆房吧!我去办几桌酒菜,把乡亲们都请来。”赵老商说着就要走,春宝急忙拦住,结结巴巴地说:“我……她……”赵老商一听急了,“有啥话就说吧!”春宝往内室看了一眼,低声说:“爹,花姐如此贤惠,就象我的长辈一样。她孝敬父亲二十多年,恩重如山.儿愿侍候她一辈子!”赵老商一听这话,生气了;“咋?你做官了,看不上花姐了!
    花姐在内室听得明白,不由得暗自伤心。转身对着菱花镜照看;是老了,春宝今年不足二十岁,我不能误了他的青春,不能误了他的前程。想到这里,她急忙从内室出来:“爹,你老别生气,我愿与春宝姐弟相称。从今后,我就是你的亲闺女。”说着跪倒在赵老商面。
     赵老商浑身颤抖:“不!不行!这婚事名正言顺,当时有三人保媒.又有订亲文书,我不能叫人家骂我毁婚,我不能对不住花姐.”赵老商说着双手捧出保存了十七年的订婚文书,扔在春宝面前。
    这时,门外一阵喧哗,原来是新科状元的人役,引着一位传旨官来到赵家。春宝急忙更衣接旨,圣旨是命春宝进京成亲的:赵老商听说此事、火气更大了,立逼着春宝与花姐成亲;花姐和春宝苦苦哀求,他只是不听。春宝无奈,只好暂时留下,打算等父亲消了气,再慢慢劝他。
    两天过去了,父亲火气仍然未减。春宝想回京去,又伯父亲一气之下寻了短见,自己落下个不孝罪名,若与花蛆成亲,皇上知晓,更吃罪不起,他被逼得走投无路,茶饭不吃.夜难安寝。已是深更夜半,他来到花园、那盛开的花朵突然变成一张张订亲文书,那片片花叶又似一张张皇王圣,他眼花缭乱,头昏脑胀,霎时觉得订亲文书、皇王圣旨铺天盖地向他压来,他感到胸中闷气,喉中作痒,天旋地转,站立不稳,口吐鲜血,倒地身亡。
    赵家花园里修了一座状元坟。第二年春天、壮元坟前生出了一枝枝叶茂盛的牡丹,花大如盘,清香扑鼻。初开时是深红紫色,盛开后变成朱砂红色,尤如状元的锦抱。因它又生在状元坟前,人们都称它“状元红”。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