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儿童故事 > 中国寓言 > 正文

蛇和鼠

点击数:35 收藏本文

    农村的一处废弃的庙堂里,原本是住着一条蛇,它被供奉为镇庙的守护神,保佑着这个村庄不受鼠灾,它不用费心地觅食,吃着村民供奉的祭祀品。
    “具有灵气的蛇啊!请接受我们的膜拜,保佑我们村庄不受鼠灾吧!”一个农夫将兔子肉放在供奉的碗里,自己跪在黄色的垫子上,叩了三次头虔诚地走了。
    “蛇仙子,我们家世代务农,一家气口全指着田过活,请你保佑我们秋天大丰收!”一个农妇带着几只香喷喷的糕点俯首磕头,虔诚地祷告后默默地离开了。
    蛇在庙的角落里爬行着,观察着周围的地形,突然看到有一只老鼠从门外串了进来。蛇加快地爬行,用自己的身体围住了老鼠,对它说:“小老鼠,哪里跑?看我怎么收拾你。”
    “蛇大姐,饶命啊!小的是老鼠没错,但是我从来不干坏事啊!”小老鼠作揖求饶,接着说:“我是看你平时为了村里忙碌奔波,特地给你按摩的,你先把我放开吧!”
    蛇听了它的话,倒觉得有几分道理,身体也渐渐地有松动。老鼠灵机一动,眼珠子一转,说:“蛇大姐,你一直被村里供奉,这附近方圆几公里谁不知道你本领强大,我小老鼠哪里是你的对手啊?你先松开,我也跑不远啊!不如试试我的推拿手艺,如果不舒服,再杀了我也不迟啊!”
    蛇一听心里乐开了花,原来自己的大名早就传开了,再看看不起眼的老鼠,心里想:有道理!反正它逃了,我也可以捉它,正好自己也累了,不妨试试它的推拿再说。蛇松开了小老鼠,说:“谅你也不敢耍什么花招。给本姑娘锤锤,这里酸死了。”说完就用头指着自己的背说。
    “得令。”小老鼠小心翼翼地走着,悄悄地爬到蛇的背上,然后用灵敏的小手轻轻地按压,然后问:“是这里吗?”蛇一开始还有些警觉,渐渐地享受按摩的过程,还不停地说:“再重一点。对,就这里。”它闭着眼睛,嘴里还念着:“你这个按摩是和谁学的,倒有几把刷子嘛!”
    “嘿嘿,我从娘胎里就开始练习了。大姐是第一次按摩吧?如果你喜欢,我每天给您按摩。”小老鼠说。
    “好啊!来,按这边,哎哟,轻点。”蛇闭目享受着,早就忘记要捉老鼠的一事。
    小老鼠眼珠子转了转,开始试探蛇,说:“蛇大姐,您真有福气,天生被那么多村民供奉,不像我们做老鼠的命苦啊!要知道‘老鼠过街人人喊打’,我从来没做什么坏事,但是为什么我们的命运差那么大呢?”
    蛇听着别提多舒服了,想当然地说:“哎,谁让你们老是偷东西呢?自己把牌子做瘫掉了。”
    小老鼠哀求说:“蛇大姐,我的命好苦啊!我已经几天几夜没吃过东西了,你能不能赏给我一块糕点,只要让我填饱肚子就行,我已经别无所求了。”
    “好吧,台子上有,等你按摩完了,自己去取。”蛇坦然地说。
    “谢谢你了,你是我的再造父母。您的恩德我没齿难忘,您……”
    “行了,一块糕点,不用那么客气。”
    按摩好后,老鼠边吃着糕点边想:原来这蛇喜欢听好话,我只要讲好话就是了。这里的供奉的祭祀品真多,我得赶快想办法把我老婆接来,让她也好好享受下生活。嘿嘿,这条大笨蛇,徒有其表,原来是纸老虎!
    过了几天,小老鼠趁着给蛇做按摩时候,说:“蛇大姐,你对我的大恩大德我来世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只是可怜我老婆还在家里饿着肚子,作为小老鼠,我没有能力给它好的生活,是我没本事啊!哎,我愧对老婆,我不配当老鼠啊!”老鼠边捶胸顿足,边看着蛇的反应。
    蛇很同情小老鼠的遭遇,说:“这里的庙说大不大,但是容纳你老婆还是绰绰有余的。你们夫妻长期分居,也不利于感情发展。要么你今晚就接它过来住吧!”
    “蛇大姐,你真是我的恩人啊!那我今晚就去接了。”小老鼠故意装可怜,心里暗自窃喜,原来这条蛇那么好骗!
    晚上,小老鼠带着鼠太太搬到了庙里。等蛇睡去了,小老鼠对着鼠太太说:“老婆,你看这里多好啊!台子上都是吃的,可比我们家好多了。你要吃什么,随便取!”
    鼠太太有些害怕,说:“老公,你胆子也太大了吧!蛇和我们不是同类,况且我们是以偷为生的,人家专门捉咱们的。现在我们可是在人家的地盘啊,你也敢这样?”
    小老鼠轻轻地亲吻了鼠太太的额头,说:“亲爱的,别怕,有我哩!据我的观察,这条蛇徒有其表,专爱听好话,我自有办法对付它,你只管吃好喝好。”
    鼠太太惊恐地看着小老鼠,说:“能行吗?万一……”
    小老鼠拍了拍鼠太太的背,说:“没什么万一,你还不信你老公。时间不早了,我们去睡吧,别吵醒蛇。”
    小老鼠看着鼠太太不安的样子,就在她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这才哄她入睡。
    过了两周,蛇看着鼠夫妇恩爱的样子,嘲笑说:“你看你们甜蜜得形影不离,真是羡煞旁人了。”
