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民间故事 > 法制故事 > 正文

她是成人奶妈

点击数:14442 收藏本文

2013年6月,“成人奶妈风靡富豪圈”的新闻,引起了社会的热议,法律界更是对此展开了激烈的争论。母乳能作为商品出售吗?富豪圈为何热衷于此?成人奶妈是否涉及色情服务?成人奶妈地下交易链中,究竟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黑幕?

近日,记者赶赴北京,通过国内最大的成人奶妈中介“奶妈论坛”,以注册会员购买服务的方式,约见了李丽等数名成人奶妈,了解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故事……

生活重压与金钱诱惑,

年轻母亲偷偷当奶妈

2013年6月,“成人奶妈风靡富豪圈”的新闻,引起了社会的热议。记者决定通过暗访,一探其内幕。通过外围采访了解到,成人奶妈在近两年迅猛发展,形成了一条严密的地下交易链。

7月5日,记者在网上向国内最知名的成人奶妈中介“奶妈论坛”的版主索要邀请码,希望成为该论坛的会员。对方提出,发放邀请码必须“验资”,即申请人提供近几个月的银行卡流水账记录,由其确认申请人的经济实力后,再发放邀请码。记者只得请一名富商朋友打印其银行卡流水记录冒充,并汇去300元,注册为普通会员。随后,记者与版主周旋,以一次服务1200元的价格,谈妥了一个叫李丽的奶妈。

第二天中午12点半,记者在朝阳区的一家宾馆见到了李丽。她相貌气质俱佳,但脸上却挂着难以掩饰的忧郁。记者表明身份,希望她接受采访。不料,李丽立即站起来,警惕地说:“没什么好说的。”说完,就走出了房间。记者通过短信和电话反复劝说,在承诺为她保密,并支付1000元采访费的情况下,李丽终于同意接受采访——

李丽27岁,江西九江人。2010年7月,她从江西理工大学毕业,和男友李向东到北京打拼。李向东老家在贵州省榕江县,那是贵州有名的穷县。李丽知道,两人的未来必须靠自己打拼。他们拿着微薄的工资,过着节俭的生活,梦想着在北京扎根安家。

2012年1月,李丽怀孕了,虽然经济条件不好,她还是决定把孩子生下来。10月,李丽生下女儿。三个月产假一结束,她忙回到公司上班,把婆婆从老家叫来带孩子。孩子出生后样样都要花钱,加上一家四口的生活费用,常常是入不敷出。

李丽的奶水非常足,每天早上喂了女儿的奶出门,不到中午奶就胀得不行。李丽便在早先加入的妈妈群里询问别的妈妈该如何处理。很快,有个叫“琪琪妈”的私下加她为好友,两人在QQ上聊了起来。琪琪妈说她可以帮忙联系把孩子喝不完的奶水卖掉。听说奶水可以卖钱,李丽不由眼睛一亮。可听琪琪妈细细一说,发现卖奶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挤出来装到瓶子里卖,而是要亲自用乳房喂,并且喂奶的对象还是成年男性时,李丽不由感觉到一阵恶心,当即拒绝了。

然而,琪琪妈却不依不饶地缠上了李丽:“卖一次奶,可以拿到1000多元,一个月就是上万元,一年下来十几万,孩子的生活也有了保障。再说利用中午下班时间去,你老公又不会知道……”这些话说到了李丽心坎上,她不由有些动摇了,但想到要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袒胸露乳,她还是接受不了。

不料,2013年2月的一天,女儿病了,需住院治疗。碰巧当时李丽和丈夫还要几天才发工资,李丽只得鼓起勇气找同事借钱。同事虽然碍于面子借了3000元给她,但那百般不情愿的表情让她无地自容。李丽下了决定,为孩子忍辱负重去当一名成人奶妈。

通过琪琪妈的介绍,李丽很快成为了奶妈论坛的签约奶妈,签约期限5个月。根据李丽的形象、奶龄(哺乳时间),她被评为二等奶妈,每次喂奶费用在1200~1700元之间。奶妈的评级很严苛,由论坛根据学历、形象、奶龄评级,奶妈等级越高,挣的钱越多。

3月4日,奶妈论坛给李丽接了第一笔生意。在宾馆门口,李丽紧张得直冒冷汗,犹豫了很久才进去。进门后,对方没多说什么,只是看了看表,说快一点,他待会还有事。李丽颤抖地解开衣服扣子,露出了饱满的乳房。对方好像不是第一次喝,动作很娴熟,他斜靠在床上,尽情吮吸着李丽的奶水。那是除了丈夫以外,第一次有陌生男人碰触自己身体,李丽感觉心里一阵恶心。十几分钟后,对方喝好了,掏出1500元钱递给李丽让她先走。走出房间,李丽简直喘不过气来,好像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

