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儿童故事 > 童话故事 > 正文

林中睡美人

点击数:15 收藏本文

    从前有一个国王和一个王后,他们因为没有孩子而整天忧愁,优愁得简直无法形容。为了求子,他们走遍了五湖四海,许愿,进香,什么办法都用过了,但是没有灵验。
    谁知后来王后终于怀孕了,生下一个女孩几。人们为孩子举行隆重的洗礼,请全国所有的仙女(一共是七位)来当小公主的教母。按照当时的风俗习惯,每个仙女都要送给孩子一件礼物,也就是赋予小公主一种品质或才能,使她成为世界上最完美的人。
    洗礼仪式完毕后,宾客们回到了王宫里。那里设了盛大宴席,来招待全体仙女。她们每人面前都有一份精致的餐具——一个巨大的金盒里放着一把汤匙和一副刀叉,汤匙和刀叉都是用纯金铸成的,上面镶嵌着金刚钻和红宝石。
    客人们正要就席的时候,忽然进来一个老仙女。这个仙女没有受到邀请,因为五十多年来,谁也没有看到她从隐居的古塔中走出来,大家以为她不是死了,就是被邪法慑住了。
    国王吩咐为她摆上一份餐具,但无法给她同样的金盒,因为这样的金盒只为七位仙女订制了七只。老仙女认为这是对她的藐视,喃喃地抱怨和威胁了一阵。坐在她身旁的一个年轻仙女听到她的唠叨,料想她可能会伤害公主。她于是在散席后躲到一个挂着壁毯的屏风后面,等待最后发言,以便尽力消除老仙女可能造成的不幸。
    这时,仙女们开始向公主赠送礼物了。最年轻的仙女送的是美丽,她要使公主成为世界上最漂亮的姑娘;第二位仙女送的是智慧,她要使公主变得天使般的聪明;第三位仙女要使公主在一切活动中有优美绰约的丰姿;第四位要使公主翩翩善舞;第五位要使公主的歌声像夜莺一样动听;第六位要使公主能美妙地演奏各种乐器。
    下一个就轮到老仙女了。
    她一开口就摇起头来:这并不是因为年老力衰,而是表明她要发泄怨恨。
    她说:公主会被一枚纱锭刺破手指而丧命。
    这份可怕的礼物使满座宾客惶恐战栗,人人落泪痛哭起来。
    这时,那位年轻的仙女从屏风后边出来,高声他说:
    “国王,王后,你们请放心!你们的女儿决不会这样死去。是的,我没有足够的能力来完全推翻长者所说的话——纱锭将会刺破公主的手指,但是她不会因此丧命,她只会沉沉入睡一百年。一百年以后,一位王子将把她唤醒。”
    为了尽量避免老仙女播下的灾难,国王发布一道诏书:禁止任何人用纱锭纺线,也不许在家里藏纱锭,违者一律处以死刑。
    十五六年过去了。
    有一天,国王和王后去一所别墅游玩,年轻的公主就在城堡的各间屋子里进进出出,跑来跑去,最后走到瞭望塔顶的一个小房间里,那里有一位老妈妈正在用纺锤纺线。这位善良的老人从来没有听说过国王禁止用纱锭纺线的命令。
    “您在做什么,老妈妈?”公主问。
    “我在纺线,我的美丽的孩子。”老人回答说。她一点不认识这位姑娘。
    “啊,真好玩!”公主说,“您是怎么纺的?让我也来试试,看能不能干得跟您一样。”
    因为公主动作太快,再加上粗心大意,更由于仙女注定了她的遭遇,所以,她刚刚拿起纱锭,手指就被刺破了,于是便倒下昏迷不醒。
    好心的老人着了慌,大声喊救命。人们从各处赶来。他们把冷水洒到公主的脸上,又解开她的衣服,拍打她的手掌,还用匈牙利王后水涂擦她的鬓角。但是这一切都不能使公主苏醒过来。
    国王在嘈杂的人声中来到楼上。他记起了仙女的预言,知道这事件是无法避免的。于是吩咐把公主送到宫中最精致的房间里,让她安卧在一张覆盖着金银线绣的罩单的床上。公主依然像天使一样美丽:她那容光焕发的红润的脸蛋和珊瑚般可爱的嘴唇与平日完全一样。她虽然紧闭着双眼,但是轻柔的呼吸声分明可以听见,这表明她并没有死去。