    “这还得多谢谢蛇大姐的照顾啊,还不快给蛇大姐叩头?”小老鼠说着拉着鼠太太要跪。
    “行了,行了,都自己人,不用客气。”
    “蛇大姐对我们的好,我们铭记在心。蛇大姐,只是有一件事情,不知道能不能请你帮忙啊?”
    “什么事?”
    “我太太怀孕了。”
    “怀孕啊?大喜啊,好事情。”
    “只是现在供奉的祭祀品越来越少,我太太又需要补充营养,这可怎么是好啊?”
    “也是,你太太怀孕要补充营养的,那你打算怎么办呢?搬家?”
    “蛇大姐一直把我们视为亲戚,这么深厚的感情怎么能说走就走呢?我打听道:旁边有一户村民家里专门种小麦的,味道好极了,我打算去要一点给我太太补补身体。”
    “去偷?这不光明磊落,不好吧?”
    “可是我总不见得我太太饿着肚子生孩子吧?况且只是一点点,只要我太太吃饱,就足够了,我一粒都不多拿。”
    “那好吧!”
    “蛇大姐,你能不能帮我门口守着,一有什么动静告诉我,好吗?”
    “这。这……”
    “蛇大姐,你最好了。以后我们的孩子认你当干妈,你看怎么样?就帮忙到我太太生产,好不好?”
    “好吧,就听你的。”
    趁着夜黑,蛇悄悄地在门口守护,小老鼠偷偷地溜进田里,自己啃着小麦,还不忘给太太带几株新鲜的。
    回到破庙,鼠太太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小老鼠果真偷来了粮食,蛇居然甘愿守门。
    等到蛇睡去了,鼠太太抱着小老鼠,狂亲了一顿,说:“老公,你太棒了。我爱死你了。”
    小老鼠很得意地说:“看你老公厉害吧?蛇也不怕,什么都是浮云。”
    “恩恩。”鼠太太吃着粮食,夸奖着小老鼠过人的本事。
    一个月后,鼠太太顺利地生了一窝子的小老鼠。蛇看到一窝子可爱的小老鼠说:“恭喜你们,都做父母了。”
    “哎,有什么好恭喜的啊?一窝子小老鼠胡子下面都长着嘴,我们现在的祭祀品更少了,这哪够啊!”
    “可不是说好等你太太生好孩子,就不去偷了吗?”
    “蛇大姐,我也没什么要求,不指望我儿女长大成才,像您一样闻名遐迩,只求它能平平安安。作为父母,我都养不活他们,我太没用了。”小老鼠边说边啼哭。
    “好了,我知道了。你去睡吧,明天晚上我们就去偷,说好了,等它们长大了,就不偷了。”
    “一定,一定。”
    第二天晚上,村民们聚合在一起开会,都在讨论为什么最近一下子老鼠成群,粮食严重被盗。
    “现在老鼠成灾,越来越厉害,大家说说怎么办?”村支书说。
    “也不知道怎么的,原来几年,我们祭拜蛇仙,从来没有老鼠。”
    “还蛇仙呢?我上次夜间守候,看到它给小老鼠看门,他们是一伙的。我早就不去祭祀了。”
    “什么啊?有这种事情啊?”
    大家七嘴八舌,都议论纷纷。村支书轻咳了几声,说:“别胡说,这事情要有证据,这样吧,我们今晚去伏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情。”
    几个壮男子都自愿地报名参与,带着锄头晚上悄悄地伏击。
    蛇呢?像往常一样,探视着周围的情况,给老鼠通风报信。村民们看到了蛇和鼠,一下子恍然大悟,壮男子们都抄着家伙,要先杀了蛇。蛇吓得魂飞魄散,只好狼狈地逃走。
    而老鼠看到蛇逃走了,悄悄地埋在田野里。壮男子见天色太暗,假装离开。蛇看到他们离去的背影,松了一口气,想着自己原本被供奉,如今因为一时的诱惑,而成了被追杀的对象,越想就气不打一处来。
    蛇深知老鼠的逃离路径,闻着它身上的气味就找到了它们。老鼠看着蛇瞪大眼珠子,心里知道不妙,赶紧求饶,说:“蛇大姐,我们现在已经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就大发慈悲,放过我们吧!”
    “放过你们?谁来拯救我啊?原本吃着贡品,现在过着逃犯的日子,你倒是说说,怎么办啊?”
    “蛇大姐,办法总会有的。你别生气啊!”小老鼠这次吓得腿都在哆嗦,刚出生不久的小老鼠又在嘘嘘地说话。蛇一看到它们一家就来气,不由分说地绑住了它们,让它们窒息死亡,然后一口一个地享用起来。蛇刚吃饱老鼠,还没消化好,走路缓慢。
    又听到村民们喊:“快杀了蛇!”几个壮男子冲了过来,很快地就捉住了蛇,将它杀死。他们再将蛇皮晒开,放在田里,警示那些自以为是的小老鼠们。
    编者按:蛇年说蛇,说鼠,看似简单的故事,却情节曲折有致,折射了现实中的某些丑陋现象,喜欢听好话,不惜铤而走险,甚至牺牲自己,这是多么残酷的警告,可是为什么还是有人乐此不疲呢?生活啊,为什么总有的人不能看到生活的本质和活着的真正意义呢?文章善于运用对话描写,蛇和鼠形象鲜明,各有所寄寓。推荐欣赏。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