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民间故事 > 惊险故事 > 正文

尼姑庵里的风流案

点击数:10800 收藏本文

一、误杀

雍正年间,毕纳城里出了个秀才叫李安道,风流潇洒,诗、书、画都很有名。李安道的妻子陈氏,是个小家碧玉,知书达礼,温良贤淑。两人育有一子,叫李长远。李长远十八岁时,娶了城里绸缎商张汉民的女儿张氏为妻。在岳父大人的资助下,李长远小俩口开了一家杂货店。李安道是个读书人,生计上一窍不通,整日里不是吟诗作赋,就是游山玩水。一家人的生活,就靠儿子和媳妇维持。

有一天,李安道出门游玩,一去就不见回来。开头两天,家里人也不太在意,因为他过去出门游玩,一连几天不回家的事是有过的。但七八天过去了,还不见人影,家里人才慌了,到处寻找,却找不着丝毫影子。又过了一个月,还是渺无音讯,家里人才死了心,认为他是在游山时迷了路,遇到了野兽。陈氏大哭了一场,换上青衣素服,住到了楼上的房间里,脚不沾地,矢志为李安道守节。

张氏是个孝顺媳妇,一日三餐,用心伺候着婆婆。每次做好了饭,端到楼梯口,等婆婆吃过,把碗筷放回楼梯口,再悄悄地收回来。李长远更是个孝顺儿子,每天早晨出门前,都要站在楼梯口给母亲问安,晚上回来,也是先给母亲问安后才坐下歇息。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一晃又是两个多月。有天晚上,李长远回家吃饭时,张氏悄悄对他说,这两天,婆婆的饭量突然增大了许多,一顿饭差不多要吃两个人的。

李长远不信。张氏就说,连我也觉得怪。要不,你明天早点回家来看嘛。

第二天晚上,李长远提前关了店铺回家。张氏做好了饭,把一碟炒豆腐、一碗煮青菜和一碗米饭放进木盘,端到楼上,放在婆婆门前。没多久,陈氏就在楼上说话了:“媳妇,你今天做的这饭好吃,你再给我端点饭菜上来,多加点汤。”张氏赶紧照婆婆的吩咐把饭菜送上楼去。

过了小半天,张氏听见楼上房门响过,就上去把碗筷收了下来。李长远看着六只空碗,惊得说不出话来。半夜里,两个人刚迷迷糊糊地睡过去,楼上突然传出一声咳嗽,粗哑沉闷,两人一机灵,醒了。再仔细听听,响声又没有了。张氏倦极了,一闭眼又睡了过去。朦胧中被一声尖叫惊醒过来,伸手一摸,身边睡着的丈夫不见了。心头一惊,急忙翻身坐起,这时候,只听得楼上哐啷一响,传来了婆婆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张氏再也顾不得礼数,跌跌撞撞地爬上楼梯,冲进了婆婆的房间。眼前的景象把她吓呆了:婆婆房间的门掉在了地上,她的床上躺着一个光头和尚,脖子上、脸上血肉模糊,身子还在抽搐。丈夫提着一把菜刀,身上溅满了鲜血,木愣愣地呆立在一旁。婆婆半掩着怀,抱着那和尚的身体一阵苦喊:“老天爷,老天爷!这是你爸啊!”

这时天已大亮,那和尚的喉咙里咕都一响,头一偏,就断气了。李长远把菜刀一丢,长号一声,双膝跪倒在地。张氏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二、审讯

错杀了父亲,李长远只好到县衙来自首。

毕纳县的县令叫肖正君,听到本城名士李安道被他儿子杀死,甚为吃惊。当即命令衙役用死枷把李长远枷了,锁上脚镣手铐,带到出事现场戡察。

死者虽然被剃了头发,脸上又中了两刀,但经过左邻右舍辩认,确认是李安道。只知道他失踪了两个多月,却不知他为何当了和尚。肖正君让他们在证明文书上画了押,就把张氏婆媳一道带回县衙审问。