    国王命令让公主静静地安睡,直到她自己苏醒。
    当公主遭遇不幸时,那位救了公主性命让她沉睡一百年的好仙女正在一万二千里以外的马达干王国。一个穿七里鞋的矮人(穿上这种靴子,跨一步就是七里远)将这一信息通报了仙女。仙女立刻动身,乘着一辆群龙驾驶的光彩夺目的四轮车,一小时后赶到了王宫。
    国王迎上前去,搀扶仙女下车。仙女称许国王为公主作的一切安排。仙女有高度的预见性:她想,公主醒来后发觉偌大的宫廷只有她自己一个人,一定会感到惶恐不安。于是她用仙杖点了宫中的每个人(除了国王和王后之外):宫女、宫娥、使女、绅士、官吏、总管、御厨、帮办、小厮、卫士、哨兵、仆役和随从。她还点了马厩中的御马和马夫,饲养场里的大狗和公主的小狗布弗尔——他正躺在公主身边。一宫人马随着仙杖掠过都昏昏睡去,他们将随着女主人一起醒来,以便按照她的需要继续服侍她。烤在炉火上的鹧鸪串和山鸡串也酣睡了,连火也睡着了。所有的一切在一刹那间全部沉沉入睡:仙女做事向来不费很多工夫。
    国王和王后吻别了入睡的爱女,离开了宫殿。他们发布一道命令,禁止任何人走近这座城堡。其实这一禁令是多余的,因为在一刻钟之间,城堡花园的四周生长起无数大小树木和丛丛荆棘,它们互相攀附缠绕,人和野兽都无法通过,只有城堡的塔尖露出在树林之上,从远处可以望见。这无疑又是仙女的魔力。这样,公主在安睡中可以不受好奇的行人的惊扰了。
    时间过去了一百年。
    当代的一位王子——他与沉睡的公主不是同一家族——来到这一带打猎。当他看到耸立在密林之上的城堡尖顶时,便向过路人打听那是什么地方。行人们根据各自的道听途说向王子作了不同的回答:有的说,那是一个鬼怪盘踞的古堡;有的说,一群巫师正在里面度安息日。最普遍的说法是,城堡里住着一个妖精,他把各处捉到的小孩带到那里去随意吞吃,而别人却无法追踪他,因为只有他才能穿过这座密林。
    王子不知道该信谁的话。这时,一位老农对他说:
    “我的王子,五十多年前,我听我的父亲讲过,这座城堡里有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公主。她要在那里沉睡一百年,然后由一位王子把她唤醒。她正等待着她的心上人呢。”
    年轻的王子听了这番话,顿时热情洋溢,毫不怀疑自己能成功地经历这场美妙的冒险。他为爱情和荣誉所驱使,决定立刻到城堡去看个究竟。
    王子刚走近森林,大小树林和荆棘全都自动地闪在两边让他通过。他看到城堡就矗立在他所行进的大道的尽头,便一鼓作气朝它走去。使他感到惊讶的是,他发现没有一个随从能和他一起进入森林,因为树林在他身后又自动合拢了。他继续独自向前迈进:满怀爱情的年轻王子总是无所畏惧的。
    王子走进城堡的前院。他在这里所见的一切使他毛发悚然:到处是可怕的沉寂,到处是死的景象,到处躺着一些好像死去的人和动物的躯体。然而,他很快发现一些卫兵的鼻子上竟长着疹疮,脸色也是红通通的,他这才明白原来他们正在酣睡。他还看到他们的酒怀中留有残酒,证明他们是在饮酒时睡着的。
    他接着穿过一个大理石砌成的院落,登上楼梯,进入卫戍厅,卫兵们在那里整齐地持枪列队,但个个都在呼呼地打鼾。他又经过几个房间,里面是一群群的绅士和贵妇人,有的站着,有的坐着,全都在梦乡里。
    最后,他走进一间金碧辉煌的卧室,看到一幅从未见过的美景:在一张锦帷掀卷的床上,躺着一位年约十五六岁的公主,圣洁明媚的光华从她身上向四周闪耀。王子战战兢兢地慢慢挨近她,欣赏着她的美貌,最后跪倒在她的身旁。
    于是,仙术被解除,公主醒来了。她用无比温柔的目光——这样的目光一般人在初次见面时是不可能有的——看着王子,说:
    “是你吗,我的王子,你等我很久了吧?”
