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牛根奇遇记

点击数:19 收藏本文

  在赣北有个山青水秀的小地方叫宅桥。四面环山,中间蜿蜒着一条清澈的小溪潺潺流过。
  
  村里住着一个小后生叫牛根。他从小父母双亡,孤苦怜丁,过着极其清贫的生活。祖上曾留有几亩薄田,可他为了给邻居刘老婆婆送终给变卖了。如今只落得个租人几亩薄田度日的穷佃户。己过二十的他望着那些美丽的姑娘斜着眼从他的茅屋前跚跚而过时,他的心里别提有多么的落寞。
  
  正是秋末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牛根只身蜷缩在柔屋里,冻得他瑟瑟发抖。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从窗帘中滴下,望着呼啸的风震撼撕咬着他的矛屋,辗转反侧,毫无睡意。朦胧中,只见一个端庄清丽的女子立在他的厅前对他说:“根子,我是娘娘庙里的菩萨。风掀翻了庙里的瓦,雨刮破了窗棂纸飘了进来,你快想想办法吧。”他正惊疑不定,眼前却恍然若失。他一个翻身爬了起来,听着外面的雨声小了些,便戴上斗笠,披了蓑衣赶到小溪桥头的娘娘庙里。天很黑,他打着了火链,点上火把,瞧见小庙里观音菩萨满脸满身的泥水,却无处藏身,便背起菩萨回了家。他把菩萨身上的泥水揩干净后,才感到眼皮子直打架,倒头便睡着了。
  
  天刚蒙蒙亮他就把菩萨背回了庙里。天气开始转晴,他上房捡了漏,又把窗棂糊上新纸,再里里外外地打扫了一遍。然后他正要返身回家,忽然一个亲切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根子,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吗?”牛根仰头朝笑容可掬的观音望了望,似乎那声音来自于菩萨口中。他连忙跪下拜了拜说:“菩萨,我只是想帮帮有求助于我的人,并不想图什么回报。”观音微笑着点点头说:“我知道。不过我还是想帮你一把。这样吧,你墙上不是贴着一张画儿吗?你只须点上三支香,朝画中的姑娘叫三声桃花,一切你就知道了。”
  
  牛根回家后,半信半疑地手上拈了三支香,朝画上的美人儿拜了拜,说:“桃花桃花桃花你真的叫桃花吗?”须臾,果见那画中美人的身子隐隐动了起来,接着眨了眨眼睛,开口说道:“小牛哥,请勿再拜,折杀奴家呢。”话音未落,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己从画中走了下来。牛根一下惊呆了。真的是国色天香。他揉揉眼睛,又拧拧自个的脸儿问:“桃花,这一切都是真的吗?”只见桃花略略羞涩地一仰脸庞说:“这还有假的吗?”说着,挽起袖子来,开始拾掇着凌乱不堪的屋子。
  
  一会儿,屋里屋外便收拾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吃着桃花做上的香喷喷的饭菜,牛根真是心花怒放,心中那个美的劲别提有多高兴了。很快乡邻们都知道牛根家中来了一位天仙似的女子做了他的娘子。大家都来贺喜。桃花拿出花生果子来招待众乡亲。这使乡邻们啧啧称奇,艳羡不己。
  
  自此,牛根在外垦荒耕种,桃花在家巧编竹艺,小日子过得甜甜美美。过了不久,这个消息不径而走。传到了县太爷的耳中。谁知这位父母官却是个好色之徒。听说牛根白捡了一个沉鱼落雁的妻子,一时垂涎三尺。管家己窥知其心意,逐附在他耳边献计道,只须如此如此。县官闻之大喜,即吩咐速办。
  
  一天,桃花正在小溪边浣衣,几个穿着便衣的衙役不由分说,拽上桃花就走。一顶轿子早就侯在溪边,他们把拼命挣扎和呼喊的桃花捆上手脚嘴里塞上棉花,抬起轿子就回到了县衙。可一掀布帘,全都傻眼了,哪还有桃花的影子?管家即被县太爷臭骂了一顿。可他不甘心又心生一计,说只须如此这般。县太爷脸上才由阴转阳。于是管家又带了一帮衙役人等来到了牛家。牛根听到了消息才从田里急匆匆地赶回家,他一把扭住了管家的衣领气愤地责问:“凭什么抓我的妻子?你还我妻子来!”
  
  管家头也不回地命那些衙役:“还不动手?给我拿下!”众衙役一齐上前扭住牛根。牛根理直气壮地吼道:“凭什么抓我?我又没犯法!”
  
  “你没犯法?我告你个拐带妇女、滥垦滥伐、偷税逃税难道这还不够吗?给我铐走!”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管家又命衙役:“给我仔仔细细地搜!”一通翻箱倒柜之后,衙役什么也没捞着。临走管家贼眼盯上了那张画,把它给掀走了。
  
  回到县衙,县官又是一通拷问,却始终没能从牛根的口里掏出点什么。夜里县官对管家鼓起了牛眼,管家赶紧掏出那张画来献上,说桃花就是画里的那个女子。一连几天,县官夜里都躲在书房里看着那张画发呆。妖娆的美人就在眼前,却可看不可求,惹得他欲火难捱,越想越生气,越生气越想入非非,做着美梦就扑在桌子上睡着了。谁知那画被烛火燎着了,燃起了大火,把县官给烧死了。
  
  马上,后任的县官释放了牛根。牛根自从没了桃花的消息后,伤心欲绝,人像生了一场大病似的。他拖着受伤的身子一瘸一拐地回家了。走到村口,见有一群小孩围着一个疯婆子在戏闹。他走近前去一瞧,见那疯婆子蓬头垢脸的,己经饿的奄奄一息。他顿生怜悯之心。想想以前娘也是病死饿死的。那时他还小,只能眼巴巴地望着亲娘离他而去,也无能为力。现在是子欲养而亲不在。不如就当自已的娘亲去养吧。这样想着他就背起那婆子往家走。
  
  也许那道身心的伤痕还未痊愈,也许那一段牢狱之灾消耗了他太多的体力,临到家门口上台阶时却扑通跌了一跤。他正担心摔坏了婆子,只听哇的一声,那疯婆子却哭出了声,再也不疯了。
  
  回家后,牛根赶紧烧了水、煮了稀饭。待那婆子一番洗浴之后,他端了一碗热粥双手捧了过去说:“娘,您就趁热喝碗稀粥吧。”
  
  “根子哥,奴家有那么老吗?”牛根猛一抬头,眼睛一亮,却是个极清丽的女子,他惊疑地叫出了声:“你是桃花?”
  
  几天没见桃花好像惟悴了不少,她眼眶里闪动着泪花,一把抓过牛根的手说:“让你受苦了。”一股暖流瞬即涌遍了全身。从此,牛根又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