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儿童故事 > 中国寓言 > 正文

混世魔王

点击数:14 收藏本文

  混世魔王自从和孙行者交手之后,忽然得了大智大慧,有问必答了。

  灵感天王问:“我令地方上每年献一对童男童女给我吃,他们心里却总是恨我。这是什么缘故?”

  混世魔王马上回答:“这是由于孙行者作怪。”

  虎力大仙问:“我叫五百和尚做苦工。他们饿了,居然知道要吃,来向我要求。这是什么缘故?”

  混世魔王马上回答:“这是由于孙行者作怪。”

  琵琶洞主问:“我掳西梁国的女人来服侍我、她们到了冷天就直哆嗦,闹着要我发给她们衣裳。这是什么缘故?”

  混世魔王马上回答:“这是由于孙行者在作怪。”

  就这样,宇宙之大,苍蝇之微,混世魔王无一不知其因缘本末了。一般妖君魔王都跑来请教他,因为他们现在问题越来越多。

  可是混世魔王关了洞门,拒见任何宾客。

  混世魔王有他自己的问题。

  于是他把山神土地都召集拢来,开了一个秘密会议。他面授了一些机宜:叫他们秘密监视一切居民,勿令受孙行者的利用。

  混世魔王还庄严地致闭会训词:“本魔王为了保持我们民主精神的传统,不得不防范孙行者那极权主义的扩张。

  “现在居民们对王家的征粮,征人力,征人肉,征人血,征妇女,征童男童女等等,公然有怨言,反对,甚至抗征的——这当然是由于孙行者的阴谋:他企图用他的极权主义取我们的民主自由而代之,你们必须密切注意,不得有误!”

  山神土地奉命惟谨地退去了。

  可是又出了个问题摆在混世魔王面前。

  “难道这些山神土地靠得住吗?”他想。“他们不是我的人,只是迫不得已才听我使唤的。我向来总是从严,压得他们没奈何。他们恐总不免要造反。”

  于是他把小妖们都集合拢来,举行了一次秘密训话。他面授了一些机宜:叫他们秘密监视一切山神土地,勿令受孙行者的利用。

  临了他还亲热地说:“只有你们是我自己的儿郎。我的威风就是你们的威风,我的富贵就是你们的富贵。你们要是玩忽视之,不努力去干,咱们就会垮台完蛋。完了。懂得没有?”

  小妖们一齐喝了声“懂得!”就散了队。

  可是又出了个问题摆在混世魔王面前。

  “难道这群小妖们靠得住吗?”他想。“我驱使他们替我拼命,吃又吃不饱,穿又穿不暖。他们正恨得我牙痒痒一的,总有一天会对我下手。”

  于是他把那些头目们都喊拢来,关着房门说话,他面授了一些机宜:叫他们秘密监视一切小妖们。

  临了,他还说了几句体己:

  “只有你们才是我的亲信。我赐给了你们这许多特权,那批小妖们就把你们妒嫉得要命,恨得要命。咱们要是不加紧提防,可就危险极了。”

  这些头目们赌了咒,一个个悄悄地分头办事去了。

  可是又出了个问题摆在混世魔王面前。

  “难道这些头目靠得住吗?”他想。“我得势一天,他们就仗我的势作威作福。一旦我临到危机,他们就全部撇开,另找门路去了。如今我到了这生死存亡的关头,他们一定是徘徊观望,甚至安排好什么诡计要把我出卖。他们本来是有己无人,唯利是图的。”

  于是他偷偷摸摸叫那位军师到密室里,两个咬了一阵耳朵。他面授了一些机宜:叫军师秘密监视这批头引门。

  临了,他手搭在军师肩上,眼里闪着泪光:“你是我的亲信的亲信,是我唯一可靠的知己。而且我俩是同命运的:你看所有那些居民,山神土地,小妖,以至头目们——没有一个不仇视我。也没有一个不仇视你。他们都在布置,在等机会,到那一天可以动手的时候,他们就会把你我俩——天知道他们要怎么摆布!我的不幸就是你的不幸,你的不幸就是我的不幸。我不靠你靠谁呢?”

  军师流了泪,发了誓,立刻就遵办去了。

  可是又出了个问题摆在混世魔王面前。

  “难道这个军师靠得住吗?”他想。“我从来没对他说过一句真心话,他也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一句真心话。一声笑,一滴眼泪,也都是装扮出来的。我们都是为自己人的利益打算:彼此可以利用的时候就彼此利用,利用不着的时候就把对方一脚踢开,还可以把对方损害到万劫不复——只要自己在这上面能占一丝丝小便宜的话。他现在当然巴不得我跌倒爬不起,他好来称王。他早就打好鬼主意了,我知道。”

  于是他——没有一个帮手可找了——决计自己来秘密监视这位军师。

  他觉得这世界太可怕了。他处处要提防,步步要留心,天地万物都是他的死对头。从此连饭也不敢吃,觉也不敢睡,每一呼吸也都要踌躇一下——疑心,这一口空气在那里图谋不轨。

  宇宙一切都不可靠,只有自己可靠。

  可是又出了个问题摆在混世魔王面前。

  “难道我自己靠得住吗?”他想。“难道我没有欺骗过自己吗?我一向总是对自己撒谎,对自己绷面子,对自己掩饰,对自己吹牛,对自己谄媚,恭维自己是个英雄,天才,超人。又用财富和权势来诱惑自己,勾引自己去尽量掠夺,剥削,压榨,好让自己过穷奢极欲的日子。一面还雇些清客来编一套理论,硬把自己的这种种行为给派一个哲学的根据,也算是一家言。就这样,我从来没对自己忠实过,没对自己说过一句真话,怎么还能叫我自己靠得住呢?”

  于是他恐怖万状,恨没个地缝可钻——可又怕地下有阴谋捣乱的,又惟恐其有个缝。

  混世魔王在最后一阵要和孙行者交手之际,就是在这样一种心情之中。不过他还有一线希望:“孙行者当然也同我一样:天地万物也都在恨他,在跟他作对。因为天地万物——每个都是为了自己而损害他人的。彼此全都是仇敌,不共戴天的仇敌,孙行者决不能例外。要不然,他怎样能生存于天地之间呢?”

  可是等到他看见有那么多人——居民,山神土地,他自己的小妖,甚至还有一部分他的头目,一一都站在孙行者那一边,而且还真心诚意的跟着孙行者联成一气,好像并成了一个人,混世魔王简直弄昏了。他到死也想不通。

  这就始终有个问题摆在混世魔王面前。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