肖正君端坐在大堂上,目光向跪在堂前的三个人犯威严地一扫,把惊堂木啪地一拍,吼道:“本官在上,凶犯李长远,快将你持刀杀死父亲的经过从实招来!”两边站立的衙役呜——地一声低喝,李长远吓得浑身发抖,连连伏地叩头:“小人死罪!小人死罪!小人杀人之时,不知他是父亲,以为,以为是个和、和尚……前天晚上,小人的妻子说起母亲饭量突然增大之事,小人口里虽说不信,心下却十分怀疑。自从父亲失踪后,母亲悲伤不已,立志为父亲守节,把自己禁闭在楼上的小屋里,足不履地,饭量比平时更少。昨天晚上,小人亲眼看见小人妻子端上楼的饭菜都被吃光了,很是震惊,心里就起了个不孝的念头,想向母亲问个究竟,但又无法开口……”说到这里,李长远悄悄望了母亲一眼,说不下去了。

肖正君一声断喝:“公堂上无私语,快讲!”

“是,是。”李长远应了一声,又接着说:“半夜里,小人听到楼上有人咳嗽,声音粗重,像是男人。小人再也睡不着了,心里老是在想是不是母亲有了茍且之事。天快亮时,我又听到了一声咳嗽,就起了床,悄悄摸到楼上,从门缝里朝母亲的屋里张望。这一望,顿时叫我羞愧难当,恨不得一头撞死。原来母亲的床上睡着一个和尚。小人一时冲动,没再多想,就下楼提了把菜刀,撞开母亲的房门,对着那个光脑袋就是几刀。等听到母亲的哭喊声时,大错已经铸成了……,小人实在不是故意杀死父亲的,求大人明鉴!”

肖正君点头沉吟:“不错,你父亲是本地名士,你从小知书达礼,不会做迕逆不孝之事。起意杀人,也是为了保全父母名节。看来,你父亲在失踪数月之后如何变成了和尚,就是此案的关窍所在了!”手中惊堂木又是一拍:“李陈氏,你男人为何做了和尚?你又为何要瞒着儿子和媳妇把男人藏在楼上?快讲!”

丈夫被杀死,儿子被锁拿,陈氏痛不欲生。听到县大人发问,只得噙着眼泪,强打精神回话:“大人,民妇的男人不是和尚,他是被人剃光了头发的。”

按大清律法,男人不蓄辫子是杀头之罪。本县的名士竟被人剃去头发,那剃发的人和被剃发的人都难逃一死。肖正君心中一震,急忙追问道:“是谁?怎么剃的?细细说来!”

陈氏满面羞愧,诉说了事情的原委。

三、留宿

两个月前的那一天,李安道见春暖花开,天气晴和,不禁动了踏青春游之兴,独自一人沿着小河缓缓而行,不知不觉间,竟来到了文笔山下的无色庵前。那无色庵虽然不大,却因座落在青山碧水之间,丛林掩映,修竹夹道,别有一番动人景致。此时正是阳春三月,庵院的小门吱呀一开,走出个十八九岁、眉清目秀的小尼姑来,朝着李安道作了一揖:“阿弥陀佛!施主可是来上香的?怎么不见宝眷?”

李安道笑了:“在下不是来上香的,是信步游玩至此,见风景迷人,多看了几眼。”

小尼姑微微一笑:“那么,施主之意是在山水之间了?主持师父见施主在此徘徊,吩咐小尼来请施主进庵用茶。”

李安道见小尼姑谈吐文雅,心下好奇,略一犹豫,就进了院子。一个体态修长的中年尼姑带着一个也是十八九岁的小尼迎了上来:“施主万福,贫尼素心。这两个是小徒智能、智净。敢问施主名讳?”

李安道躬身一揖:“在下姓李,名安道。”

“如此说,施主就是在去年端阳诗会上,以《毕纳古韵》夺魁的李秀才?”

李安道矜持一笑:“正是在下。”

素心双手合十:“阿弥陀佛!鄙庵真是有幸,竟得大才子光临。请施主入座用茶。”

李安道心下奇怪,问道:“在下与贵庵素无交往,贵庵何知道贱名?”