漂亮奶妈惨遭强暴,

家庭破裂徒留满身伤与痛

卖了几次奶后,李丽挣了好几千元。她把钱秘密存在一个新开的银行账户里,看着数字增加,她在欣慰的同时,也感觉自己很脏。给女儿喂奶前,她都要把自己洗干净,生怕脏了女儿的嘴。

说到这,李丽突然沉默下来,默默地掉眼泪。记者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肯定让她羞于开口,或者不愿向外人道。十几分钟后,李丽鼓起勇气再次开了口——

那是4月底的一天,李丽接到了新任务。客户是一个自称叫郭涛的壮实中年男子。喝奶时,对方举止也很老实。喝好后,郭涛掏出厚厚一叠钱说:“我觉得你不错,我包你一个月,这1.5万元钱你拿着,算是预付的工资。”面对那厚厚的一叠钱,李丽没理由拒绝。李丽和对方约好,每周喝两次奶,具体时间电话联系。当天下午,李丽把20%的中介费汇进了奶妈论坛的账户。因为如果不及时汇,论坛就不会再介绍新客户,若扣着不给,他们有的是手段让你声名狼藉。

之后的几次服务都没有异常,李丽也放松了戒备。一个周六,郭涛打电话约李丽见面。当时丈夫也在家,李丽只能借口去超市买东西。怕时间来不及,她打车赶了过去。李丽一心盼着郭涛快点喝完,突然,李丽感觉到他的舌头在自己乳房上游走,似抚摸似挑逗。她羞红着脸推开了郭涛。郭涛却一把抱住她:“从我第一眼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你做我的情人吧,我可以给你很多的钱。”李丽用力挣扎,可郭涛却越抱越紧。尽管李丽极力反抗,可她怎么敌得过身高马大的郭涛,最终被按在床上强暴了……

完事后,郭涛掏出一叠钱塞到李丽随身携带的包里说:“这是1万元,算我给你的补偿吧。但我也要提醒你,千万别做报案那样的傻事,那样我会反过来告你勾引我发生关系再敲诈我,我在公安、法院多的是朋友,到时你吃不完兜着走……”李丽备受屈辱,拿起自己的包呜呜地哭着跑出了酒店。李丽也曾想过报警,可想起郭涛的威胁,想起报警可能让自己遭遇的不堪暴露,她最终软弱地选择了沉默。

李丽本以为郭涛不会再联系她,哪知很快他又约李丽见面。李丽不能不去,郭涛故技重施,再次强行和她发生了关系。事后,李丽郑重告诫郭涛:“这是最后一次。”郭涛点点头:“过两天我要去外地发展,不会再找你了。”

一天晚上,李丽感觉下身痒得很厉害。想起郭涛强行和自己发生关系时没有带安全套,李丽不由暗暗担心,不会郭涛有性病,把自己传染上了吧?女儿吃自己的奶,会不会也被传染?看着丈夫睡得正沉,越想越害怕的李丽轻手轻脚地起床,将放在客厅的笔记本电脑打开,上网查询性病的症状以及会不会通过母乳喂养传染给孩子。网上众说纷纭,心慌意乱的李丽不知该相信谁。正在这时,房间传来丈夫翻身的声响,李丽吓得赶紧直接按电源键把电脑关了,然后装作刚上完厕所回到卧室,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第二天上午,李丽又接到奶妈论坛的电话,让她去接待客户。下午两点,李丽从宾馆喂奶回来,却看见丈夫在单位大楼下等着她。一见面,丈夫就脸色阴沉地问她干吗去了。李丽回答说逛街去了。丈夫质问说:“你为什么要上网查性病?你究竟干了什么?”

原来,李向东当天休假,中午上网时看到了李丽忘记删除的搜索记录,顿时起了疑心,于是赶到了妻子的单位要她解释。

李丽顿时慌了手脚,只得说是帮一个朋友查的。丈夫追问是帮谁查,她支支吾吾答不上来。李向东气极了,去夺妻子手里的包,想找出蛛丝马迹。

李向东刚把包一打开,一叠钱整齐地暴露在他面前:“这钱哪来的?”李丽拉着丈夫的手,哀求道:“晚上回家我再跟你解释行吗?”“不行!”李向东大吼着,拖拽着把妻子带回了家。李丽知道无法再隐瞒了,只得将自己当成人奶妈、并惨遭强奸的事告诉了丈夫。李向东听完,一拳砸在茶几上:“没想到你这么不要脸,咱们离婚吧!”李丽吓坏了,她哭着说:“我知道错了,可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孩子……”不管妻子如何哀求,李向东把母亲和女儿送回了贵州老家后,就搬走了。

几天后,李向东提出了离婚。李丽死活不同意,李向东决定打官司,可律师告诉他,《妇女权益保障法》和《婚姻法》规定,女方分娩一年内,男方不得提出离婚。李向东说,等一年的期限过后,立即离婚。