    公主的话使王子心花怒放,而公主说话的姿态更使王子如痴似迷了。他不知道该怎样向公主表示他的快乐和感激。他对公主恳切他说,他深深地爱她,比爱自己还要爱她。他的话语无伦次,没有雄辩的口才,但句句深情脉脉,使公主十分欣喜。公主倒没有他那样难为情,这也并不奇怪,因为她事先已经想好了要对王子说些什么话,那位好心的仙女显然让她在长眠之宫快乐地做过许多美梦(虽然故事里没有提起)。总之,他们两人倾心交谈了四个钟头,但想说的话连一半还没有说完。
    整个宫廷的人都随着公主醒来了,每人想起了自己的职责。他们并不是个个都陶醉在爱情里,所以感到饿得要命。宫女们跟其他人一样,急不可待地高声喊道:“请公主入席!”
    他们一起步入挂着镜子的客厅,在那里共进晚餐。仆人们侍候在周围,小提琴和双簧管奏起了古典乐曲。这些曲子已经有一百年没有演奏,但是听起来依然优美动人。晚餐以后,人们没有浪费时间,神父请他们在城堡的小教堂里举行了婚礼,随后宫女们替新人揭开锦乡床帷。他们睡得很少,公主更不需要很多睡眠。第二天早上,王子怕他爸爸惦念,就告别公主回京城去了。
    王子回家后告诉爸爸说,他在森林里打猎时迷了路,晚上睡在一个烧炭人的茅屋里,那烧炭人还请他吃了黑面包和奶酪。国王是个老实人,相信了他的话,但是他的妈妈却很怀疑。她见他几乎每天都出去打猎,有时一连两三夜不归,总拿一些理由来搪塞,就猜想他已有了情人。
    王子和公主一起生活了两年多,生了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姐姐名叫晨曦,弟弟唤作阳光,因为弟弟比姐姐还要美丽。
    王后为了想从儿子口里得到一些把柄,几次向他提起亲事。但王子无论如何不敢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他的妈妈。虽然爱他妈妈,但却很怕她,因为她是妖族里的人。国王当年跟她结婚完全是为了贪图她的财产。宫廷里的人私下还在议论她的妖精禀性:她看见小孩子路过时,会情不自禁地往他们身上扑去。因此,王子打算永远不向她透露真情。
    两年以后,老国王死了,王子接了位。他公布了自己的婚事,隆重地把王后——他的妻子——从她的城堡接回京城。人们在城里搭起富丽堂皇的牌楼,王后在全体宫廷人员的护送下进了城。
    不久,国王出发去和邻国的冈达拉布特皇帝打仗。整个夏天他都要在战场上度过。所以就把国家交给他的母后管理,同时还把他的妻子和孩子郑重地托付给她照料。
    国王走后,母后为了方便地满足自己可怕的欲望,将王后和两个孩子迁居到树林中一所简陋的小屋里。
    过了几天,她本人也来到那里。一天晚上,她对御厨总管说:
    “明天,我要把小晨曦当午饭吃。”
    “啊?!夫人……”总管惊呼起来。
    “我想吃就要吃!”母后带着妖精看见鲜肉时忍不住流口水的语调说,“而且要用罗伯尔酱蘸着吃。”
    总管知道无法违抗,只好拿了刀,来到小晨曦的房间里。小晨曦才四岁,看到总管进来,跳着笑着扑向他的怀里,向他讨糖果吃。总管见到这般情景,禁不住泪流满面,刀子从手里滑到了地上。