素心微微一笑:“贫尼虽是方外之人,却也喜读诗文。功课之余,也教两个小徒念些个之乎者也。李施主大名鼎鼎,毕纳城何人不知?只是僧俗有别,不得面向施主讨教。今天得见施主,贫尼缘份不浅!”素心虽是四十开外的人,说起话来却是莺声燕语,宛如少女。

智净捧上茶来,李安道啜了一口,只觉清香沁脾,回味悠长,不禁赞了一句。素心淡淡一笑:“茶不稀罕,只是这泡茶的水来得不易。这是去年第二场大雪时,贫尼从树叶上扫下积雪,用小瓮装了,埋在地里。这雪用来烹茶,自然是别有滋味。”

想不到这个荒郊野外的尼姑庵中竟有如此人物!李安道暗生敬佩,振作精神,把平生才学都施展出来,和素心谈论诗文。凡素心不明白的地方,便详细加以解说,时不时地来上几句双关妙语,把智能、智净逗得抿嘴而笑。两人正谈得投机,不觉天色变暗,只听轰隆隆地一阵雷响,大雨哗哗地落了下来。李安道这才想起该回家了,心中有点着急,又有点高兴。素心一笑:“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李施主该回去了。”

李安道也是一笑:“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看来,我只有留下了。”

“鄙庵只有素饭素菜,只怕怠慢了李施主。”

李安道笑道:“但愿能多得品尝贵庵的素菜素饭,让在下也能成个‘素心’。”

素心脸一红,没有答话。

吃过斋饭,雨还在淅淅漓漓地下个不停,天已经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眼看回家是不行的了。素心只好让智能把自己的房间收拾出来,自己端着蜡烛,送李安道去她的房间安歇。

素心的小屋不大,粉白的墙壁、雪白的被褥,收拾得一尘不染。李安道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李安道心襟一阵摇荡,一把挽住了素心。素心浑身一颤,手里的蜡烛叭地掉到地上,在黑暗中被李安道拥上了床。

四、落发

李安道醒来时已是第二天中午。一睁眼,就觉得事情不妙。他全身亦条条地裹在一条被子里,衣服不见了,床头搭着一条长辫子。一摸脑袋,头发一根不剩,成了光溜溜的和尚头,只见素心和智能、智净围在床边,似笑非笑。

见他醒来,素心不无幽怨地说:“李施主,我佛门清净地,我几十年的童子身,都被你坏了。我如今已成了个俗人村妇,亵渎了佛祖。事到如今,只好委屈你在庵中长住了。你要回去也由你,只是你头上没了辫子,回去也只是死路一条。再说,你身为秀才,却奸淫女尼,败坏伦理,事情要传出去你的名声何在?不如安心在庵中住下,把我当成是你的妻子。智能、智净虽是我的徒弟,却似我的亲生女儿一般,我索性让她俩也随了你。这件事担着杀头的干系,一旦败露,我们全都不得好死。

李安道想到自己昨晚的荒唐,无话可说。

就这样,李安道在无色庵过起了隐居生活,白天和三个尼姑谈诗论文,打情骂俏;夜里拥香搂玉,倒也过得逍遥自在。只是一想到家中妻儿,想到关系到身家性命的辫子,就闷闷不乐。为了防止他不辞而别,素心把他的外衣藏了起来,每隔几天,就要把他的脑袋刮得青光发亮,让他出不了门。

一晃就是两个多月,李安道明显感到自己的精力不济,人也消瘦了许多。他对无色庵这种不伦不类,半人半鬼的生活产生了强烈的厌倦。他开始装病,故意冷落三个欲火炽热的尼姑。一连几天不吃不喝,蒙头大睡。素心明白,他们的缘份尽了。

一天晚上,素心进城化缘回来,让智能智净备了点酒菜向李安道赔罪:“人生如浮萍,聚也是缘,散也是缘。我们的缘份尽了,再留你也是没用的。这些日子委屈你了,我们今天就让你回去。俗话说,一夜夫妻百日恩,但愿你以后不要忘了我们。”说着,声音就哽咽了,智能和智净也红着眼直抹泪。

“我以化缘为由去了你家,从后窗里把一封信扔进了你妻子的房间里。这信是用你的名义写的,说你没有死,让她今夜三更时分悄悄地为你开门。回去后,千万小心,不要轻易见人。等到头发长起来可以接上辫子,事情就过去了。”

素心双手捧起酒杯,含泪而笑:“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李郎,如果来生有缘,我定与你结为夫妻。今日一别,就是今世之别了,李郎保重!”