李丽心灰意冷,但当初她跟奶妈论坛签订了5个月的合同,她必须履行,否则就要支付一大笔违约金。既然婚姻已经无可挽回,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屈辱地充当奶妈,只为给女儿多攒点钱……

游走在灰色的情色边缘,

诱惑与眼泪齐飞

采访结束时,李丽已哭得满脸泪痕。她悔恨不已地说:“早知道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就算打死我也不会去当成人奶妈。我真心地告诫那些即将成为新妈妈的年轻女性,千万不要被金钱的诱惑迷住了眼睛,走上这条充满屈辱的黑色之路……”

李丽的遭遇究竟只是个案,还是真的非常普遍,记者决定继续开展暗访。记者发现,一些家政公司也在暗地里开展这类服务。记者经过多方打听,得知规模较大的一家家政中介公司也在经营这种生意。

第二天,记者辗转找到这家家政公司。公司的布置很大气,记者走进去问有没有“成人奶妈”,工作人员说没有。可当记者从家政公司走出来,一名中年男子立即就追上来,把记者带到隐藏在附近小区民房的办公室,仔细打探记者的经济实力,等确认无误后,他对记者说:“如果真需要,我们可以帮你去找。”

第二天,记者就见到了该公司推介的奶妈王芷玉。但面对记者的打探,她三缄其口。记者只好以不和眼缘为由,要求家政公司另找。等了一整天,记者在西单附近一家宾馆见到了另一名奶妈李秀玲。可能是记者发自内心的真诚关切打动了她,她开始回答记者的问题。李秀玲说她只有高中文化,丈夫在工厂打工,晚上下班后跑摩的,一家三口住在工厂附近的城中村。记者问:“你丈夫知道你干这个吗?”“一开始不知道,后来有一次他跑车时,碰巧看见我从宾馆出来,我瞒不住了,才告诉了他。”说到这,李秀玲拂了一下头发,“回去后他发了好大的火。”“那他还同意让你继续做下去?”“我们家经济条件不好,孩子又小,家里还有老人要养,哪都要花钱,不过我向他保证,不会对不起他。”记者问丈夫知道她当成人奶妈后对她态度有没有变化,李秀玲神色变得黯然:“那是肯定的,吵架比以往频繁多了。”

正在这时,李秀玲的电话响了。挂了电话,她说是丈夫让她回去看小孩,“我得走了,不然回去晚了他又要跟我闹。”“他动手打过你吗?”李秀玲笑了笑:“两口子过日子哪有那么好。”从她僵硬的微笑里不难看出,她过得并不幸福。后来,记者从李秀玲那里了解到,和她相熟的奶妈许昀,因为和客户发生了关系,两口子正在闹离婚,她想找那个男人索要赔偿,可对方说是你情我愿的,再也不搭理她了。记者以可以帮忙为由,通过三次电话、短信,终于说服许昀出来见面。

记者带许昀找到了一位律师朋友,可律师告诉许昀,这场官司很难打。因为卫生部法监司《关于人体母乳不能作为商品经营的批复》早就明文规定,人体母乳不是一般的食品资源,不能作为商品进行生产经营。其次,“成人奶妈”本身就是一个违法的职业,而服务又在隐蔽的酒店进行,两人本来就有身体亲密接触,所以到了法庭上,除非有直接证据,否则法官也不好判定。

许昀告诉记者,事后,她曾找到自己所属的那家奶妈中介公司,希望公司能帮她讨个公道。可没想到,中介公司不仅不帮她,还以她跟客户发生关系为由,私自扣留了她一个月的工资,并放出话来威胁她说,如果她继续闹,想要她消失很简单。许昀说,这是中介公司对付奶妈的常用手段。

许昀一边讲述,一边不停地掉眼泪。不管是李丽、李秀玲还是许昀,亦或是其他的“成人奶妈”,她们大都是为了家庭,为了孩子,作出如此大的牺牲,可结果又换来什么,最亲的人摈弃她们,最爱的人嫌她们脏,短期的奶妈生涯虽然换来了不菲的收入,却葬送了她们的幸福。

那么“成人奶妈”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市场?那些购买服务的客户,是出于欲望的本能,还是一种猎奇?一位知情人说,有钱人雇佣成人奶妈,一方面是大家都在流传母乳营养丰富、有多种免疫抗体;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满足其猎奇、猎艳心理。

深圳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赵明昕针对成人奶妈现象分析说:“母乳,作为生命之源,它并不等同于某种简单的食物。它和人体器官是对等的,就像是法律明确规定,器官和血液不能买卖、只能捐献一样,母乳也应该如此。再者从公序良俗角度考虑,中介公司提供的这种直接喂乳服务,只是打着漂亮的幌子,对妇女人格的一种侮辱,为有钱人提供一种另类的游戏。国家必须尽快出台相关处罚措施,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否则就是隔靴抓痒。”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