    他于是转身走到饲养场里,宰了一头小绵羊,蘸上好酱,送给了母后。母后吃完后,称赞这是她从来没有尝到过的佳肴。
    在这同时,总管把小晨曦交给了他的妻子。他的妻子就把孩子藏在饲养场尽头的自己家里。
    过了一星期,可恶的母后又对总管说:
    “明天,我要把小阳光当晚饭吃。”
    总管没有与她争辩,决定照上次的办法蒙骗她。他先找到了小阳光。那孩子还只有三岁,正拿着一把玩具宝剑跟一只大猴子玩耍。他又把孩子交给了妻子,他的妻子把他和小晨曦藏在一起。随后,总管用一头很嫩的小山羊代替小阳光送给了妖精。妖精吃完后又啧啧称奇。
    一切都顺利地过去了。可是,有一晚,凶狠的母后又对总管说:
    “我这次要吃王后了,还给我用同样的酱做调料。”
    可怜的总管这下想不出办法瞒骗她了:王后已经二十多岁了——当然不算那沉睡的一百年,虽然皮肉非常洁白美丽,但已经不是那样幼嫩了,怎么能从饲养场里找到一头恰当的动物来代替她呢?
    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他只好决定把王后杀死。他拿了刀,鼓起狠劲,来到年轻王后的房里。他不忍突然下手,而是先非常尊敬地向她转告母后的命令。
    “你就动手吧,”王后说着把脖子伸了过去,“执行她给你的命令吧,让我到地下看望我的孩子们去,看望我如此心爱的可怜的孩子们去!”
    因为自从孩子们被带走以后,王后得不到他们的任何消息,以为他们都已经死了。
    “不,不,”总管被感动,向王后连声说道,“你不该死,你应该跟你的孩子们团聚,但这不是在地下,而是在我的家里,是我把他们藏起来了。我将找一头牧鹿来代替你,再次瞒过母后。”
    总管立刻把王后接到自己家里。王后见了孩子们,一边拥抱,一边哭泣。
    总管宰了一头牝鹿。母后在晚餐时把它当做王后津津有味地吃了一顿。她对自己的残忍十分得意。并且准备在国王回来后向他谎报说,王后和孩子们是被恶狼吃掉了。
    一天晚上,她跟往常一样在宫中的庭院里和饲养场周围徘徊,想闻闻哪里有生肉的气味。她忽然听到从一间低矮的小屋里传出了小阳光因淘气而挨打的啼哭声,以及小晨曦在妈妈面前为弟弟求饶的叫喊声。妖精知道王后和孩子们都没有死,自己却受了蒙骗,怒火顿时从心底升起。
    第二天一早,她用人人听了都会发抖的恐怖的声音宣布一道命令:叫人在庭院正中架起一个大木桶,里面放了癫蛤蟆、蝮蛇、水蛇和蟒蛇,要把王后和她的两个孩子,以及御厨总管,他的妻子和女仆统统扔进桶里。她命令把他们的双手反绑,带到大木桶跟前。
    他们被带过来了。当刽子手正要将他们推入桶时,国王——人们没有料到他这么快回来——骑着马跑进宫来了。他是回来进行视察的。他看到这一可怕的场面,大吃一惊,忙问是什么缘故。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回答。妖精见到这般情景,气急败坏地一头扎进了大木桶,片刻之间就被那些毒蛇吃掉了。
    国王不禁有些悲伤,因为她是他的妈妈。不过他很快在跟美丽的妻子和孩子们的团聚中得到了安慰。(倪维中,王晔/译)

0
0