当天夜里,李安道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但他只能躲着,要等到头发长起来,可以把剪下来的辫子接上时才敢露面。他也知道这事最终瞒不过儿子和媳妇,但他和陈氏还没来得及想好应对之策时,就被儿子当做和尚杀死。

五、毁庵

听了陈氏的供述,肖正君立即掷出火签,让捕头带人直奔无色庵,火速将素心三人锁拿归案。

这时,无色庵女尼拘留李秀才淫乱的消息轰动了毕纳县城。当捕头把素心三人押到县衙时,上千百姓拥来观看,把县衙大门围得水泄不通。

那智能、智净不过是十八九岁的小女子,从未见过世面,哪里经得如此折腾。拖上堂时,早已吓得魂不附体,瘫作一团。素心自知必死,反而镇静自若。虽然脸色惨白,步履蹒跚,却是抬头扬目,眼波流转。在几个衙役的推攘之下,如同蒲柳迎风,越发娇娜可怜。

肖正君扫了素心一眼,心中暗想,此等天生尤物,如何耐得庵中寂寞?强留有妇之夫奸宿,只怕是预谋在先。为满足情欲,竟敢剃人头发,置法度于不顾,致使李安道死于非命。如果不判以重罪,如何匡正世风?想到此,手中惊堂木重重一响,厉声叱道:“大胆妖尼,你可知罪!?”

“贫尼知罪,”素心缓缓答道:“贫尼留宿男人,伤风败俗,此为一罪;剃人头发,触犯大清律令,此为二罪;李秀才被杀,因此而起,此为三罪。因此三罪,贫尼只有一死。此事全是贫尼一人所为,罪无可赦。只求大人看在智能、智净年纪尚小,混沌无知的份上,网开一面,准她二人还俗民间,不论贫贱,找个农家子弟嫁了,能为人妇人母,也不枉此为人一生。”

“住口!肖正君一声断喝:“国家法度,岂能由你分说!你是出家之人,当知佛门戒律,你既知书识礼,又明了法度,为何要冒天下之大不韪,行此伤风败俗之事?”

素心惨笑道:“大人可闻:‘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最应该珍惜。佛门却视身体为臭皮囊,这岂不是有悖人伦?贫尼也是父母所生的血肉之躯,自然也有七情六欲。出家为尼,本非贫尼所愿。贫尼出身书香人家,七岁时患怪病久治不愈,被我师父度化出家,云游到此间已是三十五年了,早已不知家在何处,父母在何方。日常读书,最羡慕红拂女和崔莺莺。心中常想,哪怕是做个村夫村妇,能男耕女织,就是天伦之乐。贫尼心存此念,就入了魔障。那天看见李秀才在庵外徘徊,就心念甫动,让智能将他引进品茶。后来得知他就是本地才子李安道,便起了爱慕之心,留他小坐,向他讨教诗文,不料天降大雨,李秀才归家不得,只得暂留庵中,才有了后来之事。贫尼初尝人道,不能自禁。唯恐李秀才一宿便去,就想出如此办法,将他辫子剪去,头发剃光,让他无法见人,归家不得。为了留住他,贫尼索性让智能、智净也委身于他。只愿他能乐不思蜀,多在庵中住些日子。李秀才返家后被误杀,全因贫尼而起。贫尼自知罪孽深重,求大人速将贫尼斩首,让贫尼早日追随李秀才于地下!”素心伏地叩头,泣涕涟涟,如雨后残花,惨不忍睹。

案情已明,肖正君只随便问了智能、智净几句,就命衙役将三人关入死牢。然后行文上报。数月后,刑部批文转了下来:李长远流放边地;素心、智能、智净三人“斩立决”,无色庵即行拆毁,不许再建。

行刑那天,毕纳城万人空巷,都挤到城东小校场看杀头。除去刑枷时,智能、智净早已昏厥于地。素心拂拂衣袖,长声一笑:“李郎,素心陪你来了!”引颈就戮。

一阵刀光闪过,三个弱女子血溅黄土。因为无人收尸,肖正君就让仵头把三人的尸身用席子裹了,用马驮到无色庵,在山后挖个坑埋了。然后带人把无色庵拆成了一堆瓦砾。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