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民间故事 > 传奇故事 > 正文

秀才树

点击数:30 收藏本文

在我老家村子西头五奶家的院子里,有三棵枝繁叶茂的青枣树。每年早春的时候,满树细碎的枣花,暗香浮动,飘扬似雪,一到夏天,满树的青枣浩如繁星,压弯了枝头。可在我的老家,乡亲们把这三棵树,不叫青枣树,却叫秀才树。

为什么叫秀才树呢?这事儿得从我小时候说起。我小时候皮得很,由于家里兄弟姐妹多,家大口阔,连吃饭都成问题,所以到了七八岁,父母也没打算送我上学。白天我只知道满村子地赶鸡吆狗、上树抓鸟地疯玩。到了晚上,一听到鼓板响,连饭都顾不上吃,就和小伙伴们一起背着板凳跑去听鼓书。

一次,听说书人讲了《杨家将》,我就神思遐想地回到家里翻箱倒柜,鼓捣出一杆红缨枪来,成天地背在身上,把自己当成了杨宗保驰骋沙场,得瑟得不得了。

我威风凛凛的样子,自然就引起大头、细旺、子卉等一帮小伙伴的艳羡,他们总是瞅准机会,就向我讨借红缨枪耍耍,可我总是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连碰都不让他们碰一下。这一下,细旺就来气了,他气鼓鼓地说:“你神气个啥?你还真把你自个当成了杨宗保了?”

大头也在一边火上浇油地说:“是啊,你要想我们把你当成杨宗保也行,鼓书上不是说杨宗保去偷降龙木,你要是把五奶家的青枣能偷来,我们几个就真把你当成杨宗保!”

我一听,一张小脸也学着大人,面色一寒,小眼一瞪,说:“此话当真?”

“当真!”

“当真!”

“如果我偷来了,我就是杨宗保,我叫你们往东,你们就不能往西!”

“行!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只要你偷来了,从今往后,你叫我们赶鸡,我们就不敢喝狗,你说咋样就咋样!”细旺、大头等一帮小伙伴们拍着小胸脯,信誓旦旦地说。

几个孩子当场就学着大人的样子,击掌为誓,朝着地上一人吐了一口唾沫。这是山里人赌咒的形式,表示说出的话,就像吐出的唾沫,砸在地上就是一口钉,就话算数,如果谁违反了,就是千人唾万人骂,得天打五雷轰!

村里的五奶七十多岁,是个孤寡的五保老人,他的儿子在抗美援朝时牺牲在朝鲜的金刚山上,所以她还是军烈属,在村里很受尊重。五奶家的青枣,个大脆甜,孩子们看着,真是喉咙里伸出了小手,垂涎欲滴。可五奶看得紧,因为她家一年的油盐开销全部指望这几棵树。每到枣树一挂果,她就寸步不离家,别看她年龄大,可耳聪目明,院落子里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她就拿着拐杖,迈着小脚赶了出来,打痛你的皮。而且,她家里还养了一只恶狗,只要是谁一靠近院子,还没进门,就会狂吠着冲出,‘赶得你晕头转向、眼冒金星,连气都喘不过来。

我一应承下来,就扛着红缨枪,带着一帮小伙伴直奔村西头的五奶家而去。在路上,我脑瓜子转个不停。过去,我们也曾想方设法,打过五奶家青枣的主意,可每次都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铩羽而逃。

我手持着红缨枪,站在一户村民家的墙角处,远远地看着五奶家的院子,一张小脸阴晴不定,一时还没想出什么好的主意。可此时,话既然说出了口,又不好反悔,一时骑虎难下。细旺看着我犯难的样子,就幸灾乐祸地说:“五奶家的青枣可不是好偷的,你干脆认输吧。把红缨枪,借给我和大头他们耍几天吧!”

我把红缨枪往地上一杵,皱着眉冷哼了一声。大头见了,有点不屑地撤了撇嘴说:“你还真以为你是到穆家寨偷降龙木的杨宗保啊?”

我一听大头的话,眼睛一亮,鼓书里面的故事就跃上心头,一下子主意就上来了。我大大咧咧地往墙角一块石头一坐,一招手,把小伙伴们招到跟前,压着嗓子如此这般地吩咐一番,俨然就是独坐中军帐,决胜千里之外的大将军。

子卉一听,面有难色地说:“这成吗?”五奶会听我的话?”

我把小手一挥,斩钉截铁地说:“成!怎么不成?你爸是大队书记,你妈也算是半个大队书记,你就说是她叫的,五奶会不听?”

小伙伴中,另一个小孩苦着脸,有些害怕地说:“狗要是追上我,咬我咋办?”

