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儿童故事 > 一千零一夜 > 正文

阿卜杜拉·法兹里和两个哥哥的故事

点击数:33 收藏本文






  阿卜杜拉·法兹里和两个哥哥的故事



  传说在阿巴斯王朝第五代大国王哈里发当政的时候,有一天,他亲自检查本年度全国各地的税收情况,发现除巴士拉地区外,其它各地的税收已经入库,于是他召集大臣们开会讨论,在会上他问宰相张尔凡:“为什么各地的税收已经上缴国库,而巴士拉地区却至今还没有上缴呢?”


  “尊敬的陛下!也许是巴士拉地区发生了什么意外,致使地方行政官把缴税的事给忘了。”


  “缴税的期限规定为二十天。在此期间,巴士拉的行政官既不缴税,也不上报延期理由,这成什么体统!”


  “尊敬的陛下!如果您允许,我将派个大臣去巴士拉催一催。”


  “好吧,你就派艾博·伊斯哈格去办吧。”


  “遵命。”


  张尔凡领命回到宰相府,立即给巴士拉省长写了封信,并召见艾博·伊斯哈格,把信交给他,吩咐道:


  “我奉命委派你去巴士拉见省长阿卜杜拉·法兹里,问他为什么忘了上缴今年的税?并由你负责验收当地应纳的税,迅速上缴入库,不得有误。因为陛下发现各地的税都已上缴,只有巴士拉地区的还没有交来。你上那儿去看看,如果税还未准备齐全,必有缘故。阿卜杜拉会把理由告诉你的。你回来后我们就可以向陛下呈报,明白了吗?”


  “明白了。”


  于是,伊斯哈格领命而去。


  伊斯哈格带领宰相派给他的五千人马,前往巴士拉执行收税使命。当他抵达巴士拉时,省长阿卜杜拉赶忙出城迎接,并随即安顿好伊斯哈格等人的食宿。


  伊斯哈格来到省府,进入省长办公厅,坐在首席交椅上,阿卜杜拉紧靠在他身边坐下,其余官员按等级高低坐在周围。宾主互相寒喧、问候之后,阿卜杜拉说道:


  “阁下光临此地,必然是负有使命的吧?”


  “不错,我是奉命来收税的,因为陛下曾问及此事,而今缴税时间已过期了。”


  “哦,早知这样,阁下就不需要经过这番跋涉劳累了,因为应缴的税我已准备齐全,并决定明日启程上缴的。现在阁下既然来了,我就将全部税在你三天的做客期满后交付给你。也就是说,到第四天把应缴的税全部集中在你的面前,不会有误。对于哈里发和阁下对我们的翔。我们应当献上一点礼物,以示感激之情。”


  “不妨事。”


  阿卜杜拉大摆筵席,热情招待伊斯哈格及其随从。宾主大吃大喝,无拘无束,尽情享受,直到半夜三更,才尽欢而散。


  阿卜杜拉吩咐侍从,把一张嵌有黄金的灿烂夺目的象牙床供给伊斯哈格作安歇之用,而他自己却在旁边一张普通床上睡觉。


  熄灯后,伊斯哈格失眠了,翻来覆去,始终睡不着。不得已,只好翻身起来,一字一句地推敲起诗的韵律来。因为YSHT是大国王哈里发宫中得宠而专陪国王吃喝寻乐的亲信,他能说会道,能诗能文,善于编写滑稽、有趣的故事,所以一有空,他便在诗韵方面下功夫,以备随时讨哈里发的欢喜。


  正当他埋头思索时,忽然发觉阿卜杜拉从床上爬起来,打开衣柜,取出一根皮鞭,蹑手蹑脚走出房门。他满以为伊斯哈格还在睡梦中,不会知道他的行动。


  伊斯哈格见阿卜杜拉深夜离开房间,觉得奇怪,暗自想:“他带着皮鞭会上哪儿去呢?也许他要惩罚谁吧。我得去看个究竟。”


  伊斯哈格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轻手轻脚地跟在阿卜杜拉的后面,来到了一间储物室外。只见阿卜杜拉从室内端出一只大托盘来,当中有四盘饭菜和一罐水。他端着这些饮食向前走进了一间大厅里。伊斯哈格仍悄悄地跟到大厅门前,从门缝里向里一看,原来是一间宽敞的大厅,厅内的陈设非常富丽堂皇,正中摆着一张踱金象牙床,金光闪闪,床上用金链子锁着两只狗。


  阿卜杜拉放下食物盘,卷起袖子,解开第一条狗脖子上的链子,随即扭着狗脖子,并弄得它像跪在他自己的面前叩头求饶似的。狗被折腾得发出微弱的叫声。接着,阿卜杜拉把狗绑起来,抽出皮鞭,恶狠狠地一鞭又一鞭地不停地抽打狗,狗被打得痛苦不堪,死去活来,阿卜杜拉并未住手,继续抽打,直到狗失去了知觉,这才把它重新拴在原来的地方,然后,转向第二条狗,像对待第一条狗那样对待它。最后他掏出手帕,分别替两条狗擦泪,安慰道:


  “原谅我吧。向安拉起誓,这并非是我自愿的,因我的处境很困难。也许安拉会把你们从困境中解脱出来。”说完,他替两条狗祈祷一番,再把托盘端到狗的面前,亲手喂它俩食物。喂饱后,再将罐中的水给狗喝。等两条狗吃饱喝足,他才收起托盘,准备离开大厅。


  伊斯哈格站在大厅门外,从门缝里看到这一切,他感到无比的惊奇、诧异。直到阿卜杜拉就要退出大厅时,他才抢先一步,奔回房间睡在床上。阿卜杜拉完全没有看见他,不知道他曾跟踪过自己,窥探自己的秘密。


  阿卜杜拉回到房间,打开衣柜,把皮鞭放在原处,然后继续上床睡觉。


  伊斯哈格躺在床上,想着这件事,越想越觉得奇怪,因此毫无睡意,整个下半夜都是醒着的。直到天亮起床,他才同阿卜杜拉一起做早祷,接着进早餐,喝咖啡,而后一起去省府办公。







  这一天,伊斯哈格整日都在思考这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虽然百思不得其解,他也只好把疑虑藏在心里。
  这天夜里,阿卜杜拉仍像昨夜那样折腾那两条狗。
  伊斯哈格仍然跟踪他,见他所做所为,跟昨夜的言行完全一样,而且第三天夜里也是如此。这一切都叫伊斯哈格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三天做客期很快就过去了。
  第四天阿卜杜拉如约交齐了全部税收。于是,伊斯哈格不动声色启程,赶回巴格达交差。当大国王哈里发询问过期原因时,伊斯哈格答道:
  “启禀国王陛下,据我所知,税早已收齐准备上交,若我晚去一天,则会在中途碰到阿卜杜拉的。不过此次去巴士拉,却意外地发现了阿卜杜拉本人的一个怪诞行为,这是我生平没见过的。”
  “哦!怎么回事?”
  于是,伊斯哈格把他的所见所闻全盘托出。
  “这是什么原因,你问过他吗?”哈里发奇怪地问。
  “不,尊敬的国王陛下,我可没问他,这可以用我的生命起誓。”
  “好吧,伊斯哈格,你再上巴士拉去一趟,把阿卜杜拉和那两条狗给我带来。”
  “尊敬的陛下,请别让我做这件事吧,因为我是无意间偶然看见此事而向陛下透露的。窥视别人的秘密本身就不好,作为朋友,我更无脸面去见他。因此,恳请陛下写个手谕,派别人去完成此事吧!”
  “我若派别人去,阿卜杜拉必然会矢口否认此事,会说他没有狗,而你去,可向他说明是你亲眼年所见,他就无法否认了。因此,只能派你去。你若敢违命,格杀勿论。”
  “遵命。”伊斯哈格一边赶忙回答,一边心里暗想:“所谓‘祸从口出’,的确是金玉良言,如今我向陛下泄露秘密,这完全是自作自受呀。”想到此,他说道: “但求陛下写一个手谕,我前去巴士拉,将阿卜杜拉带来见陛下。”
  “就这样吧。”
  伊斯哈格带着国王的手谕,诚惶诚恐地再次去了巴士拉。阿卜杜拉见到他,颇感意外,说道:“恳求安拉保佑,没发生什么意外吧?伊斯哈格,你怎么这么快就返回来了,莫非是上缴的税不够,国王拒绝验收?”
  “阁下,我此次重访贵地,并非税未缴够,税倒是足够的,国王也已验收了。不过有一件事,请你原谅我,因为对我来说,我做了一件错事,但这并不是我存心故意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告诉我吧。你是我的朋友,我不会责怪你的。”
  于是,伊斯哈格将他如何连续三天暗地跟踪阿卜杜拉,窥探他的秘密,如何无意间将此事泄露给了国王哈里发,而哈里发又责令他再次前来巴士拉的整个过程,全部讲了出来。
  “你既然把我的秘密告诉了哈里发,我就不得不出面替你作证,以免他怀疑你在撒谎。谁叫我们是朋友呢?换成别人,我必然会否认,说他造谣。如今我准备带着两条狗随你同去见国王。虽然此去凶多吉少,但我也只得硬着头皮前去了。”
  “安拉会保佑你的。”伊斯哈格替阿卜杜拉祈祷,并再三表示感谢。
  阿卜杜拉准备了极丰富的,给哈里发的各类礼物,同时,将狗用金锁链拴起来,每一条狗用一匹骆驼驮着,然后启程前往巴格达。到达后,就立即进宫去见哈里发。
  阿卜杜拉跪在大国王哈里发面前,先吻了地面,然后按哈里发的吩咐坐下,两条狗已被牵到哈里发面前。哈里发见了问道:
  “阿卜杜拉,你这两条狗是做什么用的?”
  哈里发话音刚落,两条狗便扑下去吻地面,并流着眼泪,摇着尾巴,好像在向哈里发诉苦伸冤似的。哈里发看着两条狗的举动,感到非常惊奇,对阿卜杜拉说:
  “告诉我这两条狗的来历吧。你为什么那样打狗之后,又对他们表示爱怜之心呢?”
  “尊敬的陛下,这两条狗其实并不是狗,而是两个体貌俊秀的年轻人,他们原是我的同胞兄弟。”
  “他们既然属于人类,如何又变成了狗呢?”
  “尊敬的陛下,若您允许,我是会讲明事情真相的。”
  “那你就告诉我事情真相吧,但可别撒谎!”
  “启禀陛下,这两条狗能证明我所讲的不是谎言,而是事实真相。”
  “这两条狗是畜牲,不会说话,当然也就不会回答任何问题了,这怎么能证明你的诚实或虚伪呢?”
  阿卜杜拉听了哈里发的疑问,便回过头对两条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