我指挥若定地在他肩上拍了拍,说:“怎么会?你是我们这几个人中跑得最快,狗咋撵得上你?万一撵上了,被狗咬了,我答应你,把红缨枪借你玩半天。”

我是恩威并施,连骗带哄,这帮小伙伴一听,喜出望外,连连点头应承,开始依计行事。

首先,是那位小伙伴做开路先锋,率先出马,他战战兢兢地朝着五奶家虚掩着的院门走去。果然,只听得门内一声犬吠,一头黑狗张着大嘴,呜鸣着从门里扑了出来。小伙伴怪叫一声,连忙转身,撒开脚丫子,像兔子落了儿似地一路狂奔,黑狗紧跟其后,穷追不舍,一人一狗很快就消失在村街的尽头。

这时,我朝着子卉一使眼色,子卉连忙起身,蹦蹦跳跳、不慌不忙地向五奶家门口走去。一进门口,她就冲着屋里,脆生生地一声喊:“五奶!五奶在家吗?”

屋子里的五奶一听,就迈着小脚走了出来,一看是子卉,笑逐颜开地问:“是子卉丫头啊!你找五奶有事吗?”

子卉走上去,亲热地拉着五奶的手,撒着娇说:“五奶,我妈在家里给我绣一件小衣,她不记得花样,叫我请你过去,帮她描一个,她等着呢!”

五奶一听,脸上笑成了一朵菊花。五奶是大户人家的女儿出身,描红绣朵的功夫在五乡八堡很是出名,这是她最值得称耀的本领,如果有人请她帮忙,她即使最忙,也会放下手中的活儿,乐颠颠地跑过去指点一番。

五奶笑哈哈地摸了摸子卉的头,高兴地说:“好好好!亏得你妈还记得我这老婆子,我这就去!”说着,当即就把院门一带,就走。子卉连忙说:“五奶,你自己去吧,我去玩去了!”说完,就一溜烟地跑了。

待五奶消失在巷子尽头,我冲着大头、细旺们一挥手,大摇大摆地走进五奶的院子。几个孩子就像孙猴子入了蟠桃园,眨眼间就爬上了三棵大枣树,大头、细旺、子卉一人手中拿着一根竹竿,我手里持着红缨枪,一阵猛敲,一颗颗鸽蛋大小的青枣扑簌簌地像下冰雹似地往下掉,乐得我心花怒放。

没过一会儿,站在树梢的我抬头一看,不好,五奶回来了。她一路走,还一路找寻着喊:“子卉,你这孩子咋说瞎话?你家门上一把锁,你妈妈不在家,咋说要我过去描花样呢?”

我一看,失声大喊:“快跑,五奶回来了!”

大头、细旺还有子卉等一帮小伙伴们一听,吓得三魂走了六魄,一个个像冰溜子似地顺着树干往下一滑,慌不择路地夺门而出,逃之天天。

五奶看着从大门飞燕般泼出来的孩子,顿时一下子明白过来,中了孩子们的调虎离山之计。她禁不住勃然动怒,迈着小脚也紧跟其后,一边跑,还一边叫骂道:“你们这些剁脑壳的,娘老子是么教的?我今日就算追到你娘肚子里,我也要抓住你们,看你们二回还敢不敢偷!”

待小伙伴们和五奶前后脚一走,我才不慌不忙地从枣树上溜下来,把掉在地上的大青枣,一个不漏地捡了起来,塞满几个荷包,才扛着红缨枪,大摇大摆地从五奶家的院子里走出来,还不忘将她家的院门带上,才朝着村头驼背柳下而去。

我一来到驼背柳下,就看见五奶一边正用手拎着大头、细旺的耳朵,一边看着子卉,苦口婆心地数落着他们。

五奶一看我来了,就说:“你们看看,这娃儿就是好样的,他从不偷五奶的青枣!”说着,她还朝着我一笑,说:“好孩子,你明朝到五奶家去,五奶给枣你吃!”说完,她又举起拐杖,在他们屁股上打了几拐,才解恨地走了。

看着五奶骂骂咧咧地走了,大头、细旺等一帮小伙伴们龇牙咧嘴地朝着我直瞪眼。坏事儿是我领头干的,到头来,他们枣没吃上一颗不说,还讨了一顿打,就我落得清清白白装好人。细旺翻着眼看着我说:“枣子没偷着,你这个大王当不成了!我们不承认!”

我也不答话,来到柳树底下一块大青石上,用手往荷包里一掏,一夥颗青枣滚在青石上,如同大珠小珠落玉盘。小伙伴们一看,轰地一下围上来,你争我夺,扭成一团。这一下,小伙伴们看我的眼神就变了,一边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似地圄囵地吞着,一边跷起大拇哥说我比鼓书里的杨宗保还厉害。

正在我们得意忘形,大快朵颐的时候,没想到五奶又折身回来了。原来,五奶一回到家里,看见院子里的青枣树枝折叶落,一片狼藉的样子,而地上又没有散落的青枣,觉得事情有些蹊跷,就悄悄地杀了个回马枪,一下子人赃俱获,逮了个正着。

子卉年龄小,抗不住五奶的软硬兼施,就把我如何与他们打赌,又如何调兵遣将的勾当供了出来。五奶听了,恨不得一口将我这个小坏蛋吞下去,有点气极败坏地拎着我的瘦脖子,把我押送回家,向我爸妈讨个说法。

爸爸一听说我冒全村之大不韪,胆敢打五奶家青枣的主意,怒不可遏地大吼一声:“跪下!”就扬起蒲扇般大的巴掌,要揍我一顿。五奶却迈着小脚,连忙上前拦住,虎着脸训斥起来:“你这当老子的,就知道个打?我这当奶奶的,就替你们管教管教!”

五奶回过头来,看着我,扬了扬手中的拐杖,说:“你这小子,你是愿打?还是愿罚?”

我一看她手中的拐杖,连忙躲到妈妈的身后,惶恐不安地小声说:“愿……愿罚!”

“好!愿罚是不?”五奶又转头,盯着我爸爸,说:“俗话说得好,子不教,父之过,我不仅要罚他,还要罚你这当老子的,你们父子俩跟我走!”

事已至此,我爸爸只好脸红脖子粗地带着我,跟在五奶身后,来到她家。五奶从屋子里抱出几床被子,铺在三棵青枣树下,才开腔说:“我就罚你们父子俩,给我把三棵树上的青枣,一颗不剩地给我打下来!”

我没想到五奶的惩罚这么简单。这事儿对于我来说是驾轻就熟,易如反掌,我喜笑逐颜开地拿起一根长竹竿,像猴子一样灵巧地爬上枣树,劈里叭啦地一阵猛敲,青枣像六月的冰雹似地,簌簌地落在被子上,满地打滚。没过多久,三棵树上的青枣都被我敲了下来,爸爸整整装了三大箩筐。

爸爸一看青枣打完了,就带着我,讪笑着准备离开,五奶却拦着我们,依然板着脸说:“怎么了?事还没干完就想走?你们父子俩得给我把青枣挑到镇上去,卖得一颗不剩,替我全部换成花钿,才算完事儿!”

五奶提的这个要求,别说现在我是犯了错误,就是平时,也会满口答应。爸爸听了,当即就到隔壁人家借来两副箩筐,将青枣装成一大一小两担,父子二人吭哧吭哧地挑到山下的镇上走街串巷,一直转悠到黄昏,才把青枣卖完,足足卖了.百多块。

夜里,我和爸爸摸黑走着山路回到五奶家里,爸爸将一大把毛票子递给五奶,五奶却从中只抽了几张,就拦了回来。爸爸不解地问:“五奶,你这是……”

五奶上前,笑呵呵地摸着我的头,说:“你这孩子,真是机灵鬼!”说着,她看着我爸爸说:“这钱你就拿着,马上就要开学,你就送孩子上学吧!”

爸爸红着脸,连忙把钱又往五奶手中塞,推辞说:“五奶,这怎么行?你老……”

五奶脸往下一落,打断他的话说:“看不起我孤老婆子是不?你也不看看你这孩子,今天为偷这个枣,调兵遣将地,把我一个老婆子折腾得够呛。他这份心机,你们大人都赶不上,长大了,他好就是一条龙,不好就是一条虫。这样的孩子得让他上学明事理,走正道!”

五奶见我爸爸还是一副面色为难的样子,索性接过钱,塞进他的口袋里,干脆地说:“你放心吧,我知道你家孩子多,往后,这三棵树的收入就归你家了。这孩子读到什么时候,我就补贴到什么时候。”

爸爸一听,眼泪就下来了,红着眼,哽咽着说:“五奶,你老放心,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让他把书读到底!”

就这样,我在五奶家三棵青枣树的资助下,走进了学堂,考上了大学,离开了家乡。二十多年过去了,除了我之外,五奶家的三棵青枣树还陆续资助了四个山村少年。于今,他们像我一样,在各自工作的领域,都有所建树。

每当有外村人来到我们老家,村里人都会指着五奶家院子的三棵青枣树,自豪地说:“你们看看,这三棵树可不简单,它为我们村培养出五个秀才!”

久而久之,村里人就叫它秀才树。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